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國在西北大規模種樹41年 生態環境反惡化

中共启动“绿色长城”工程至今41年,中国的生态环境却未有改善。

自中共启动“绿色长城”工程至今41年里,虽有官方数字证实,中国北部的森林覆盖面积大幅增加,但中国的生态环境却未有改善,干旱和半干旱地区更在扩大。专家认为,这与中共臃肿、贪腐和效率低下的体制和中共战天斗地、不尊重自然规律的恶劣本质都有关系。

“绿色长城”又称“三北防护林”,该工程始于1978年,目标是沿中国的东北、华北以及西北地区筑起2783英里长、面积为3560公顷的防护林,从而使中国北方的森林覆蓋面积增加5%至15%。开始确立这一构想时,中国每年有超过600平方英里的绿地沙漠化。

不过截至目前,根据中共官方数据,当局已经在中国北部13个省种植了660多亿棵树,但中国的生态环境却不见显著改善。

世界权威科技期刊《自然》(Nature)杂志网站9月24日刊文,质疑中共在西北部大规模植树的工作“可能会加剧水资源短缺”。统计显示,在1994年至2008年期间,中国的半干旱地区比1948年至1962年间增长了33%,另一份报告则显示,中国干旱地区从1980年开始增加16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伊朗国土面积。

长其关注中国民生问题、旅居德国的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分析指出,首先,中共自己的统计数据一直存在造假,真实的种植数量未必有那么多。

【录音】中国的森林覆盖率总的来说是急剧减少的。从1978年中共提出来要建立“三北防护林”,就是西北、华北、东北的防护林以后,应该说也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绝对不是官方统计的数字所说的那样。那么统计数据呢,大家都知道,在中共那种没有监督的、一党专制的国家,它的虚假成分是很大的。首先就是它绿化的面积,我看到很多资料,确实是增加了一些,但是没有说是象以前低于5%现在高到12%甚至14%以上。这个统计数字它是有虚假的成分。中共只是看到它总要多少面积,那么实际上它又砍伐了一些,然后又死亡了一些,特别是前几年,因为它急功近利嘛,因为大量的病虫害使得杨树大面积的死亡,所以这个统计数据始终不能看(信)。

费良勇指出,树质的不同可能导致地下水资源短缺,进而影响地表植被数量减少,这也是中共始终无法改善中国生态环境的原因之一。

【录音】另外一个,很多树质它其实是“抽水机”,就是从地下把水抽起来蒸发掉了,但是这样一来就把整个地下水给拉低了,所以现在树植有些地方是多了一些,但是它的灌木丛少了,草地也少了,因为地下水位太低了,那么(导致)很多地方原来有草地,现在反而没草了,所以生态环境就不一定改善了。正如联合国的一个调查报告说,中国的“三北防护林”对全世界的气候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它的整个生态环境没有得到很大的改善。

此外,费良勇还表示,中共官员贪腐严重,侵蚀每一个领域,加之中共一直实施土地公有制,无形中剥夺了工人的积极性,这都是导致中国土地绿化成果打折扣的原因。

【录音】另外一个,“三北防护林”在(种植)过程当中,41年了78年开始,那么很多地方的贪官污吏,大家知道中国(中共)是无官不贪,哪一行都贪,那么在防护林的费用也是遭到很多贪官贪污的,一个是贪污,一个是浪费。所以“三北防护林”的经费,应该说投入的钱、比例是高的,特别是80年代以后到90年代,用于“三北防护林”的钱就越来越多了,但是贪污的比例也高了。另外一个就是说,中共的制度是有问题的,因为他们都讲究“公有制”,土地的国有化这也带来很大的问题。国家(政府)给予一定的奖励政策,鼓励一些私人、有远见的、有本事的一些私人集团去投资,可能比现在国家(政府)这样直接投入建“三北防护林”要好的多。大家知道完全靠国有制度、公有制度的话,其实是不可能充分发挥每一个人的主观能动性的。

三年前,蒋高明对《花卉报》记者说:“在干旱或半干旱土地上植树违背生态规律。”他认为,将中国北方的植树覆盖面积增加至15%的目标,根本就是无法实现的“天方夜谭”。

那么,除了植树造林之外,有没有可行的办法改善干旱的土地环境呢?蒋高明表示,可以“让土地自然恢复”。蒋高明和他的科学家小组已经成功地将内蒙古浑善达克沙地恢复为草原,他们的做法仅仅是将土地沙丘地带用围栏拦住,2年之内不许人工使用,这一研究成果使蒋高明成为“以自然之力恢复自然”的冠军。

蒋高明呼吁“别再盲目种树了”。陕西靖边县林业局局长高玉川(Gao Yuchuan,音译)通过实践深有感触地回应说:“辛苦十年造林,不如一年封育。”

然而,中共当局不听劝谏,官方政策没有考虑“自然恢复”的重要性,相反,中共依旧执著推行它的73年“绿色长城”构建计划。

Posted in 中國經濟, 治國無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