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下令逮捕记者和说真话的活动人士,中国公民记者陈秋实失联

冠状病毒疫情笼罩下的中国,政府又陷入一场新的危机:曾因披露疫情遭警方”训诫”的敢言医生李文亮成了民众心目中的英雄。《南德意志报》发表评论题为《抗争的病毒开始蔓延》。

白发习近平

该文写道:

“医生、记者和法官以及数以百万计的网民开始对新闻审查和打压公民社会的行为表达强烈不满。而这种打压政策恰恰是武汉疫情灾难的基础。他们不愿继续充当政治精英阶层的走卒,而是要求获得更多的言论自由,并要求进行政治改革。一名来自北京的著名教授近日撰文写道,官僚暴政正在动摇中国的体制。而数千网民更是在网络大声疾呼,我们知道他们在欺骗我们。

“在习近平的领导下,过去几年中,中国共产党将其领导权扩展至生活各个领域。几乎所有的非政府组织都遭到禁止,独立媒体更是被赶尽杀绝。在企业、高校、中小学、医院以至律师行,党组织大为加强。习近平历届前任所推行的务实做法再度被严格的意识形态教条所取代。自由的学术空间被不断收紧。对意识形态狂热、(对公民社会的)打压以及权力的高度集中的不满,都开始爆发。”

评论指出,经济高速发展的年代里,只要人们不去过问政治,就可以和当局相安无事,但李文亮既不是人权活动家,也不是反对派人士,他是一名只想治病救人的医生。李文亮之死引发的民愤极有可能对北京当局构成危险。评论写道:

“在疫情引发混乱的最初阶段,人们可以看到,只要党不插手,很多事情在中国也是可以做到的。中国学者得以在第一时间同国外研究机构交换疫情信息,记者可以全方位报道病毒蔓延。正是这些人勇敢的行为,使政府的过失被公诸与众。甚至有公民记者进入封城后的武汉披露当地的种种弊端。

“现在党的领导人习近平下令,要重新恢复政局稳定。于是乎,记者遭到逮捕,活动人士突然消失。但是,种种迹象显示,这类打压手段并不足以平息民愤。”

李文亮医生之死成了本周五中国社交媒体上受关注程度最高的话题。《法兰克福汇报》发自北京的报道称,对于中国当局来说,社交媒体上无所不在的悲愤情绪已经构成了某种威胁。文章写道:

“舆论压力如此之大,以至于党中央周五同意向武汉派遣调查组调查这起医生死亡事件。

“而对于李文亮医生死亡时间的各种相互矛盾的说法,更使一些人不再相信官方的说辞。一名网民在党的宣传喉舌《人民日报》证实医生死讯的报道下写道:’我早就知道,你们会在半夜发布死讯。’稍后,这条贴文即被删除。事实上,中国领导层经常会选择在夜深人静时发布不好的消息。”

死千万人没有改变习近平,下令抓捕记者和活动人士

前往武汉报道当地疫情的中国公民记者陈秋实的一名好友星期五(2月7日)说,陈秋实已经被当局强制隔离。此外,陈秋实的母亲星期四在YouTube上的一则视频中说,陈秋实在当晚曾前往方舱医院,在晚上7点后失联。她呼吁武汉网友寻找陈秋实的下落。

陈秋实在武汉被封城后一天进入这一疫情最严重的城市,此后一直通过推特和YouTube等社交媒体报道他在当地的所见到第一手真实情况。

前维权律师陈秋实的好友、被称为格斗狂人的徐晓冬在星期五的一则推文中说:“秋实被隔离,最新视频,证据,我今晚全部公布!我公布出来是因为,我害怕!”

陈秋实去年8月也曾前往香港报道反送中抗议,在返回中国内陆后也曾一度失联,他在中国大陆的社交媒体账号也因此被封杀。

在最近的一篇视频直播中,陈秋实采访了武汉一位市民,这位已经感染了病毒的市民表示,在一月初疫情已经出现,但是市民们没有得到及时通知,以至导致大批市民感染。

在1月30日的一则视频中,陈秋实讲述了当地医院中的混乱情况,看门诊的人是如何求助无门。人们在他拍摄到的视频中看到,一位已经病逝的老人坐在轮椅上,家人守在轮椅旁边焦急地打电话叫车拉走,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陈秋实说,他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叫的救护车,但是到晚上,武汉“一片黑寂,只有救护车在街上来回跑。”他说:“我第一次真的害怕了。”

陈秋实曾对网络新媒体Quartz表示,他的全职工作是律师,但是他一直希望当一名电视新闻评论员,为此他需要更多的在一线采访的经验。

Posted in 官场黑暗, 恶警酷吏, 文革2.0, 草根生活, 言语获罪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