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高福甩锅成功,武汉市长周先旺隐身数天后露面,常委会否决习近平建议 – 李克强等反习势力已占上风

中共武汉市长周先旺数天未露面后,日前公开露面,立即引发外界关注。因为周曾把隐瞒武汉肺炎疫情的责任”甩锅”给中共当局,但习近平公开说,自己1月7日就曾对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武汉市长公开露面

2月28日,周先旺到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慰问”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的家属。刘智明因感染武汉肺炎于2月17日去世,终年51岁。

《长江日报》2月18日刊发17日的两则消息,也都有周先旺。一则是,周先旺主持召开会议,研究住宅小区全封闭管理之后的”基本生活的物流配送工作”;另一则是,市委书记王忠林主持召开疫情防控会议会,市长周先旺出席。

作为重灾区的武汉市长周先旺,自2月13日后一直未露面,曾引发外界猜测其是否被”失踪”或被”内控”?

武汉市长周先旺帅锅,习近平走狗震怒掐断直播
武汉市长周先旺帅锅,习近平走狗震怒掐断直播

武汉市长未露面引猜测的两大原因

周先旺未露面引发外界猜测的一个原因是,湖北官场的”F4″中两高官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都已被撤换。”F4″是指: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省长王晓东、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武汉市长周先旺。

2月13日,中共官方突然宣布:撤换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的职务,分别由上海市长应勇、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替。当天,武汉市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宣布王忠林接替马国强职务时,会议是由武汉市市长周先旺主持的。这是湖北省武汉市去年12月初爆发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后,中共当局湖北高官遭处置。

此后,作为”F4″之一的周先旺再也没有公开露面,因此引发外界猜测:”周先旺被失踪?””周先旺被内控?”

武汉疫情去年12月初爆发后,湖北、武汉当局一直隐瞒疫情,致使疫情迅速失控,并扩散到全国。中国各地封城封区堵传染求自保,同时也导致大批工厂停工,对中国经济造成巨大冲击,中共高层不断喊话要求各地”复工”。

引发外界猜测的另一大原因是,周先旺还曾公开将隐瞒疫情的责任推给中共当局。

周先旺1月27日在接受中共央视时,公开承认武汉披露疫情不及时,但他话锋一转说:”披露的不及时,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资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有很多不理解”。

武汉与北京互相推责 或再引官场强震

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认为,熟悉中共政治尤其是党内斗争史的人都明白,哪怕上级错得离谱,下级也是”奴才该死,臣罪当诛”。如果不是背后有人撑腰,借地方当局几个胆子,也不敢公开”甩锅”给中央领导。

2月12日,武汉官网”汉网”也公开替周先旺开脱责任。

文章说:”很多人说,疫情在全国的蔓延,武汉市长周先旺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可是又有谁去理性看待这位市长背后的无奈?”

文章称:”早在疫情发生12月,武汉已将相关情况上报国家卫生部门,专家组一行也深入到武汉调研,给出了初步结论,这位市长亦非专业医学出身,遵从专家的建议又何错之有?”

2月15日,中共党媒《求是》全文刊出习近平2月3日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上的讲话。习一开始就强调,武汉肺炎疫情发生后,他1月7日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就对武汉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等。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刊文指,面对中美贸易战和武汉肺炎对中国经济造成地严重冲击和损失,习近平的党内政敌藉此发难,向习近平权威发起挑战。武汉市长周先旺打破党内官场规则甩锅习中央,武汉地方媒体”造反”,为周喊冤,就是这种态势的表现。

他表示,《求是》杂志的文章则是对”甩锅派”的回应,也是习强硬的”甩锅”动作。但习”甩锅”,并不仅仅是表示一种姿态就完事,也预示着中共内部面临着一场激烈的政治整肃风暴。

高福曲线“甩锅” 习近平凶险异常

一场既是天灾又是人祸的武汉肺炎疫情,中国民间的混乱是因为中南海之乱,如今高官争相“甩锅”,已尽显中共政权危局端倪。政权之危,首当其冲是主政者之危。因为隐瞒疫情的内幕“主动”曝光,让习近平似陷高危境地,但其仍在半梦之中。

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高官竞相“甩锅” 疾控高官内外夹击矛头直指习近平

那些所谓李瑞环“重出江湖”的传言都不可信,只是网民吵吵,实际上的官场信息可见动向。在武汉市长周先旺1月27日在央视节目中公开“甩锅”,表示非隐匿疫情而是“中央不授权”之后半月,党刊《求是》本月15日刊出的习近平讲话显示,习曾在1月7日的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就疫情下指示防控,但公开报导是,习到1月20日才作疫情防控的“重要指示”,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才正式动起来。

2月17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透过“消息人士”,在亲北京的港媒大爆料,指他1月6日便上报中央要求启动二级应急响应,但最高层不为所动,反要求“有关措施不要影响节日气氛”。

在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2月13日突然换人之后,作为中国疫情防控部门的最高负责人,高福前几天也传出落马,但并未坐实。在这个时间点由港媒爆料将责任推给中央,特别是矛头指向习近平,耐人寻味。

香港有好几家亲共色彩媒体,并非是中共某派能完全掌控的,不同媒体一直是中共内部不同派系放料的平台。比如2018年夏天,中美贸易战初起之时,就曾有一批体制内官员,集体匿名接受另一家港媒采访,批评引发贸易战以及导致对中方不利的局面,是中共文宣系的胡乱作为,包括鼓吹“厉害了,我的国!”等民族主义情绪,又对领导人大搞个人崇拜,非常危险,矛头直指主管宣传的常委王沪宁。

这次却是中国疾控高官高福透过港媒将早已上报疫情紧急但未被重视的内情公开,可以说是一种曲线“甩锅”。这一方面或是因为想学武汉市长周先旺,在被习拿下之前先下手为强,捆绑习近平,“要死大家死”。另一方面又能说明高福的背后,和周先旺一样,会有自己在高层的靠山,就看靠山保不保他。周先旺动用了武汉官网《汉网》为自己叫冤,毕竟还是地方层面的辖下媒体,而高福更能够利用大外宣开脱自己,显然在文宣系有他的自己人,作为一个科学家而言,颇为令人意外。

与之呼应的是,在大陆,也有官媒公号“大河看法”16日转发了“财经大V”经济学家、东南大学教授华生文章称:如果群殴高福是搞错了对象!在这篇意在为高福开脱的文章里,透过一位“知情人”,声称其实在去年12月30日,也就是武汉几名医生当天傍晚上将疫情消息发朋友圈的这天,高福在睡前才偶然在网上发现了相关传闻,并“大吃一惊”。于是打电话问武汉方面,为什么这么多天来从未透过国家重金打造的网络系统直报?据说高福连夜给国家卫健委多名领导分别打电话报警。

中共科学家背靠政治势力 江绵恒浮出水面

加上前边的港媒爆料,高福内外夹击的曲线“甩锅”可谓高明。但需要多少人脉资源和政治势力才能做到这一点呢?他的背后又有谁?

1961年生的高福的山西省人,早年赴英国留学,2001年起在牛津大学担任博士生导师。2004年被中国科学院直接从国外公开招聘为微生物研究所所长,后在中科院先后担任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科学院大学存济医学院院长。2013年当选中国科学院生命科学和医学学部院士。此外还担任中国生物工程学会理事长、中华医学会副会长。2011年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2017年8月任主任。

中共治下,科学家往往要卖身政治需要才能立足,就如中国疾控中心首席科学家曾光早前委婉的表达一样:官员做决策要考虑政治、维稳、经济。在中共网罗的科学家眼里,所谓科学根本就是摆投,保中共的政治安全和维稳竟是头等重要,道德和人性更是连字眼都没有。

也就是说,高福这类科学家,回国后必然会被中共某派势力所网罗。而在江泽民在台上的时期开始,就已布局了其长子江绵恒在中科院,暗控了整个科学界,长期浸淫中科院又步步高升,名利双收的高福,不巴结上江家能上位吗?

江泽民1989年“六四”上台以后,其子江绵恒进入中科院系统,江泽民特别为其铺路安排的痕迹明显。

在1986年出国前,江绵恒就在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获得硕士学位,后到中国科学院上海冶金所从事科研工作。90年代回国后就回到中科院,1997年7月任上海冶金所所长,于1999年11月出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主要负责全院高技术研究所的研究与发展工作。江绵恒主导改组成立中科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医院、及军队医院、研究所联合组成的上海帮生工系统利益圈,操控生物领域重大研究项目的立项及巨额经费划拨,在医疗生物科技领域形成上海帮政商利益团体。这期间,也正是高福的发迹期。

当然,江绵恒在政商界大扩张,不仅明暗控制大批国企包括多家上市公司,还介入航天领域,毫无相关背景的他当上了神舟五号副总指挥、“创新一号”小卫星的首席科学家、绕月探测工程领导小组副组长、嫦娥工程副总指挥、神舟七号副总指挥。这些名头落在江的长子身上,离奇至极,只能印证中国科学界均是江家囊中之物。2011年11月,江绵恒不再担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但一直控制着众多地盘,特别是中国生工系统,即使是在习近平上台后也一直插不了手。

病毒源头成谜 习近平危在半梦中

之前有消息人士说,近期处于舆论风口、被指是武汉病毒源头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其女所长王延轶的丈夫舒红兵,是江绵恒马仔。舒现任武汉大学教授、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据指,2011年当选中科院院士的舒红兵,就是上海帮生工系统利益圈中重要一员,被江绵恒安插到武汉大学,间接掌控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一涉及军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盘。

现在网上有关武汉冠状病毒是中共人工制造的一种生物武器的说法纷纷扬扬,有爆料、有分析,更有科学论证。习近平最近派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对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军管”,然后又在深改委会议上强调加速推动生物安全立法,并纳入国安体系,已经引起不少质疑,认为是有所指。

这一次大瘟疫,不止是简单的病毒泄漏,也不止是怠政和隐瞒问题,其实还涉及高层权力斗争。比较流行的说法是,病毒释放是北京帮和上海帮、习派和江派之间的鱼死网破行动所致。

从周先旺透过央视“甩锅”习近平,再到高福动用庞大资源同样向习“甩锅”,如果只是下官犯上,面对表面上在中共十九大上确立一尊地位的习近平,这些官员绝然不敢冒死,必然是上边有人。

而联系到高福以及武汉病毒研究所背后深涉江家生工系利益地盘,这场大瘟疫,或确是彻头彻尾的中共内斗制造的人祸。

至于那个口口声声要搞所谓“中国梦”的习近平,现在仍在半梦之中。习在中共十九大前拒听众多有识之士的劝告,一心保党,放弃剿江和抛弃中共、改变中国良机,埋下连串大凶祸患,不但危及其本人,更祸及人民。一方面在人祸的追责面前权位不保,另一方面是以表面的官怨集结引发实际上的政敌势力的剿杀,已经凶险之极,回天无力。

习近平决定被常委会否决,两会推迟, 李克强暂赢一局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蔓延,一年一度的中共全国“两会”将推迟召开。这也是中共建政以来“两会”首度因公共卫生事件而延期。有知情人士透露,今年下半年举行全国“两会”的可能性较大。

李克强和习近平
李克强习近平

据中共官媒新华网2月17日报导,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当天上午在北京举行委员长会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建议将今年3月初举行的全国人大会议推迟。上述消息释放了2020年全国“两会”推迟召开的信号。

报导称,在当前冠状病毒疫情仍然严峻的情况下,相信今年的中共两会料将推迟。一方面,推迟两会可防止各地人大与政协代表前往北京,增加交叉感染,传播病毒的机会;另一方面也让中央与地方政府能集中全力控制疫情。

北京知情人士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每年一度的全国政协会议也将在3月上旬与全国人大同期举行,届时也将推迟召开。至于召开日期,据知情人士说,今年下半年举行全国“两会”的可能性较大。

政协及人大常委会早前分别决定,政协会议3月3日开幕,人大3月5日开幕,中共总理李克强会宣读工作报告。两会定在每年3月召开一次大会,约40年未曾间断,包括2003年SARS爆发时间,同样举行会议。

此消息在网上传出后,引发网友热议,纷纷指责中共官员“怕死连会都不敢开,却拚命的强制老百姓复工,造孽。”

“老爷们知道真相怕死不敢开会,却叫屁民赶快开工!”

“也就是病毒仍然不可控,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时刻到了。”

“戏越来越难演了,开会吧,立于危墙之下,不开吧,怎么忽悠韭菜和外资,还好韭菜们清楚不干活就没有肥料了,不过可千万别饥寒起盗心啊……”

由于疫情持续扩散,北京自2月10日起已进入半封城状态,采取“社区封闭式管理”,严控外来人员进入。有消息说,武汉疫情早已攻入中南海,令北京高层人心惶惶。此外,已有多名中共官员因感染新冠病毒而丧命,为避免官员聚集感染,各地两会均推迟召开。

此前,路透社报导,由于疫情尚在持续扩散,今年3月将在北京召开的中共两会可能要延期。另有海外中文媒体引述中南海知情者的消息称,不论会议延期与否,中南海已急令所有与会人员“自我隔离”,确保两会期间能不戴口罩开会,会场、媒体中心、下榻地点绝不发生交叉感染。但最终定夺有待常委们决定。

香港《苹果日报》曾披露,武汉肺炎引发中共高层权斗,习李在1月25日的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中发生激烈冲突,更对3月初是否召开全国两会等问题争论激烈。报导称,以习近平为主的习派常委认为应如期举行,目的是要“稳定”人心,对外表现所谓太平盛世;但以李克强为主的其他常委却认为武汉肺炎是“国难”,将会影响大陆经济数字,政府工作报告亦需修正,建议延期召开。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中国教育, 共党内斗, 制度混乱, 官场黑暗, 文革2.0, 治国无道, 社会能见度, 维权斗争, 草根生活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