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只字不提孙小果家庭,只处分为他们家办事的走狗 – 涉孙小果案 云南高院原院长赵仕杰被处分

近日云南昆明市黑社会头目孙小果出狱后涉黑犯罪获刑25年,再有官员因涉孙小果案落马。

孙小果强暴妇女
孙小果强暴妇女

日前,中共云南高级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被留党察看一年处分,按二级巡视员确定其退休待遇。

中共官方媒体12月14日报导,日前,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云南省高级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

赵仕杰利用担任中共云南高院院长的职权,在孙小果案申诉再审过程中,徇私舞弊,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致使孙小果由死缓被改判有期徒刑20年。

报导还称,同时被党纪处分的还有省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许绍政,省审计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刘明,省政府原参事郑蜀饶,省人大常委会原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原主任冯家聪,省高级法院原院长孙小虹(正厅级)等5名省级官员,他们均涉孙小果案。

孙小果案曾经轰动一时,已致云南政法系统21名官员落马。

孙小果早年实为昆明黑社会头目,出生于1975年10月27日,曾用名陈果、李林宸,昆明人。1998年2月18日,孙小果因强奸、侮辱多位女性,其中包括数位未成年女性,并有当众强奸情节,以及犯有故意伤害、强奸罪等罪名,被一审判处死刑。

但是,云南高院于1999年3月9日,判孙小果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又于2001年9月改判为18年6个月。孙小果又在家人的帮助下多次获得减刑, 2010年出狱之后以“李林宸”之名经营夜店。2019年3月中旬,因一宗伤人案,孙小果遭拘捕,意外发现此孙小果是曾经被判死刑的孙小果。

孙小果
孙小果

今年4月,在中共云南昆明市官方公布的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中,包括孙小果。

11月8日,云南玉溪市中级法院对孙小果等13人当庭判决,孙小果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妨害作证罪、行贿罪,被判有期徒刑25年。

啥叫爱锅 ? 老子脚趾头都比那些小粉红爱國 !

网友公布孙小果生父是军方将领陈培忠,爷爷辈有孙雨亭孙岳等 官方不置可否 – 这也是因为薄熙来家族遇难才捅出来的,中国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孙衙内在祸害人类

因涉黑近日再次被抓的云南省官二代孙小果,其一度入狱,出狱后即拥有多家产业。(右图)从军队转业到云南省委任省委常委、纪委书记的陈培忠,据传是孙小果的生父。(M2酒吧公开发布/媒体人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神秘逃脱死刑又再度因涉黑被抓的云南省官二代孙小果继续受到关注,昆明市检察院和最高检对其是否已被批捕说法不一,有知情人指其死里逃生是缘于生父曾是驻云南军官,但官方继续隐瞒其生父的身份,避免引发民众更大的反弹。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法院网周一(27日)发布消息,称昆明市盘龙区法院以敲诈勒索、诈骗、寻衅滋事罪名,对孙小果涉黑集团9名嫌疑人中,正式批捕8人,另1人获释。

怀疑是同一案件,但盘龙区法院在4天前的公布,并没有透露主犯的全名,记者周一查询时,盘龙区检察院人士称,这同样是中央督导组督办的案件,涉案人姓孙,但并非孙小果。

云南省政法体系内知情人士宋先生表示,这是检察院自己摆的乌龙。但他以不方便详谈为由,拒绝透露这个乌龙的详情。他表示,关于孙小果的生父是谁,大家都知道,但大家都不敢提起。

宋先生说:乌龙嘛,乌龙嘛。哎呀,都知道嘛,大家都知道,大家都不说。不好意思,很多东西不好说,不好说!

再次出现乌龙,让已持续了一个多月的孙小果案舆情再度发酵。媒体人朱先生指出,此次公布的三个罪名都不会有死刑,并且官方的通报里,也丝毫没有提及孙小果21年前如何改判,以及在监狱里如何减刑,这些都无法让人信服。

朱先生说:诈骗现在好像也没有死刑了,那这几个事加在一起的话,这都不叫甚么事啊。那他当年的那个怎么不提了呢?他为甚么就这个一审当时是死刑,二审死刑,为甚么就给改成这个甚么了?暴露的各种事实,也能发现他减刑包括甚么也好,都存在大量的问题。所以这个东西很奇怪啊。

朱先生还指出,孙小果原名陈果,有消息指孙小果的生父是驻云南的原14集团军40师政委陈培忠,而官方和陈培忠都一直保持沉默。

朱先生说:他的亲生父亲不有人说是陈培忠嘛,是以前对越作战的一个指挥官,后来做到云南省的纪委书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以他这样的能量的话,给他改成这个应该还是不难的。他那个继父,就那个城管局长那个可能确实没有这个能力。

观察人士邓先生指出,陈培忠所在的14军,原是薄一波创建的队伍,在云南关系盘根错节。舆论持续追问了一个多月,但官方就是装没听见,这本身就很蹊跷。

邓先生说:不管怎么样,新洗牌这么久了,而且这个事的确很极端啦,包括他母亲都造了很多次假,包括那个申请专利,那都是硬伤啦,很容易查的。那么重大的这么一个舆情,官方总得有一个回应呐,你现在甚么回应都没有,就不让回应,问题在哪个地方呢?这个是很奇怪的。

邓先生还认为,陈培忠担任政委的40师当时是中越老山战役主攻部队,陈培忠的弟弟,当时又是主攻老山的尖刀连的指导员,并且是军委树立的标杆。战后陈培忠升官,分别担任过14和13集团军政委,转业到省委担任纪委书记前,在云南军区担任过边境扫雷。

昆明市检察院和云南省纪委,均没有就孙小果的生父和保护伞问题回应。

今年4月,云南官方称打掉孙小果为首的黑恶集团。据法律文书显示,这个孙小果,早在21年前已被判处死刑及立即执行。之前他在武警学校服役时,也曾犯下轮奸罪被判刑3年,但却没有坐过一天牢。其母亲和继父分别被证实为科级官员,但其生父身分一直成谜。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官场黑暗, 悲惨世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