Menu Close

邓朴方到中南海上访和任志强被习近平投入监狱

中共当政70年,发动了50多场血腥残暴的政治运动。整人,挨整,再整人,再挨整,如此恶性循环,一直到今天,没有谁是安全的。而且这种整人,是冷酷无情的。用中共的术语说,就是“残酷斗争,无情打击”。

邓朴方薄熙来
邓朴方薄熙来

邓小平长子邓朴方在文革中跳楼自杀导致终身瘫痪

邓小平的女儿毛毛在《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记录了这样一个细节:一天清晨,太阳刚刚出来,当时已经瘫痪的邓朴方,请人帮忙,坐上一个破旧的手摇轮椅,从北京北郊的清河救济院出来。他要进城,要去中南海上访,要中央领导同意他治病,他想活下去。

邓朴方用轮椅一圈一圈转到中南海

邓朴方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坐公交车进北京城,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步行进北京城。正常人坐公交车从清河到中南海,不堵车的活,至少一个小时;步行呢?至少两三个小时。邓朴方是坐在轮椅上,用手作动力,转一圈,前进一步,再转一圈,再进一步。这一行有多难,可想而知。特别是遇到上高坡,就更难,可能要好几个来回才能冲上去。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当太阳高照头顶时,邓朴方终于到了中南海西门。此时的他满头大汗,身上的衣服都汗湿透了。他向中南海门口站岗的士兵说,他是谁谁谁,想见中央领导,想治病。这个士兵让他先离开大门,到对面远远的地方等着。等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出来一个人,却叫他到中南海对面灵境胡同的一个院子里去。邓朴方好不容易把轮椅摇到那里,刚进院门,就来了几个人,二话不说,把他连人带轮椅一起抬到一辆吉普车上,关上车门,把他送回了清河救济院。

邓朴方在文革中被逼跳楼自杀

邓朴方,1944年生于山西省辽县,是邓小平和卓琳的长子。他的名字是刘伯承取的,意为“纯朴方正”。上中学时,邓朴方就读于北京第13中学。1962年,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1965年9月加入中共。

1966年5月16日,中共发布“五一六指示”,十年“文革”开始。同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当晚,中国大陆的电台播出了北京大学红卫兵头头聂元梓的第一张大字报。这时,邓朴方和他的同学正搭火车从外地结束“四清运动”赶回北京。回校后,邓朴方和其他对政治很积极的同学一样,立即投身“文革洪流”,而且被选为系里文革小组副组长。

没过多久,跟刘少奇一起在北京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也成了斗争对象,而且成了“党内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邓小平被打倒,邓朴方不理解,私下里说了一些不满的话,却被人打了小报告。1968年春,聂元梓受命写了一张大字报,开始批斗邓朴方,并把邓朴方和当时也在北大念书的妹妹邓楠秘密关在北大物理楼。在长达4个月的折磨中,聂元梓等要他们兄妹交待父母的“罪行”。但是,不管是遭毒打,还是被威胁开除党籍,邓朴方都拒绝开口斗争他的父母。不久,他大祸临头。

1968年8月,聂元梓唆使一群红卫兵把邓朴方关进一间被放射性物质污染的实验室,并把门封死。当时北大许多老师、学生在发了疯似的批斗中,实在受不了而自杀。那年只有25岁的邓朴方,万般无奈之际,也选择了跳楼自杀。他后来回忆说:“自己不愿意说假话,真话也不能说,又希望自己是有人格的,可是,当时失去这种人格了。最主要是,如果是作为反革命,将来是没有希望,没有前途的。我就想我到头了,该结束了。现在想来当时还年轻,不是很有弹性。”

邓朴方本想一了百了,却命大,没死成,摔成重伤。邓朴方被送到北大校医院,校医院拒绝为他治疗。就在他痛不欲生之际,一个名叫王凤梧的工人,动了恻隐之心,用一辆平板三轮车拉着他到处求医。在北医三院,医生发现他脊骨断裂,胸骨多处骨折,且发着高烧。邓朴方在医院昏迷了三天。医生总算保住了他的性命,但没给他做手术来避免严重瘫痪,这使他的腰部以下失去知觉,丧失控制大小便的能力。邓朴方后来回忆说:“苏醒过来以后,我已心如死灰,生和死已经无所谓了。”

邓朴方

邓朴方被送进清河救济院

邓朴方被转回北京大学校医院,院方也没有给他动手术改善病情。之后,他被拉到积水潭医院。医生总算同意为他看病。会诊的结果是:第1腰椎、第12胸椎骨折,双下肢截瘫,高烧40度。当时,正值文革乱轰轰、到处在搞批斗时,医术好的大夫都是批斗对象,没人给他好好看病。由于泌尿系统感染,邓朴方常发高烧,护士给他打链霉素时,粗心大意,导致他的一只耳朵完全失聪。

1969年夏,邓楠突然获准看望仍住在北京的父母。当时,邓小平长女邓林在河北宣化插队,小女儿毛毛到陕北延安插队,小儿子飞飞到山西忻县插队。“胖子呢?”胖子是邓朴方的小名。邓楠避而不言,在母亲一再追问下,邓楠不得不以实相告。得知儿子已终身瘫痪,卓琳哭了三天三夜,邓小平则坐在一边,一言不发,一支接一支抽烟。然后,邓小平提笔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请求给儿子治病。

8月5日,邓朴方获准转到301医院。在这里,邓朴方虽然还是频繁发生泌尿系统感染,经常发高烧,但是,医院开始给他进行一些必要的检查治疗,并用针灸给他治疗截瘫。一些医生、护士和病友对他也不错,气氛相对轻松。但是,北京大学没有忘记他。1970年1月21日,离中国新年还有一个星期,北大突然来了几个人,不由分说,把邓朴方一车拉到了位于北京北郊清河镇的北京市社会救济院。

邓朴方一生最痛苦的一段日子,可能要数在清河救济院的半年。据当时到那儿探视的王凤梧说:“当我推开门进去,一股难以忍受的大小便气味熏得我直流眼泪。脏兮兮的床上用品已经用了好几个月。”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邓朴方和他的病友,用铁丝编字纸篓赚钱,一天编12小时,每编一个赚4分钱,每月赚四五块钱。

邓朴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已沦落到社会最底层,北大一些人还不肯放过他。一天,北大派人来通知他,学校已决定取消他的预备党员资格。有病不能看,有家不让回,党籍也没了,邓朴方心里一片茫然。难道就在这里等死?不行,邓朴方不想就此罢了。于是,有了本文开头讲的他从清河坐轮椅手摇到中南海“上访”的故事。

邓朴方永远不可能站起来了

邓朴方的姑姑几经周折终于在清河救济院找到他。经过四处奔走,最后,把他安顿到北京宣武门一座小四合院的一个小房间里。然后,写信给被发配到江西南昌的邓小平夫妇。1971年2月3日,邓小平写信给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请求接邓朴方到江西。1971年6月,与父母分别5年的邓朴方终于被送到江西。邓朴方说,父亲难过是一定的,但他不会表现出来,“他没说什么,我也没说什么,就是无言相对”。为了照顾瘫痪的邓朴方,家里三位老人分了工,邓小平干最重的活,比如帮助翻身、擦澡。卓琳干最脏的活,比如倒屎倒尿、换洗弄脏了的垫布。奶奶负责做饭送饭,帮卓琳洗衣物等。

1971年9月13日,毛泽东的接班人林彪离奇坠机摔死在蒙古温都尔汗。1973年2月,邓小平获准回到北京。不久,邓朴方再次住进301医院。直到1974年夏,一些下放劳动的医生“被解放”回到北京。在钱信忠大夫的主持下,上海骨科专家和301医院骨科专家正式给瘫痪6年的邓朴方会诊。结果发现:他的胸部及腰椎骨折严重,胸骨第12节到第6节之间的脊髓纤维化坏死,他的截瘫从双腿上升到双乳的地方。医生认为,6年前,如果给予适当治疗,他的瘫痪可降到大腿以下。骨折形成血肿,使血液沿脊椎腔向上蔓延,并长期压迫脊髓,那段脊椎已无法复原。这就意味着,从今往后,邓朴方永远不可能站起来了。

加拿大免费给邓朴方做手术

1979年年初的一天早上,邓朴方正准备吃早点,长年照顾他的护士发现他的背后鼓起一个大包,他自己动动身体,没感觉,脊椎骨却嘎吧嘎吧响,家人立即将他送进医院检查,结果是,他的脊椎骨再次骨折。医生说,这种骨折很危险,一旦骨头刺破脊椎两旁的动脉,就会导致内出血,万一骨折后的脊椎刺穿皮肤,露出体外,可能会感染致命的脑炎。当时,中国大陆的医学界对他的病况束手无措。

邓朴方
邓朴方

在极度痛苦中,又过了一年,1980年,刚当选美国骨科协会下届会长的马昆医生,率团到北京开会。301医院的几位骨科医生请求马昆医生给邓朴方检查,并请教他有没有办法通过手术,让邓朴方能够坐起来。马昆说,这种手术难度很大,必须在一处设备完善的手术室进行,当时的中国大陆没有这样的手术室。马昆回美国后,曾经和有关医院联系,希望能够免费为邓朴方治疗,但没成功。之后,他向世界闻名的脊椎外科专家,加拿大渥太华市立医院主任医生阿姆斯特朗求助。

阿姆斯特朗医生则通过医院向加拿大政府求助,自己不要分文手术费,最后,加拿大政府支付了全部医疗费。手术后,邓朴方在周身钢钉的支撑下,总算能坐起来了,但他仍是个不折不扣的瘫痪病人。

文革发生前,邓小平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总书记,处在中共权力的最顶层,作为邓小平长子的邓朴方,不说是风光无限,至少没人敢轻视他。但是,文革爆发,邓小平被当成中共党内第二号走资派被打倒后,邓朴方也随之遭难,关押、审查、批斗、打骂、羞辱,成了家常便饭,以至于绝望之下跳楼自杀,导致终身瘫痪。为了活命,他也不得不到中南海上访,后半生不得不在轮椅上度过。

文革结束至今已经44年。中共整人的本质有一丝一毫改变吗?没有。中共你死我活的内斗停止了吗?没有。任志强就被投入监狱。

任志强刑期不低于15年 被定性为敌我矛盾 – 习近平大骂任有恃无恐矛头直指王岐山

国知名地产商任志强因发文痛批中共防控疫情武汉肺炎中共病毒)不力造而失联数日。最新消息称,任志强目前被北京纪律检查委员会关押,已经定性为敌我矛盾,恐获刑不低于15年。

任志强
任志强

3月19日,经常披露中南海内情的异议作家老灯在推特透露,任志强现在被关押在北京纪委,暂时属于留置待理。目前来看,他的问题非常严重。没人可以出面疏通。

据知情人说,原来北京纪委要以妄议中央的罪名作党内处理,基本定性内部矛盾。但处理结果上报后,习近平大怒,批示说任是屡教不改、有恃无恐、以儆效尤,必须严惩,要定为敌我矛盾,刑期不低于15年。

新闻联播批判任志强
新闻联播批判任志强

推文最后称,如今任总的事情,似将成为一个标志性的历史事件,后续的影响,难以估量。


(网页截图)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博士3月17日发推说,中共内部警告,任志强案是国安委大案要案,任何人不得打听、插手、干扰办案。推文说,连日来,中共网管连续多次封群封号,禁提任志强三字,大陆网友重新流出4年前任志强微博被永久封杀的央视视频,表达对任志强的强烈担忧和牵挂。

稍早前,韩连潮最先披露任志强失联的消息。韩在推特上说,大陆朋友传来消息:任志强3月12日被北京市纪委留置(实际为秘密关押)关押在北京郊区蟒山市纪委培训中心(其中部分建筑实为秘密监狱)。

前大陆资深记者纪许光对自由亚洲电台透露,任志强目前被关在北京郊区、纪委的蟒山培训基地。他认为,任志强的失踪显示中共党内保守派和开明派之间的纷争。

2020年3月6日,网上突然出现疑似任志强署名文章,文章言词犀利激进,文风颇有任志强一贯的风格。文章炮轰中共极权体制对疫情防控工作构成的威胁,在疫情爆发后,没有及时让国民知情,之后又试图用各种虚假的成绩掩盖真相,矛头直指习近平

值得一提的是,任志强这篇文章主要批的是习近平2月23日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而17万人参加的那次大会中,唯一没参加的就是王岐山。大陆政界一直认为,任志强与王岐山关系密切,所以任志强的檄文意味深长。

任志强失联多天后,网民开始把焦点放在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老灯”3月18日在推特透露,习近平与王岐山关系牢不可破,有裂痕都属于谣传。他说,王岐山得了前列腺癌,以后可能对外说胰腺癌。

经查询,王岐山最后一次出现在陆媒报道中是在上月27日,之后就再没有任何消息。


(网络截图)

有网友跟贴评论说,“大炮何许人也,也许他已经嗅到了一些信息,吹哨了!所以或许几个月内大陆就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拭目以待!”

也有网友表示,“我和任志强不熟,猜这是冒名的,用脚丫子想也知道,这文章肯定是死罪。如果这是真的,任志强是豁出去了,这就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版,党内习只能控制政治局,党内和海外要有所为了。”

绰号“任大炮”的任志强,一向以“敢言”著称。2016年2月,他因在网上批评“央视姓党”而被中共大肆批判并遭到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2017年6月5日查看期满,任志强恢复党籍后,旋即在公开场合继续开炮,但涉及内容多与房地产有关。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冤假错案, 文革2.0, 文革纪念馆, 治国无道, 热点新闻

相关新闻

5 Comments

  1. 老师

    中国文革土壤已经形成了。不除习近平,红二代太子党早晚会成专政对象。

    如果中国再来次文革,迫害人权。美国将冻结红二代在西方国家的资产。

    现在,红二代和习近平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了。习近平必死无疑。

    4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