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981首长健康工程广告一条广告露中共大秘密?中共高官依靠活摘器官续命 – 寿命将延长至150岁 (视频)高官花费占中国GDP30%

大陆微信圈周日疯传一条“981首长健康工程”广告,介绍这一只为中共最高领导层而设的医疗服务,在过去60年中“成效显着”,并把寿命延长至150岁作为目标,在网络上掀起对中共高干特权的不满,周一广告已被屏蔽。

据自由亚洲电台取得的影片片段,广告词介绍,自从中共建政后,中共的首长医疗保健在60多年的“探索和实践”中取得“长足进步”,形成了“集预防、医疗、保健、康复、疗养”为一体,以“防癌、防心脑血管疾病,抗衰老,慢病管理、器官功能再生和健康生活方式”为重点,“中国养生精华同西方先进医疗技术深度结合”的独特体系。

广告词还称,该体系在实际应用中“成效显着”,数据表明,中共国家领导人的平均寿命远远高于同期发达西方领导人的平均寿命。据2008年统计,中共领导人的平均寿命达到88岁高龄,并列举了毛泽东、朱德、王震、邓小平等中共前党魁及元老的寿命。

但目前这条视频已经被下架。自由亚洲电台在推文中指原因是“不当使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名义或形象”。但在大陆百度上,“981首长健康工程”仍在列,其介绍同以上视频的内容大致类似。

百度公开资料显示,“981健康工程”课题组是2005年成立,并于5月正式启动,是一项旨为“社会精英”健康服务的“重大工程”。该工程从国内挑选最权威的专家和特色医术,并在中共解放军301医院、军事医学科学院等众多科研院所及有相关专家参与,拥有一号首长医疗保健专家7位,保健专家级医生30余位;拥有会诊专家170多位(主任医师、国内学科带头人),设置防癌、慢病管理科、抗衰老医学科等十一个科室,“面向社会精英人群及业界领袖,为他们的健康保驾护航”。

内容还特别点出,981首长保健工程中心“拥有一支多年服务于中央首长的医疗保健专家及优秀的服务人员团队,拥有国际上最前沿的高精尖预防医疗保健设备和分子诊断实验室”。

资料还显示,981模式共有三大工程:“健康促进工程(不老);青春再现工程(不老);150岁长寿工程(长寿)”,其中的150岁长寿工程同被删除的影片中完全一致。

“国家不惜一切代价”

中共高层和高官拥有的特殊医疗待遇已是众所周知。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震101岁去世时,有媒体介绍他的所谓“养生经”,但香港亲共港媒东方日报有评论文章指,“将这一套养生之道奉行起来,自然有益无害,但能否长寿,则要打上一个大问号。其实张震之所以活到100多岁,决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养生秘诀,养生秘诀之于常人是不管用的。张震真正的养生法宝是他的高官身份,党和人民‘不惜任何代价’把他养着。”

文章还称,从毛时代,中共的领袖们就已开始长寿,毛本人活了83岁,周恩来78岁,朱德90岁。而当时中国人均寿命是65岁,他们算是鹤立鸡群。但现在的中共领导人使他们相形见绌,几乎人人都是或者至少接近是百岁老人,比如:邓小平93岁,万里99岁,原中共中央副主席汪东兴100岁,中央书记处原书记邓力群100岁,原国务委员张劲夫101岁,全国政协原副主席吕正操、雷洁琼分别活了105岁和106岁。

文章称,“一遇到地震、矿难或其它安全生产事故,领导人经常指示说,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被困者的生命安全。其实国家真正不惜一切代价的,唯有保障领导人离退休后的健康、安全和生活。副部级以上高干,可以成年累月住在专门医院或高干病房里,享受无微不至的医护,用世界上最先进、最贵的药,每天花个几千上万元不在话下。2013年官媒曾报导,一位退休省级干部住一次院花费高达300万元。党和国家领导人级别花费如何,我们可想而知。”

作者还列举自己知道的某座城市,“有一个广州军区驻当地首长服务处,大院有一两平方公里,住着兵团以上级别的离休将领二三十人。这些人每人一栋别墅,配有秘书、警卫、司机、保姆、厨师等五到七人。每年暑期上河南鸡公山避暑一个月。”

“一家专门为首长服务的军队疗养院抽调一整套班子,跟着首长上山,每天给他们量血压,每周血检尿检一次。每年冬天,首长们到海南等地疗养一个月。首长服务处是正师级单位。一个正师级军事单位,就为这么些老革命的健康、安全与吃喝拉撒存在着。”党和国家领导人退下来以后享受什么样待遇,就可想而知了。

而这些人离退休后仍享受着各种优厚生活待遇和医疗待遇,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特权阶层。港媒曾报导,中共2014年退休高官包括医疗保健等在内的年开支逾675亿元

更大黑幕

这些超级高昂的特权待遇医疗防治固然能让这些中共的头目们获得比普通人高的多的优势(2018年国人平均寿命:76岁),但如果能让他们普遍比普通人多活数十年,比同样具有最先进科技的西方国家领导人还多活十多年,还是让不少人产生质疑。而越来越多的信息指向了中共高官依靠活摘器官续命。

美国非盈利组织人口研究所总裁、中国问题专家毛思迪(Steven Mosher)早前曾在《纽约邮报》上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文章。

他今年6月接受了英文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的专访时表示,六十年代,中共高官就(通过)输入年轻人的血(延年),这真的有延长寿命的作用。到八十年代,他们转向了器官移植。而在中国,器官移植的最初意图是为那些中共领导人更新器官以延长寿命。

毛思迪说,那时,死刑犯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这是很可怕的,他们被摆在了砧板上。一旦他们的细胞组织和需要器官移植的中共高官配型成功,他们就会被一颗子弹击中后脑勺(执行死刑)。然后,他们的身体被运送到医疗车上,心脏或肝脏立即被取走。

中共最高法院在为被冤杀多年的聂树斌案2016年“平反”后,坊间热传聂树斌被匆匆判处死刑与原中共外交界知名人士章含之换肾有关。公开的信息显示,章先后在1995年和2002年换过2次肾。中国原知名律师李庄曾经爆料说,“聂树斌的器官可能还活着”。

章含之女儿洪晃曾在《南都》周刊发文,否认章含之的肾移植与聂案有关,但不能肯定她的肾移植跟王树斌、张树斌或者其他死囚无关。

洪晃说,作为家属,从来没有参与寻找匹配的器官,也没有打听过器官的来源。这一切都是医生安排的。之所以不参与、不打听,是因为有一种感觉,“这个过程可能我们不想知道,可能很恐怖”。

过去二十多年来,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在国际上广泛曝光。自从1999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把法轮功学员定位“政治敌人”后,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般的飙升。而最新981首长健康工程播放的数据,2000年时中共领导人的平均寿命同美国相比只多出2~3年,但在之后中共领导人的平均寿命呈现出非直线的飙升,到2010年,中共领导人的平均寿命已经高出美国领导人平均寿命逾10年。

早前,逃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曾大曝中共高官为何得了癌症还活着的秘密:因为他们可以换器官续命。他曝出,江泽民长子江绵恒2004年到2008年在南京医院几次换肾,都由孟建柱、上海政法委领导和军队几个领导在背后组织、选人、为肾配对。

江绵恒换肾一事,并非空穴来风,此前已有多个媒体报导他患上了肾癌

据维基解密爆料,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2007年12月4日发出电文,引述南京大学一名顾姓教授的话透露,江泽民原有意在政治上积极扶植长子江绵恒,但因江绵恒身患肾癌,动过至少两次手术而作罢。香港《前哨》杂志2015年3月号披露,2004年,江绵恒查出肾癌,在上海摘除了一个肾。

换肾的不光是江绵恒一人。郭文贵还爆料,孟建柱的妈妈也曾换肝又换肾,孟建柱的妻子也换过两次肾。为寻找活肾,孟的心腹孙力军等人从狱中积极找囚犯配对,杀人取器官,并一度为此杀错了人。为掩盖真相,他们又将为孟母做手术者和知情者都灭口。

郭文贵还指称,中国肾移植的鼻祖,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黎磊石就是参与给江绵恒、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家人换肾脏而“跳楼”死亡。大陆著名的肾脏病学专家、上海长海医院肾内科主任李保春2007年也是跳楼死亡,时年仅44岁。

郭提到的黎磊石和李保春两人,都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列为活摘器官责任人而进行追查。

据香港《明报》2010年3月底报导,当年3月16日,84岁的黎磊石从南京自家14层高楼纵身跃下,当场身亡。有关黎磊石跳楼的信息,记者在截稿时还可以在百度百科查到。

据《扬子晚报》2007年5月24日报导,2007年5月4日下午4点左右,李保春从上海长海医院大楼12层跳下死亡,年仅44岁,正处在事业黄金期。

 

北京退休高干们每年花掉人民税款五千亿, 中共在职官员三公消费相当于全年财政支出的30%以上

香港《明报》报导,中共前常委曾庆红4月20日返家乡江西,其安保工作极其严格。报导引述网民称,当日从永和连心大桥开始到吉安宾馆,一路交通受管制,网民并感叹其“退下十年有余,官威犹在。”中共高官权贵奢侈退休待遇可见一斑。

曾庆红

在2014年3月中共两会上。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连续第二年建议,为离任中共领导人制订礼遇条例,令他们退休后待遇有法可依,但不能延及子孙,也不能随意扩大。

葛剑雄称,中共很多政要“离休不离党,退休不退志,位退权不退”,享受各种礼遇超乎想像,而且连子孙后代都一起享受。国家拨给他们的四合院,慢慢演变成了其子孙的私产,变相导致国有资产流失。

当时有统计显示,健在的中共官员国家级副职以上退休领导有将近200人,每人医疗、警卫、厨师、交通、住宿的花费平均超过千万元。这些人食不厌精,医不厌贵,不时游山玩水,坐专列乘专机,全家出动,老少享受,不知要花费多少民脂民膏。

据大陆媒体报导,有的中共官员仅得了普通感冒,就要求吃好几种药,并且要求住院输液,全家医药费都从中报销,无形中造成了更多医疗资源以及财政资金的浪费。有一位退休省级官员住一次院花费就高达300万元,相当于当地100个家庭的年收入。

中科院一份调查报告称,在中共当局投入的医疗费用中,百分之八十是为官员服务的。当中部级以上政要的医疗费用更是天文数字,如果公布出来恐怕天怒人怨。报导指,现在三公消费已开始公布,为何退休政要的花费不能公布?尤其对那些打着父辈旗号,强占国家资源的官二代,更应将他们曝光,在国人面前亮亮相。

媒体当时曾分析认为,葛剑雄这项提案剑指中共政要,具有相当的勇气。但是,葛剑雄这项提案,最后不了了之。近几年两会,已经无人提这类“敏感”提案。

事实上,早在2008年,香港《动向》等刊物就曾披露:目前,中共中央委员以上离休高干,每年公款开销,就高达1,000亿元人民币;仅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前总理李鹏等高级离休官员11人,每年公款消费达10亿元,平均每人近1亿元!

香港杂志披露,江泽民2012年在上海居住150天,除其住宿、交通等开支由市政府列作行政开支外,仅宴客签单就花费了237.7万元(人民币,下同),相当于上海市34个中等职工的总收入。

而中共各级官员的三公消费数额到底是多少?官方至今未公布确切的数字,但学者、媒体、社会各界认为三公消费逾9千亿元。

《南方都市报》2012年3月4日报导称,中共官员三公消费在2006年就达千亿元,相当于全年财政支出的30%。

谁跟你过苦日子? 北京退休高干们每年花掉人民税款五千亿,部级以上人人是亿万富豪待遇

退休部级以上高官

因网上言论被开除的贵州大学杨绍政教授,其直接触动当局的是因他公开批中共“公款养党”。据自由亚洲电台2018年8月17日报导,直接惹怒当局的是杨绍政在海外发表一篇批评中国大陆全民公款养党的文章。

杨绍政在文章中批评,中共占用税款和国资收益,每年供养所有政党专职党务人员和一些非政党社团工作人员总数约2000万,给社会带来的耗损估值约20万亿元人民币。如果情况不改变,社会终究会崩溃。

他说:“全体国民的税款和国资收益每年供养所有政党专职党务人员和一些非政党社团工作人员,分布在政府、军队、社团、公有企业、事业单位、专职党务机关的每一个细胞,总数约2000万,给社会带来的耗损估值约20万亿元人民币。”并质问:“这么庞大的资源,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中国大陆全民公款养党和社团一年给全社会造成的财富耗损为20万亿人民币,人均负担1.5万元,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几乎不养这群人,人均负担为零。”

“假如有两个经济体,同样的13.5亿人口规模和同等的初始人均收入。一个社会全民公款供养的政权人员比另一个社会多4000万。即使两个社会生产效率相同,供养更多政权人员的社会将会越来越穷。只要不变革,更多供养政权人员的社会终究会崩溃。”

大陆陆独立经济学者巩胜利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像中国这样党政都靠国家财政来养的国家,全世界大概只有3个半,就是中国,朝鲜,古巴,加上半个越南。那你这个国家运营的费用就非常高。中国的党耗费的经费从来没有见过阳光。

中共特权阶层退休待遇惊人

官方没有一直没有公开说明的是,在中国长期有一个规模庞大的特权阶层,他们的退休待遇远远抛离大众的标准。据解密资料显示,中国的高官们退休待遇惊人,全球罕见。

众所周知,在民主国家,民选的总统及各级官员离职后就什么都不是了。但是在中国大陆,那些退休高官则仍享受着种种特权,而且纳税人供养的还不止在职及退休行政官员,还有本来应由中共自己养活的党委这一系列的官员。

据《军情观察》早前解密中共高官的退休待遇,极其惊人。文章惊呼:地球上还有哪一个国家的官员们退休后有如此高级待遇和享受呢?

(一)中央级离退休干部待遇:

1、购房补贴按建筑面积标准220平米。

2、配专职司机兼警卫,配医护。

3、一年4次国内休养,每次3周,家属不限。

4、飞机头等仓或商务舱2至4个座位,火车软卧,配3辆轿车或两辆旅游车,机场一般需配合起飞时间。

5、酒店高级套房,餐饮实报实销。

6、医疗特供全免费。

(二)离退休正省、部级干部待遇:

(1)配备专职司机兼警卫、专职工作人员,身体差(75岁以上)增配医护人员;

(2)一年享有4次国内旅游、休养,每次3周,带家属、子女人数不限。乘坐交通:飞机头等舱或商务舱2位至4位,火车则软卧房1间。地方交通:配备3辆轿车或两辆小型旅游车。住宿:四星级或五星级酒店(宾馆),租住2间高级套房,住宿期间的餐饮实报实销。

(三)离退休副省、副部级干部待遇:

(1)配备专职司机兼警卫及工作人员,身体健康差(80岁以上)增配兼职医务人员;

(2)一年享有4次国内旅游、休养,每次两周,带家属、子女人数以5人为限。乘坐交通:飞机头等舱或商务舱以2位为限,火车则软卧铺2位;健康差,行动不便的准包软卧房一间。

地方交通方面,配备两辆轿车或1辆小型旅行车及1辆轿车。住宿:四星级或五星级酒店(宾馆),租住一间高级套房。住宿期间的餐饮,本人及家属,每天的标准为300元(人民币,下同),随行工作人员200元,实报实销。

除以上的福利之外,正省部级:每人平均一年的福利、津贴等(不包括退休金、级别待遇开支)112万多元。副省部级:每人平均一年的福利、津贴等(不包括退休金、级别待遇开支)93万多元。

全国省部级干部退休人数共计3742人,副省部级干部共计27435人。这些离退休官员长期住在风景区的珠海、深圳、上海、苏州、杭州等地。

有报导说,离退休官员们如上这些都是公开的福利,还有看不见的福利就更惊人。单是看这些公开的福利,细算起来每个离、退休的省部级官员每年就要花掉纳税人的钱达上千万元。全部省级以上退休高官需要纳税人支付五千亿。不包括医疗费用和其他开后门费用。

另据港媒《动向》杂志2014年1月号披露,2012年全年,中共退休党政军高官61万,其薪酬、福利、待遇总开支7250余亿元(人民币,下同),相当于同年GDP的1.3%,占同年财政收入6.2%。这些有关资料是在2013年12月的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交的。

《动向》还报导,中共2014年退休高官年开支逾675亿元。2014年,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国家副主席、中顾委副主任一级的离休高干,公费开支高达3.26亿元,平均每人2,725万元。其它级别逐级配置,形成庞大国库开支。

据陆媒报导,2016年11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规范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有关待遇等文件。文件提出:中央高层领导人退休后,要及时腾退办公用房;不能超标准配备车辆、超规格乘坐交通工具;按规定配备工作人员等。

报导称,有关规定从中共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率先做起,并分批实施。

不过,这一文件规定并未降低退休高官的相关标准,只是规定不能“超标准”、“超规格”而已。原本惊人的高标准、高规格安排并无改变。

最令人恼火的就算到处撒钱了……

中国国内经济已经在下滑;国内的问题堆积如山;大部分人口仍然陷于贫困;贸易战有输无赢,失业破产指日可待。在这种形势下中共继续大撒币,去年又给非洲六百亿美元,并免除多个非洲国家债务。非洲那些穷国的腐败官员们趋之若鹜。

燕赵晚报原标题:一次住院300万的震撼

“公费医疗造成的浪费不亚于餐桌上的浪费。”山西一家三甲医院的副院长说,享受公费医疗的一些领导干部本人往往要求用最好的药,医院也会给其推荐最好的药、最好的检查、最好的服务等。前几年,有一位退休省级干部住一次院花费就高达300万元。(8月15日《重庆晨报》)

普通老百姓,一辈子治病也花不了300万,即便有医保,总费用达到百万,自费部分很多人也负担不起。目前医疗体制下,老百姓得大病不敢大治,得了绝症半治半等死,也很常见。而体制内的公费医疗则不同,基本无需考虑费用问题。即便是“公费医疗改革”,因为要“确保报销比例和待遇不降低”,公务员仍无需像普通百姓那样忧虑费用问题。制度是体制人设计的,首先保障、充分保障自己利益,甚至“改革”了仍不触动既得利益,也很合理。

省级退休干部一次住院花费300万,既然有通畅的制度路径作保障,就不可能是个例,只不过是我们能够知道的不多罢了。退休干部住院一次花300万,在职干部呢?省级300万,地市级、县处级、科局级会是多少?联想到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大量因看不起病引发的心酸事件,比如孝子抢劫为母看病、为进监狱看病而犯罪、医院扣押遗体抵偿医疗费……与官员一次住院费300万相对比,一时竟不知社会公平为何物。

不管是养老双轨制,还是医疗制度,以及行政经费、官员职务奢侈消费等等涉及社会分配的问题,公众意见越来越大,但变革缓慢甚至提不上日程,原因很简单:既得利益者不想改变现状,并且有能力维护现状,还每每以稳定作借口。医疗保障体系也属于社会分配的一部分,分配不公成为社会问题或制度问题,一些人看不起病,一些人却无忧无虑、无度消费挥霍,应在意料之中。这种问题必须解决,而不能永远是一些“逐步解决”之类的官话应付。一是公平伤不起,二是积弊愈久,隐患愈大。

中共老干部退休的奢腐糜烂生活令人震惊

中共内部,现职官员待遇优越,离职官员也不例外。香港《动向》杂志披露,江泽民2012年在上海居住150天,住宿、交通等开支由市政府列作行政开资外,仅宴请签单2百37万7千元,相当于上海市职工年收入中位数七万元的33.5倍。

实际上,早在08年,《动向》等刊物就曾披露:目前,中央委员以上离休高干,每年公款开销,就高达1000亿人民币;最高级离休官员,包括江泽民、李鹏等11人,享受至高无上的特权待遇:每年耗费公款10亿元,平均每人近1亿元!

而江等人享受的特权待遇,包括各地行宫、专机、专列、高级轿车、专家医疗组等。

江离休后,可以任意享用的行宫包括: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玉泉山中央军委招待所5号楼,上海西郊宾馆,上海大公馆,苏州太湖,等等。

更多消息请看:

谁跟你过苦日子? 北京退休高干们每年花掉人民税款五千亿,部级以上人人是亿万富豪待遇

 

 

Posted in 官场黑暗

1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