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国战狼袭击了美国珍珠港,中美两国交流可能会中断。周毛费尽心机的乒乓外交成果很可能被中共国的战狼毁掉。

第二次世界大战,英法联军和苏联红军与纳粹德国希特勒军团打得战火硝烟,难解难分。但1941年末日本一个愚蠢的军事行动让纳粹第三帝国满盘皆输,走向覆灭。

我不说您都知道,那就是日本偷袭珍珠港,使保持中立的美国人加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的参战标志着二战局势的根本改变,希特勒从此穷途末路,世界历史从此改写。今天,香港市民正在与中共极权抗争,正面临中共的暴力镇压,可谓黑云压城城欲摧。但中共培养爱国贼正在对美国发动一场类似珍珠港的愚蠢袭击,迫使处于中立的美国人决定加入香港反送中运动,香港的危局出现了巨大的转机。

10月4日,美国休斯顿火箭队的总经理莫雷发出了一则含有香港“反送中”示威图片,并带有“为自由而战”和“与香港同在”字样的推文,随后他迅速将推文删除了。但他没想到,这个推文闯了大祸,它激起中国爱国贼们的满腔怒火,将他和火箭队推到了风口浪尖。

 

NBA向中共磕头
NBA向中共磕头

火箭队随后受到中共全面经济制裁。10月7日,NBA发声明,表示莫雷「严重伤害球迷感情」,中英文版本内容不一。对此,美国朝野则挞伐NBA无耻,为商业利益,向中共磕头,呼吁反击。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此事件美国媒体大幅报道,影响很深远,将影响美国民意,进而影响美国对中共的政策。NBA一向痛批川普,如今做法是双重标准。

NBA火箭队总经理推文引起中共经济制裁

上星期五4日,美国休斯敦火箭队的总经理莫雷发出了一则含有香港“反送中”示威图片,并带有“为自由而战”和“与香港同在”字样的推文,但随后他迅速将推文删除了。但显然,中共的报复来得更快。

中共篮球协会星期日6日通过微博发表声明表示,他们强烈反对莫雷的“不当言论”,并将暂停与休斯敦火箭队的交流合作事宜。

中共驻休斯敦总领馆也已向火箭队提出“严正”交涉,要求立即“纠错”。

美国之音报道,央视体育频道、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李宁公司、腾讯体育等也相继发表官方声明,宣布暂停或终止与火箭队的合作。

甚至跟火箭队关系密切的中国球星姚明领导的中国篮球协会,要中断与火箭队的交流与合作。

中国篮协取消了原定10月份在苏州和NBA发展联盟的全部四场比赛。

而《人民日报》和新华社也相继发表针对莫雷的抨击文章称,“莫雷的立场是对中国球迷的伤害,也是对中国人民的冒犯。”

与火箭队有合作关系的中国其它企业也纷纷表示,将暂停或中止有关合作。这些包括李宁品牌、腾讯体育、嘉银金科等。此外,目前在淘宝上用“火箭队”关键词搜索,已经找不到任何产品,这些产品疑似已被下架。

中共管制下的网络的情绪像过去发生类似事件时一样激烈。如“不开除莫雷,谁道歉都没用,”“道歉有什么用?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

在大量的充满民族主义情绪的帖子中,也有少量的较为理性的网民,他们认为,莫雷的言论纯属个人言论,在西方民主社会里,表达个人观点是完全正当的。

多重身份的蔡崇信:中国主权问题不可碰触

NBA首位华裔老板,纽约篮网队的新老板,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周一也发表公开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说,“支持中国领土上发生分离主义活动,这是一个不可碰触的问题,它不只是对中国政府是如此,对中国民众也是如此。”蔡崇信还表示,他对莫雷不熟悉,相信莫雷只是不了解情况,但这个事件给NBA造成的伤害将需要很长的时间才会得到修复。

维基百科介绍,蔡崇信出生于中华民国台湾省台北市,移民美国,拥有拥有中华民国跟加拿大国籍与香港永久性居民。来自上海律师世家,取得美国耶鲁大学法律博士,并拥有纽约州律师资格,现为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和美国NBA布鲁克林篮网老板。

NBA向中共「跪低」声明,中英文版本不一

火箭队的老板费尔蒂塔周六在推特上发文说:“达里尔·莫雷并不代表休斯敦火箭队讲话。”“我们主要是在国际上促进NBA的发展,我们不是一个政治组织。”

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很快删除了那条七字推文,并于10月7日透过推特表示,没想到先前的发文会冒犯火箭球迷以及他在中国的朋友,他只是想根据对一种复杂事件的诠释,表达一个想法,发出推文之后,他有很多机会聆听及思考其他的观点。

NBA发表声明对莫雷的言论表示“极其失望”的同时也说:“在NBA的价值观下,人们可对感兴趣的事情深入了解并分享自己的看法。”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NBA中共官方网站周一(7日)发表声明,但这份被视为试图降温与火箭队割席的声明,中英文版本内容不同。

英文声明说,在NBA的价值观下,人们可对感兴趣的事情深入了解并分享自己的看法。NBA极其尊重中国的历史与文化,希望体育和NBA作为一股团结的正能量,继续为国际文化交流搭建桥梁,将人们凝聚在一起。

不过,中文版本的声明,「言论」变成了「不当言论」、「深深地冒犯了」和「感到遗憾」变成了「感到极其失望,他无疑已严重伤害中国球迷的感情」。而联盟的价值观、关于支持个人发表自己的观点的说明,在中文版声明中就完全没有提及。

美国朝野挞伐NBA,呼吁抵制中共

尽管这些出面圆缓事态的言论,大多都没有直接使用“道歉”的字眼,而为中国媒体和网民的认可,但美国的议员们对这些屈服于中共压力的言论做出了严厉的批评。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一直关注香港局势的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对NBA的声明感到恶心。鲁比奥在推特发文说,为了对中共献媚,NBA将莫雷当牺牲品。鲁比奥狠批「他们(NBA)为了保护在中国的市场准入,允许中国打压美国人的言论自由」。

变态辣椒漫画:NBA不要向中国叩头!
变态辣椒漫画:NBA不要向中国叩头!

图说:变态辣椒漫画:NBA不要向中国叩头!

另外,共和党参议员斯科特就指,NBA发出中英文不一致的声明,很可悲。他认为,莫雷只不过是发一个简单声明支持香港自由,就被NBA灭声。他说,NBA认为金钱重要过人权,向北京叩头,无耻!斯科特曾亲身到香港视察在地的抗争活动。

来自德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就批评NBA,是协助中共言论审查,他指人权绝不能被出售。克鲁兹在推文中说,他一辈子都是休斯顿火箭队的球迷,他很自豪能看到莫雷的文章,大声说出中国共产党对香港示威者的压迫对待,「现在,在追求金钱的同时,NBA很无耻地退缩了」。

密苏里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就反讽地说,「中国政府将一百万人(维吾尔人)关在集中营,还试图强硬镇压香港示威者,NBA想为文化交流搭建桥梁?」

美国之音报道,星期一,来自德州的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发表书面声明,谴责中国对火箭队的报复行为,呼吁美国企业界抵制中国共产党的胁迫。

他说:“德克萨斯和美国的任何地方都不会容忍中共的威胁和压迫。”

麦考尔还写道:“中共再次表明,他们愿意穷尽一切国家手段向美国公司施加政治压力。我们不应向如此明目张胆的胁迫屈服。美国应该同为争取自由而战的香港人站在一起。我们需要继续抵制中共在香港和世界其它地方的压迫。美国应该醒来,意识到中共不是我们的朋友,而是越来越大的威胁。”

分析:NBA双重标准;此事件具深远影响

美国NBA球星及教练中不少人曾公开批评特朗普总统,NBA总裁西尔瓦(Adam Silver)也曾鼓励球员,在警察滥用暴力等问题上勇于表达自己的观点。

来自新泽西州的民主党籍联邦众议员、曾任负责人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的汤姆·马利诺夫斯基(Tom Malinowski)星期日晚也在推特上称NBA的声明“可耻”。

他的推文说:“重要的消息:中国正利用经济力量来审查美国人在美国的言论。对球员和员工批评我们的政府,NBA一点问题都没有,现在却因为批评中共政府而道歉。这很可耻,令人无法忍受。”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NBA事件,美国各大媒体都有报道,引发美国人关注。中共搞砸了,此事对美国具有深远影响。

王笃然分析,美国NBA给中共道歉,但又大肆抨击川普总统,实际上是双重标准的体现:为利益向中共低头,又反过来对川普。

王笃然说,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他的资本家为了赚钱跟中共磕头,这让美国民间更了解共产党,让反共情绪抬升。此前,民主党执政时,媒体也对中共绥靖,美国老百姓对共产党不了解。这样的事情,显示共产党独裁、霸王嘴脸,让美国老百姓更了解共产党,美国民意影响美国政策走向,会让限制、制裁中共法案更容易通过,影响对华政策,也就是对中共和台湾的政策。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旅美中国异议人士,美国人权组织“人道中国”主席周锋锁表示,这件事是中共政府依靠经济实力,把在国内打压言论自由的做法,延伸到外国的最新例证:

“在这件事上,中共劫持了中国人和中国人所谓的‘购买力’,然后胁迫西方公司。中共极权对于中国人的奴役,通过商业公司开始奴役到美国人。”

NBA因反送中言论道歉 英美多名议员谴责

美国NBA休斯敦火箭的总经理莫雷 (Daryl Morey)因为在网上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遭到中共当局威胁和制裁。之后莫雷被迫删帖,NBA官方“道歉”。多位美国和英国议员发声谴责中共的作法,同时认为NBA不应该为了经济利益而向中共政权妥协。

NBA总裁萧华此时不得不发声了。10月7日,他在日本承认,事件对NBA造成经济影响,但NBA作为价值主导的机构,言论自由等核心价值已成为NBA的一部份。他支持莫雷行使言论及政治表态的自由。10月8日,萧华又发表了措辞更强硬的声明,表示“支持多元”是NBA的成功基础。他强调,NBA不会裁定价值观的高低,绝对不会,也无法指示球员,员工或老板闭嘴。萧华说,”归根结底,我是美国人,一些价值观已经深深地扎根于NBA的基因之中,它包括我们的职员的言论自由。”

美国两党议员撑莫雷 谴责中共

对于莫雷表态支持香港反送中,10月6日美国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在推特上发文支持并谴责NBA。他表示:“作为休斯敦火箭队的终身粉丝,我对于莫雷愿意公开谴责中国共产党压迫香港示威者一事感到骄傲。”“但目前为了追求经济利益,NBA可耻的撤退了。人权不应该被出售,NBA也不应协助中共进行言论审查。”

另一位美国佛州参议员斯科特(Rick Scott)也公开批评了NBA,他说:“很显然,NBA对钱的兴趣远超人权!今晚NBA总裁席尔瓦(Silver)的声明绝对是个笑话。”

“NBA向北京磕头来保护北京的底线,却反对那些敢于声援香港的人。可耻!”

10月7日,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在推特中写道,
“美国人为自由发声,其他人不能禁止,”“我跟追求民主自由的香港人站在一起,我跟发声支持香港人的美国人站在一起。

最后他说,“(对NBA被迫道歉的现象)不可接受!”

英国外事委员会主席抗议中共施压NBA

同一天,英国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发推说,“中共试图让英国大学、英国媒体闭嘴,现在轮到了美国体育界。休斯顿火箭队因为支持香港抗议而受到(中共)制裁,极权政府定义的‘自由团体’,是有代价的!”

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曾呼吁英国政府,给予香港人完整的英国国籍,让他们有保障,这曾引发中共驻英大使的抗议。

NBA的事件也引发了大量网民评论。

有网民说:“我向你们保证他们赚不到钱了,NBA伤害了那些真正理智的富有正义感的球迷,包括大量台湾和香港球迷,多么愚蠢的决策。”

网民Big Apple说,“当年马里南大学的杨舒平,我就发现了这一点,要骂就骂得彻底、直接和一针见血,这样他们反而不敢在墙内宣传;那如果委婉擦边球地骂,他会把你的话掐头去尾放到墙内,然后让粉蛆去怼你,杨舒平就是上了这个当。”

还有人说,“以后外汇紧张,购买NBA、英超、德甲转播权都会成为问题。”

NBA的言论风暴从最初的“深感遗憾”到现在的“不会道歉”,其反应让“百战百胜”的中国爱国贼有点触不及防。NBA总裁萧华表态后,央视发声明,对他的讲法表示强烈不满,认为任何挑战国家主权和社会稳定的言论,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决定暂停转播NBA在中国举行的季前赛,立即排查涉及NBA的一切合作交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中方的立场已经非常清楚。我建议你去关注一下普通中国民众对此事的反应和他们的态度。跟中方开展交流与合作,却不了解中国的民意,这是行不通的。”上海市体育总会10月9日发布通告,称“鉴于NBA联盟所属的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莫雷日前发表的不当言论,以及NBA总裁萧华的不当表态,取消原定于当天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举办的‘2019NBA球迷之夜’球迷互动活动”。

原定10月9日下午举行的美国布鲁克林篮网队和洛杉矶湖人队在上海接受公开采访的活动被取消。

NBA自从1992年开始进入中国市场以来,发展顺风顺水。数量巨大的篮球爱好者为NBA提供了相当庞大的市场。路透社说,目前NBA的中国市场价值超过了40亿美元。NBA季前赛于2004年正式进入中国。每年十月有两支球队在中国进行季前赛。今年将于10月10日和12日在上海和深圳开赛。

中国的电视台转播NBA比赛则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根据腾讯的统计,去年中国共有4.9亿人次在其平台上收看NBA比赛,其中收看2019季后赛决赛的球迷达到2100万。就在今年7月下旬,NBA与腾讯续签5年,合约金额达到15亿美元,差不多是上个合约周期的三倍。

《纽约时报》的文章指出,美国国家职业篮球联盟(NBA) 在言论方面一直被看作是最无拘无束、允许队员和其他代表人士在棘手政治问题上自由发表看法的组织。但目前看来,NBA的言论自由理念面临一个市场丰厚独裁国家的政治冲击。《法兰克福汇报》以“西方消费者也有力量”为题,刊发评论指出,西方企业以往屈从于中国的威权时,西方人只能耸耸肩。比如汽车厂商奔驰,因为在广告中引用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一句格言,就不得不就‘伤害了中国人民感情’而郑重道歉。

但这一次,北京遇到了NBA的抵抗。北京当权者曾经确信,威胁将NBA逐出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足以迫使NBA总裁萧华担惊受怕。然而,萧华根本就没想到要害怕,反而明确表示,NBA联赛支持言论自由等价值观。NBA的抵抗告诉我们,西方的消费者只要足够珍视自己的言论自由,就也能具有强大的市场力量。

香港时事评论员桑普认为,中国当局为言论自由‘划界’相当可笑。“只要违反和冲击到国家主权和核心利益的事情,就等于没有言论自由。这等于说,从来没有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是不可以打折扣的。没有言论自由的话,意味外资必须服从于中国的主旋律。”“你在香港也看到很多美国和欧洲的资金也撤出了。情况持续下去的话,会形成你要不在香港做生意,要不就在非中国地区做生意,非常类似于当年的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的日本。”桑普表示,这场风波反映中美两国已陷入没有炮火的“冷战”。

事件回放

10月5日,莫雷的推文中写了:“为自由而战”、“和香港同在”(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kong)的信息,立刻被中共抓住大做文章。中共驻休斯敦领事馆发表谴责他的声明,《人民日报》等中共官媒发文大力谴责莫雷,甚至用上“莫雷支持港独”的标签。

中共并掀起全面抵制火箭队的“运动”。腾讯官方暂停火箭队的比赛直播和资讯报导,并呼吁中国球迷不要再看火箭队的比赛;火箭队的三家大陆赞助商——浦发信用卡、嘉银金科和李宁停止了与火箭队的合作;另外,由姚明出任主席的中国篮球协会也暂停与火箭俱乐部的合作事宜。

莫雷周一(10月7日)删除推文,他写道:“我无意透过先前的推文来冒犯休斯敦火箭人队在中国的球迷与朋友,而我只是单纯针对一个复杂的事件发表我个人的想法。 我的推文属于我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火箭人队或NBA的观点。 ”

10月5日,休斯敦火箭人队的老板费提塔(Tilman Fertitta)也在推特上表示,莫雷的言论不代表火箭人队的立场。他写道:“我们在东京纯粹是为了向全世界营销NBA,而我们并不是一个政治组织。”

周一NBA官方发布声明,表示莫雷的观点已深深冒犯了许多中国球迷与朋友,对此“深感遗憾”。 该声明写道:“我们对中国的文化与历史有着极高的崇敬,也希望能透过运动与NBA来缩小双方的文化差距,使中国与美国人能透过篮球建立链接。 ”#

NBA向中共叩头引起美国人民愤慨

应该说,美国人对中国模式和中国崛起一直保持宽容态度,也一直寄期望中国在经济发展后逐步转型为一个民主国家,但中共十九大后走上了一条与他们的期待截然相反的道路。美国两党政治精英已经意识到崛起的中国将会给世界和平和发展带来灾难,遏制中国的发展和扩张已成为他们的共识。

有评论人士指出:那些觉得为了巨额利润,NBA一定会妥协,会接受在中国经营的“规矩”的朋友,不妨看看美国那边的网络上,对此事是个什么态度:两党议员纷纷跟进,严词斥责NBA“无耻屈膝”的行列当中,位高权重的资深议员和美国普通民众完全一边倒的态度,与其在立法机构的代表并无二致,甚至更为坚决。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网民的留言里,已经出现了对抗“邪恶”的语境。在历史上,美国民众使用这样的词汇,是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与美苏冷战高峰的时期。

我认为,大多数美国人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但并不想参与其中。他们认为,中国人自己处理他们的事或许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但NBA言论事件让他们感到了彻骨寒意和严峻危机,美国人决定参与香港自由保卫战了。一些评论人士在讨论香港局势时,只看到中共与示威者的力量对比,只看到川普的商人总统特征,但忽略了国际社会的民意力量。

当美国人决定参与香港反送中运动时,香港就不再是一个地区在战斗,抗争局势就会发生重大变化。因为美国人民一直领导着他们的政府。乒乓球开启了中美关系的大门,中国国运开始昌盛,篮球会关闭中美关系的大门吗?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最新民调显示,美国有 60%的受访者对中国持消极评价,达到14年来最高值。此外,北美、西欧和亚洲的受访者大多对中国持负面看法。

2019年5月13日到8月29日,美国皮尤调查中心在32个国家抽取近35000名居民进行了全球态度调查。结果显示,北美、西欧和亚洲的大部分受调查者对中国形象持负面评价, 中国提升软实力、改善国际形象的努力遭遇滑铁卢。

2018年,美国有47%的受访者对中国抱有消极态度,今年,这一数字上升至60%,达到14年来最高值。

该调查报告的作者、皮尤高级研究员劳拉·西尔弗(Laura Silver)告诉本台,中美贸易战是美国对中国好感度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

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的项目助理钟瑞说,“在文化上,美国对中国的理解有所增进,但是政治上的看法却在发生变化。许多美国人对中国存在安全上的顾虑,同时也有经济上的担忧——美国是否可以从中美贸易争端中脱身并且更加强健,这对于很多人,特别是不在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会是一个关键问题。”

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还表明,有一半美国人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几乎不抱信心。大部分人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有益于美国,但是中国日益增强的军事力量则对美国构成威胁。

此外,美国人对中国的态度与其年龄、党派都息息相关。年长的美国人、共和党人通常会比年轻人、民主党人更排斥中国。

除了美国,加拿大,瑞典和印度尼西亚对中国的评价恶化得最为显著,正面评价同比下降了17%。澳洲则下降了12%。

澳洲一个自媒体记者最近视频采访了一些在澳洲的中国留学生,他们表示和资本主义比较起来,更喜欢共产主义;当被问道“中国政府把宗教人士送进监狱没有错吗?”,“禁止言论自由和游行示威没有错吗?”, 他们的回答是“可以,没有问题!”

在澳洲,支持共产党、抵制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中国留学生的过激言论最近引发当地人反感。这也许部分解释了为什么澳大利亚人对中国的正面评价的比例大幅下降。

在加拿大,有67%的受访者对中国抱有不良印象。根据皮尤调查报告,在华为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捕以及加中双方产生贸易争端之后,这一数字上升了22%。

然而,中国并没有面临四面楚歌,处处皆敌的局面。俄罗斯、东欧、拉丁美洲和非洲人民对中国的印象大多是积极的。在所有接受调查的国家中,俄罗斯最喜欢中国,71%的受访者对中国抱有好感。

钟瑞还指出,普通公众对中国的看法和高层政治家对中国的观点通常是有所不同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在政治紧张局势中充当缓冲器。

在美国俄克拉荷马中心大学执教的政治学教授李小兵并没有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美国人的敌意,他说:“人们可以把他们对外关系的意见和他们接人处事的现实分开。他们可以反华、反共,但是对他们公司或者学校的华人同事可能关系还挺好。他们可能还爱吃中国菜,或者和中国人交朋友,但是可能对中国并不友好。”

李小兵还强调,现在国际形势是强人政治主导,跟以前的大众政治、民主政治有区别,所以民众、民调和群众反应不会对国家决策和国际关系产生太大影响。

Posted in 治国无能, 美中超限战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