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北京市民:政府官员全是骗子,武汉肺炎死在家和死在大街上的不曝光

中共当局隐瞒而扩散全球的新冠肺炎武汉肺炎疫情在大陆仍未受控制,但连日来中共官媒大力宣传抗疫成效,如新增病例日益减少等,同时极力渲染境外疫情。

武汉笼罩在神秘的雾霾之中,引人猜测死亡人数可能是无法想象的高
武汉笼罩在神秘的雾霾之中,引人猜测死亡人数可能是无法想象的高

而自3月1日起生效的中共《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进一步加大严控网络,之后中国网络世界更加是哀鸿遍野。习近平带头捐款也引发议论,不少民众处境艰难。对此,有北京市民向记者聊了许多。

党员捐款直接在工资里扣

最近中共七常委带头捐款抗疫,然后官方说共产党员也纷纷捐了,北京吴女士说事实上是直接在工资里扣。

北京吴女士:“群里很多人也不信,党员捐钱。100(元)起步,直接工资里扣,不能说哪个单位,不能说,直接就扣了。最少100,你是党员,有单位,直接工资里扣。他们说的很好,都是他们说的和做的不一致。”

伊朗情况反证中国大陆疫情

吴女士说中共官方对新冠病毒感染人数还有死亡人数造假,好多人死大街上了,都不算数。从伊朗的情况可以反证。

她说:“说新冠病毒死了2千多例,他们武汉市有7个火葬场,都不够使,一天都不够烧,(多的)都拉不过去,一天都烧不完,都得什么病死的?很多人死了,都是没进新冠病毒(数据)里,就不算这个数,好多人死大街上了,都不算数。”

“我们看网上伊朗,(有人)走路,死大街上了。您看伊朗死的情况,就能推测我们国家怎么样。大家热血沸腾,你老说这是事故,隐瞒造成这么大的灾难,给全世界都传染了,还说我们开始没控制好,你看现在又丧事变喜事。(有人)说谣言,有人拉到地坛医院去了,有某部门的人去多少查病历。120把他们拉到车上围着二环转,等检查的人走了,车再拉回去。(非典那年就是这么干的,)现在也是这么干的!后来这些人转移了,就不算数里了。”

“这回给国家弄的是灾难性的,都没吃没喝的,而且物价很贵。今天我看的(消息),武汉老两口从窗户上跳出来了,有一个截屏,说因为没吃没喝了。种种东西网上一会就给删了,它不让报。现在资讯这么发达,你再不让发,口口相传也能传出去。”吴女士说。

政府官员全是骗子

吴女士愤怒的说:“现在我们这个政府,基层政府的官员全是骗子,自己这么合适怎么来,不骗的就奇怪了。”

她说:“我们国家为什么出现象武汉那么大的疫情?全是骗。温家宝在时说: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温家宝在的时候,舆论还比较宽松,现在越来越紧,你说不该说的话,微信就给你封了,现在舆论特别紧,叫无嘴。就因为有了你们,(才揭露了真相),因为高层不知道底下这么干。要没有你们这些媒体,高层以为下边都是好的,这国家运转的不错,北京都不灵,别说外地。前两天武汉一个贪污犯(能)顺利回到北京,还有好的地方吗?所以今天武汉出现这个问题不是偶然的,都是骗。”

吴女士赞扬海外媒体帮他们发声:“幸亏有你们媒体,如果没有你们,水深火热,就跟伊朗差不多。真的感谢你们,没有你们,我们还在水深火热中,你们采访我们刊登出来,我们希望象你们这样的媒体越多越好。”

网络严管 更没有人信中共

吴女士说,现在网络管的严,官方更方便造假,但是更没有人信它。

她说:“所有的信息都在他们那控制呢,而且国信办3月1日出了一个条例,好多条(规定),所以大家现在都很谨慎。现在是一言堂,在一个出口出消息,别的出口没有。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炼,没人相信。越这么做越没人相信,恶性循环,可是它还怎么做。以前人说人民日报就日期是真的。”

吴女士还谈到她丈夫的公务员名额被顶掉的事。她说:“通过我爱人的事,他的公务员(名额)给顶了,后来公开了好多信息,从分局拿出来的、派出所,还有人事局以前给我的材料,都是分到他们局里头,区里的军人事物局、市里军人事物局,北京市政府复议,都维持(把他名额给顶了),全是假的。就通过这一件事,它说的所有的东西,至少我不信,因为我们都盖红章的,他们张嘴就说瞎话。就通过这一件事,我去了4个部门,您就记住了,他们全是睁着眼说瞎话。如果是一个人造假,我们还有的说,丰台区有一个人事局,现在改成军人事物局、北京市军人事物局,北京市信访办有一个复查复核,4个部门全都造假了。就通过这一件事,谁说什么,说出大天来,我都不信。”

疫情降温是报喜不报忧

北京赵先生也谈到目前中国疫情“被降温”,他认为是假象:“北京今天早上报的是零,但是医院还是紧张。上海华山医院的张文宏说:没准更危险。为什么?因为底下不报,报喜不报忧,对,这是共产党的毛病。说:党旗在飘扬,好的都是他们的,xx都是老百姓。”

物价上涨 口罩还是买不着

赵先生说现在都在搞复工,只能自己做好防范:“现在紧着复工、抓生产,所以这些事有故事,没办法,只能自己防范,没有别的办法。”

他诉说现在民众的难处:“物价上涨,西红柿9块9毛9,那不就是10块吗?原来4块钱。大白菜4块钱一斤,原来5毛。肉涨的不多,26、7,一斤肉馅30多,羊肉48块钱一斤,原来38,猪肉原来20,现在26、7,蔬菜比较贵,所有的蔬菜全上涨。口罩还是买不着。有一个药店老板说:不敢卖,为什么?原材料涨钱了。比方说,它来的时候原材料是一块钱来的,按照1月份没发病之前,卖6毛,让你卖1块钱,批发价涨了,所以药店不卖。出售价它不让你涨,所以人家不卖。现在老百姓想一主意,我买不着,我也不跟你顶着,你别说我不戴,我买不着口罩。”

“所以现在就是:你糊弄我,我糊弄你。”赵先生感到无奈。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冤假错案, 制度混乱, 治国无道, 热推, 草根生活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