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武汉市民大逃亡,中部战区官兵进入武汉协助封城, 防止暴动

武汉封城令引爆更大恐慌 市民凌晨大逃亡 惊传中央军委令中部战区协助封城

中共中央军委已经命令中部战区协助武汉封城
中共中央军委已经命令中部战区协助武汉封城

武汉肺炎急速扩散。1月23日凌晨,武汉官方公布10时起封城,届时全市海陆空停运,无特殊原因,市民不得离开武汉。消息一出,引发武汉全城恐慌,全市民众立马展开大逃亡。

此前不少疑似染病的中国民众,做完检查直接逃离医院后,被公安追缉。有网友说:武汉至周边城市的高速已经被封死了,武汉已彻底变为孤城!有评论称中共可能会动用军队围城。网上有传,中共中央军委已经命令中部战区协助武汉封城.


1月23日凌晨2时许,武汉市发布疫情防控指挥部1号通告:为了全力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效切断病毒传播途径,遏制疫情蔓延势头。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武汉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此消息一出,全市随即爆发大逃亡潮,大批民众涌往高铁站买车票,赶在10时死线之前逃出去。

苹果日报称,1月23日凌晨,武汉当地的的士生意十分畅旺,尚未入睡的武汉游客收到消息后,立即赶往武汉高铁站,下车的乘客都拖着行李箱,急步走向自动售票机,买最早的班次,验票处,入闸、坐铁、走人,离开肺炎疫区武汉。

也有早已预购了高铁票的人,大批大批赶到东广场的通宵票务处改签,而且越来越多人,人龙都排到外边,挨着低至5度天气,寒风入骨。


另有网民拍摄的照片显示,出城公路出现长长车龙。有推友说,凌晨3点前,武汉至周边城市的高速已经被封死了,车辆出不去,武汉已经变成彻底的孤城。该推友悲叹,城里的人怎么办?为城里的人祷告吧!

早上7点多,涌往武汉高铁站逃亡的民众越来越多,个个神色慌张,很多都是拖着行李箱,似是远行般,当中以年轻人及中年人居多。

由于打印高铁票的自动售票机全部显示“维修”,大批民众塞爆售票处购买车票或询查改车票日期,现场出现一阵混乱。

推特上发布的现场视频显示,武汉人出逃的路口全部堵死,各个路口都有路障或警车堵在出口,私家车排成长龙堵在路上,不准离开武汉。

武汉肺炎疫情来势汹汹,因当局隐瞒而扩散全国,民间人心惶惶。此前已有不少疑似染病的中国民众,做完检查直接逃离医院后,被公安追缉。

有人在社交平台爆料,1月20日有家属带孩子前往北京协和医院的急诊做快筛,结果呈现可疑阴性,当医护人员建议隔离复检时,一家三口直接逃离医院。


1月21日,传出武汉刘女士携带病毒传染上海市4个高档小区。当天下午,上海公安系统发布信息显示,20日晚,52岁的武汉人刘女士因发热去瑞金医院发热门诊科就诊,诊断出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其女儿说,母亲不愿再到医院诊治。

此外,广西公安信息快报也披露,1月21日在广西梧州市医院,也有1名疑似患有新型冠状病毒的小男孩,被家属强行接走,目前还在查找中。

对此,不少中国网友留言:“压不住了!”“不负责的政府!”“当年非典(SARS)大量病患逃跑,因为医院条件恶劣,希望别再历史重演。”“共产党制造了地狱的国度,人人不相助,猪瘟、鼠疫、肺炎接连发生。”

旅美政经分析人士秦鹏指出,武汉已封城隔离,也就是让它自生自灭。

旅美作家何清涟在推特表示,目前是封城。但我估计想让恐慌的人们呆在武汉没有可能(认为是等死),用各种方法逃离的人会不少,政府接下来的办法可能就是只有专制国家能够采取的方法了,军队守住。这种方法过去在乡村疫区是采用过的,这次在华中重镇武汉,影响之大,中共政府得铜头铁肩才扛得住。

网上有传,中共中央军委已经命令中部战区协助武汉封城,预防民间出现恐慌情绪而出现群众运动,甚至言之凿凿,军队配备化装备,出动装甲运兵、轻型坦克。但有关消息未获当局证实。

一位刘姓男子在武汉工作多年,他原计划1月23日下午回京山老家过年。“昨晚早睡了,但心里总不踏实,半夜突然醒来,恰好看到封城令,立即做出决定提前回家。再不走就走不了。”他说,回家和亲人待在一起是最重要的。

从北京来的一位张姓男子表示,他是1月20日上午从北京坐高铁到武汉来探望朋友,本来打算在武汉多玩几天,订了一周的宾馆。当天晚上在宾馆看到钟南山等专家在电视上接受采访,披露武汉肺炎已经出现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突然觉得气氛紧张起来。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到武汉两天,朋友没见着,哪都没去,就在宾馆看电视和刷手机信息。”张先生说,他今天凌晨两点看到武汉封城令,立即五分钟之内收拾好行李,就急匆匆往汉口火车站来,“我就是一个游客,我不能困在武汉,必须连夜出去”。

《苹果日报》报导,涌往武汉高铁站“走难”的民众越来越多,个个神色慌张,很多都是拖着行李箱,似是远行般,当中以年轻人及中年人居多。由于打印高铁票的自动售票机全部显示“维修”,大批民众塞爆售票处购买车票或询查改车票日期,现场出现一阵混乱。另有网民拍到,出城公路出现长长车龙。

家住南京的武汉籍老妇称:“当时我都睡觉了,女儿打电话来告诉我这个消息(封城),衣服都没时间收拾就出门,我就马上坐车到高铁站。”她也抱怨地表示:“我在南京住了多年,今年回武汉过年,屁股都没坐暖了就要走。”

家乡在甘肃陇南的女生说:“还好当时还没睡觉,看到新闻的推送,于是马上叫滴滴车到高铁站来。本来可以上网买票,但是网上已经买不了,加上在站内买票,心里踏实。”她只想尽快离开武汉,打算先坐高铁去郑州,再往家乡出发。

一名的士司机表示,有去机场的女乘客发现航班已经取消,于是乘车到一百多公里外的潜江市。“我当然不去了,去了回不来怎么办?”对于政府煞有介事地封城,他直言“也不用什么观察了,即使跟我一样的老百姓,也觉得里面有问题。很不寻常。”

有网民在推特发帖说:“武汉封城,几乎可以肯定,武汉政府对新型肺炎已经失去了控制,根本原因就是武汉市政府甚至湖北省政府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内隐瞒真相!这些狗官视天下人性命如鸿毛,欺上瞒下,错过了封闭病源的最佳时机,造成现在武汉疫病防控崩溃,全国陆续出现感染者。CCP开始末路狂奔! ”

有陆媒记者走访了市内的天河国际机场,发现自凌晨4时开始,到达机场出境大堂的车辆及民众逐渐增多;到了上午,几乎所有航空公司柜位逼满办理登机手续的民众,更出现百米长的人龙。

《新京报》报导,住在江汉区的李丽和丈夫还在睡梦中,被身在广州儿子的一通电话叫醒,“他说武汉马上要封城,让我们马上起床去机场。”原本俩人搭乘23日下午的航班,现在儿子给他们重新订了两张上午9点的机票。

一名武汉本地的女性乘客说,她看到新闻后,立马赶往了机场,想将原定11点飞往北京的航班改签至10点前的任意航班,没想到票已售空。“只要能离开这里,随便买哪里的票都行。”

截至1月22日24时,中共国家卫健委收到国内25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571例,其中重症95例,死亡17例(均来自湖北省)。

多名当地重要医院的医生告诉财新记者,他们估计此次疫情的感染者人数最终有可能超过6000人。

Posted in 健康养生, 军事动态, 制度混乱, 治国无能, 热点新闻, 维权斗争, 荒唐世界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