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贺梅8岁时被中国生父何绍强从抚养了其八年的美国养父处夺回,被中国人叫好,十年后的结局让人感觉到美国人的伟大和其生父人性的渺小

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开始……

 

最近电视剧《都挺好》在热播中,有关原生家庭关系也引起很多人的反思。

 

今天看到了一个老故事,很多年前,这也算是一个轰动了中美两地的大新闻。

 

大家对这个故事的“结局”或许还停留在10多年前,“大团圆”的结局让很多人感到欣慰。

 

然而,许多时候,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开始,故事发展到现在,已经不能用“狗血”来简单形容。

 

这是2019年至今,看到的最令人感触的故事……

7年! 中国生父终于从白人养父手中夺回女儿 然而故事的结局竟这么狗血!

 

这是故事的主人公贺梅。

 

这一年她刚刚从美国回到中国,在机场受到了当地记者的欢迎,记者还送给她一个洋娃娃。

7年! 中国生父终于从白人养父手中夺回女儿 然而故事的结局竟这么狗血!

 

这是贺梅一家。

 

2008年2月,他们落地湖南长沙。爸爸贺绍强手里捧着一束欢迎团送的鲜花。

 

这是一场7年官司的结束,却也是另一场故事的开始……

轰动中美的贺梅案

 

时间一晃过去了10多年,当年备受中美两地华人关注的贺梅案已经淡出人们的视野。

 

这里简单讲述一下她的故事。

 

1995年,贺绍强来到美国留学,两年后又获奖学金和助教津贴进入田纳西州孟菲斯大学。

贺梅的妈妈罗秦以陪读身份来到美国后,很快怀上贺梅。

 

但是,在罗秦怀孕期间,贺绍强被来自中国的另一名女生指控性侵害

 

这样的指控在美国是大事,事件让贺绍强一家陷入经济、法律和移民身份的多重困境。

 

当时,乱成一团的夫妻俩无力养育刚刚出生不久的贺梅。贺绍强于是签订了一份法律文件,将4个多月女儿贺梅的临时监护权移交给当地一对白人Baker(贝克)夫妇

 

但是,这份用来过渡的临时监护权文件没注明任何时限

 

10个月后,中美两家为女孩的抚养权进入法律拉锯战。

7年! 中国生父终于从白人养父手中夺回女儿 然而故事的结局竟这么狗血!

 

官司一打就是7年多。等到何绍强夫妇最终获胜,贺梅已经8岁了。

 

据悉,这场官司牵动了中美许多华人华侨的心,很多人都给贺提供了援助和支持。

 

是啊,谁能忍心让孩子和生父母分离呢?

7年! 中国生父终于从白人养父手中夺回女儿 然而故事的结局竟这么狗血!

也因为如此,2008年2月,早已在美国失去合法身份的贺绍强率全家搭机飞回中国,受到国内各界热烈欢迎,甚至有媒体称他是中国好爸爸,为中国人争了光。

 

贺绍强回国后,在湖南的一所大学找到了工作,贺梅计划入读一所国际学校。

 

分离数年才相聚,美好的生活即将开始。

7年! 中国生父终于从白人养父手中夺回女儿 然而故事的结局竟这么狗血!

 

但是谁也没想到,回国才不久,贺绍强与罗秦就协议离婚,儿子跟贺绍强,两个女儿归罗秦

 

罗秦不愿子女分开,带着三个孩子回到家乡重庆,但她一个人没有钱负担三个孩子上民办双语小学,孩子差点失学

 

四川外语学院附属双语学校的一位学生家长得知了他们的故事后,匿名为贺梅三姐弟缴齐了学费,让他们三人重返校园。

 

同时,这一年,贺绍强在湖南失业了。

 

2011年夏天,贺梅带着弟弟妹妹到美国过暑假,由原来的养父母贝克家张罗接待,这个消息当时也曾在美国华人当中引发过轰动。

7年! 中国生父终于从白人养父手中夺回女儿 然而故事的结局竟这么狗血!

 

这一回,人们为贺梅的命运唏嘘,但也为贝克夫妻的大爱叫好。

 

贝克夫妇还表示,希望以后贺梅每个夏天都能访问他们,8月15日贺梅及其弟妹返回中国。

 

如果故事的全貌就是这样,或许还算是一个不算太差的结局。孩子还是归生母,不时可以到美国看看。

 

然而,近日,一个“心路独舞”的自媒体人从美国孟菲斯当地(Local Memphis)新闻中看到了故事的另外一面,并把它分享出来了。

7年! 中国生父终于从白人养父手中夺回女儿 然而故事的结局竟这么狗血!

 

根据美国新闻的报道,贺绍强回国两个月以后抛弃了家庭,离婚过程很狗血

 

六年后,贺梅到了上高中的年龄,罗秦觉得最好让她回美国上高中,于是尝试着给贝克夫妻打电话。

 

没想到,被贺家夫妇耗了7年、当时倾家荡产卖房子打官司的贝克夫妻很爽快地说了Yes!

7年! 中国生父终于从白人养父手中夺回女儿 然而故事的结局竟这么狗血!

 

而且,他们不但同意让贺梅回到美国读书,贺梅16岁的妹妹目前也住在贝克家里在美国读书。

 

今年春季,贺梅在美国即将高中毕业。

 

如今她已经克服了对这件事情的恐惧不安,愿意面对媒体谈论曾讳莫如深的过去。

 

过去多年,贺梅甚至都不敢谷歌自己的名字。

 

对于父亲贺绍强,在贺梅口里:“他从来不会做出了解我的努力,包括圣诞节或者我的生日,他不会给我买礼物,甚至不会给我打电话……”

 

所以,辛苦打了7年官司,那么多志愿者和免费律师的工作,最终是为了这样一个父亲?

 

好在贺梅表示自己已经走出了过去的阴影,她正在申请纽约的大学,并说自己未来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美国外交官。

7年! 中国生父终于从白人养父手中夺回女儿 然而故事的结局竟这么狗血!

 

而经历如此一场讽刺转折的贝克夫妇为目前的现状深感庆幸,他们非常为今天的贺梅而自豪。

 

对了,贺梅现在叫Anna,能说三种语言,个性阳光。

 

她在申请大学的essay中写下了自己这几年的心路历程,读起来非常感人。

 

“我常常发现自己在别人的怀抱中醒来,有时候是我妈妈,很偶然的,是我爸爸,但更多的时候,我甚至不确定自己是谁。我只是知道,我是由某人带到很远的地方……

 

很快我意识到我与朋友不同,他们的照片不会出现在电视中或报纸中,没有陌生人会指着他们耳语,也没有学校的特殊医生会指着一些图片反复问同样的问题。

 

当心理医生的手抓住我时,我才8岁。很快,我搬到了中国。我被介绍给那些据说是我真实家庭的人。但我没有那种感觉。

 

我的生父母在镜头前吹嘘他对我们的爱,但关上门后,他们的态度却截然相反

 

他们在回到中国几个月后就离婚了,然后把我送到寄宿学校,我住在一个破旧的街区。

 

我感到孤独,我觉得好像我的童年在其他人手里,而不是在我自己手里。

 

我就像一个木偶,我的作用就是让他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可以说出“可怜的无辜的华裔美国人”

 

在中国的时候,没有人把我当做一个有实际兴趣和爱好的孩子。

 

我的生活是一段旅程,道路充满风雨,但目的地不明确。

 

但我回来,学习新的语言,去不同的国家,现在我学会了去爱我的原生家庭,去理解他们不同的观点

 

我由此获得了分享我的故事的勇气,再也不会为这些往事感到害怕。

 

我学会了通过艰难的环境让自己成长起来。”

 

……

 

上面是贺梅文章中摘取的部分,感兴趣的读者可以上链接看全文。

 

https://media.localmemphis.com/nxsglobal/localmemphis/document_dev/2017/11/14/Anna%20Mae%20He%20College%20essay_1510687483691_28981870_ver1.0.pdf

 

这个令人千滋百味的故事,

 

不知道你看完后怎么想。。。

 

 贺梅案资料

贺梅案早已是家喻户晓了。而12年前,正是多维率先报导了这个“中国生父与外国养父争夺女儿”案件,以300多篇报道的规模,力压群“媒”,吸引了众多眼球。此案被美国主流媒体关注,随后又引起中国大陆媒体的重视,又因其主人公贺绍强经历、品格的复杂性,因官司套官司、山重水复的曲折性,导致支持贺绍强者与痛骂贺绍强者,都情绪激动,甚至彼此隔空攻讦、詈骂。

说到这里,还有个插曲。贺绍强是湖南邵阳人,何频是湖南宁乡人,邵阳到宁乡,隔了四五百里,但毕竟都属湖南省,就有想像力丰富的人,无端地将二者联系起来,抨击何频“亲不亲,故乡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率领多维不讲是非地打“民族主义牌”“地方主义牌”,偏袒贺绍强。

曾是多维主力记者之一的纪军,对此哭笑不得,对我强调说:何频是湖南人这不假,但是从多维最先报导此案的一位年轻记者,到后来几乎所有记者都采访过此案,哪有一位是湖南人?前前后后,他不记得何频对贺绍强其人表示过任何褒贬,何谈偏袒?何频只是告诫编辑记者,一定要紧紧追踪这个案子的任何进展和变故。纪军希望我向曾经关心多维、关心贺梅案的读者,讲清楚这一点。

回顾一下贺梅案整个过程,就可以看出多维在报导上投入了多大的力量。

1995年3月,而立之年的贺绍强赴美留学,不久与先于他到美国的妻子离婚。1997年,贺绍强转入孟菲斯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1998年5月,他回国与电话和通信近一年的重庆女子罗秦结婚,随后办妥手续,罗秦赴美。

1998年10月,女留学生齐晓军控告贺绍强对其进行性侵犯,随后,学校取消了贺绍强在学校的工作和全额奖学金。

1999年初,女儿贺梅出生之际,贺绍强、罗秦夫妇面临困境。不得已,与当地白人贝克夫妇签订临时看护协议;后因贺绍强官司缠身,改为未标明期限的抚养协议,将贺梅交贝克夫妇临时寄养。

1999年4月,警方受理了齐晓军的性侵犯指控;9月,孟菲斯大学正式取消了贺绍强的学籍,从此,贺在美国的合法留居身份出现问题。

雪上加霜的是,他们与贝克夫妇由对贺梅的探视问题引发了冲突。2000年4月3日,贺绍强夫妇首次提起诉讼,要求贝克夫妇交还女儿;贝克夫妇于2001年向孟菲斯地方法院起诉,要求剥夺贺绍强夫妇对贺梅的监护权。中美两对夫妇争夺女儿的战争愈演愈烈,开始了漫长的马拉松角力。

2003年2月21日,法庭陪审团终于宣判贺绍强暴力性侵犯案罪名不成立,但孟菲斯大学拒绝为其恢复学籍和奖学金。

这个案子,乍一看去,人们很可能会认为这是华人受到白人——校方啊、贝克夫妇啊,等等——的种族歧视、要争得合法权益的案件,这个合法权益又不是别的,是最能触动人们感情的对亲生女儿的抚养权、监护权,华人舆论很自然地一边倒。贺绍强本人也大打“民族牌”和“亲情牌”,给媒体送上他们最爱听的素材。当时中国大陆的某些报刊就习惯性地按照民族主义思路,渲染煽情,描绘贺绍强如何不畏强权,不惜倾家荡产,与白人的种族歧视顶抗到底;叙述他为了夺回女儿,苦苦留在美国,在一家餐厅打工养活全家;有的更趁此抨击美国的司法体系如何貌似公平,实则虚伪……

华人在美国复杂得罕见的案件

多维从2001年开始关注这个远在田纳西的诉讼。
刚开始接触案情时,多维的记者们也难免会有上述这一类猜测。按照这个思路来报导,轻车熟路,也容易引起华人读者的认同。但是他们按照何频的叮嘱去深入调查,了解到更多细节,整个案情的是非曲直,却呈现出错综复杂的斑斓色彩。
例如,贺绍强的所谓“暴力性侵犯案”究竟是怎么回事?双方各执一词,成为“罗生门”,法庭裁决此案不成立,从法律上画了句号,但原告一方争取舆论支持,并未偃旗息鼓;
再说,法庭宣判此案不成立,这岂不是就说明了,司法体系并非“满怀偏见”要整垮贺绍强?
贺绍强一度同时背负暴力性侵犯案、无合法居留身份案、女儿监护权等四场诉讼,也让人们心怀疑虑:他是否人品和性格上有缺陷,才成了一个“trouble maker”(麻烦制造者)?
贝克夫妇并非此前贺绍强所说的在当地如何“有钱有势”,他们也就是一般中产阶级,是虔诚基督徒,而且也表示为了贺梅的幸福,不惜倾家荡产——事实上他们已接近倾家荡产;
人们还了解到,贺绍强夫妇在声称苦苦打官司期间,又生了两个孩子……
在调查采访中,多维记者不断听到当地民众和网民对贺绍强夫妇的各种质疑。最惹争议的,是贺罗作为父母,再艰难、再困苦,理该全家同甘共苦,为何在亲生骨肉那么小的时候忍心将她送给他人抚养?是不是为了让他人承担本应由自己承担的经济压力?如果他们背叛了做父母的道德伦理,有什么资格要回贺梅?
多维记者反覆进行调查,不仅向当事人贺绍强和罗秦调查,而且向知情人和法律专家调查,先后介入这一案件报导的记者也在内部反覆讨论。尽管有些记者对贺绍强的人品和性格上的缺陷和一些小伎俩越来越看得清楚、越来越不以为然,但他们把握了一个基调:那就是一切要从贺梅的福祉来考虑——这个女孩,是无辜地被卷入两个家庭的争夺、身心蒙上浓重阴影的呀!
伴随着媒体、民众的七嘴八舌,这个案子的审理过程中也是一波三折,拖了足足七年,按照贺绍强的说法,贝克一方的律师、证人和法官,耍尽了花招,他们必须见招拆招,双方这场攻防战,打得天昏地暗。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期间发生了无数的波折:对方要求贺绍强检测DNA,以证明是贺梅的生父,并必须自己支付DNA检测的费用;通过法庭命令贺家必须交出贺梅的护照、出示结婚证;法庭还命令贺家交纳1万5千美元的押金;命令罗秦做精神检查,并自己承担5000美元的检查费;对方甚至追踪那些雇贺绍强打工的餐馆,以贝克的律师的名义,传讯他们要他们提供证词,迫使他们解雇贺绍强,断绝贺家的生计;他们还多次向移民局报告要求遣返贺绍强夫妇——移民局2002年4月果真命令逮捕贺绍强,并要递解贺家出境,后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关注下才将开庭押后到2003年12月17日……
贝克家知道贺绍强的移民身份案的审理时间之后,千方百计拖延贺梅父母权和监护权案件的审理,他们的如意算盘是,如果移民身份案先审理,法庭判处将贺绍强夫妇递解出境,永不许再进美国,这个贺梅的父母权案子不就不战而胜、一了百了吗?
2003年9月29日的庭审,本来是父母权剥夺案最后的决战,贺家做了精心准备,数名专家专程从外地赶来参加,小贺梅也在法庭安排的会面中认出了他们,形势是非常有利的。但他们没有想到,自己是在美国打官司,对方对美国法律的娴熟程度,是自己远远难以企及的:贝克方面一名并非主要的律师Linda Homles,在开庭前突然提出其丈夫被诊断得了癌症,要求庭审延期——过去贺家曾因为罗秦病重提出将一次听证延期,法官冷冰冰地回答:不行,你们不来就判你们输。但换了另一方,法官却非常人道,宣布庭审无限期后延。原来,在贺家一方律师不在场时,法官已与对方达成同意协议,这本来就是违法的,之后法官还矢口否认,后来直到Linda Homles出来作证,“法官说谎”才真相大白。
法官这一次玩过了头,在加州从事法律工作的李兆阳打抱不平,拔刀相助,代为起草了一份给田纳西州法院纪律委员会的投诉信。贺绍强几经犹豫,终于决定孤注一掷,正式要求有关司法部门调查这个执意偏袒一方的法官,这才导致2003年11月14日,主审父母权剥夺案的法官阿立·山托斯突然宣布退出该案审理。
这一下,让贺绍强夫妇和支持者们大喜过望,以为此案“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法院重新任命了一名法官罗伯特·钱德斯,他果然快马加鞭,连续听证九天,每天几乎都是早晨九点到晚上十点,连周末也不休息。共传唤20多位双方证人到场。
不料半年后一桶冰水浇到贺绍强夫妇头上——2004年5月12日,钱德斯法官认定贺绍强夫妇“遗弃贺梅”,曾有连续四个月以上未看望女儿的历史。贺绍强被指在宣誓作证时谎报收入、在为罗秦申请签证时也曾撒谎。新法官将贺梅的监护权判给美国贝克夫妇,并否决了贺绍强、罗秦夫妇的父母权。
宣判之后,贺绍强夫妇呆住了,随后当场抱头痛哭。
对贺绍强夫妇来说雪上加霜的是,此后两天,美国移民局通知他们尽快离境回国。
完了?没完!陷入绝境的贺绍强,湖南人倔强脾气上来了,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他对多维记者说:人家都说我“屡战屡败”,我是“屡败屡战”。“这一场战斗来说,我们失利了;但是从大的范围来说,我们一定能赢得这场战争”。
大半年后,上诉法庭的法官们听取了双方律师的口头辩论后,以二比一的投票维持原判。
再上诉!贺绍强夫妇的律师西格尔向田纳西州高级法院上诉。
这一次,贺绍强夫妇最终赢了。州最高法院在2007年1月23日以五比零的终审结果,推翻了法官钱德斯的判决,裁定贺绍强夫妇拥有完全的父母权,贺梅在12天内交还贺家。
多维持续七年的强力报导,让这个争女官司举国瞩目,唤起了当地和全美国华人、美国人的高度关注,最终迎来了贺绍强夫妇的完胜:他们的女儿贺梅回到了他们身边,贺绍强因此获得“2007年度美国父亲奖”。
2008年2月,贺绍强夫妇带着三个孩子回国。与此同时,首部以华人名字命名的“贺梅法案”通过了美国众议院审核。该事件还被评为“2007年度国际十大经典案件”……

 

5 (100%) 1 vote
Posted in 华人社区

17 Comments

  1. Samantha

    当心理医生的手抓住我时,我才8岁。很快,我搬到了中国。我被介绍给那些据说是我真实家庭的人。但我没有那种感觉。– 在美国上学到3年纪的孩子,让她回中国。这样的父亲本身就很残忍!回去后对孩子不闻不问,连孩子上学都不管。说湖南人是畜生,高抬他们了! 他们的毛泽东把中国带向深重灾难。湖南人不是中国人!

  2. JB

    操他妈的,提到那对人渣,就想骂人! 贺梅的父母把孩子先是抛弃了,然后硬是抢过来(期间得到了大量的捐款,维持全家的生活)。接着俩人离婚,男方不要孩子,女方就又把孩子扔回美国独立生活。

    真是只有更无耻,没有最无耻。

  3. toyday

    这姓贺的就是人渣,性骚扰同校中国女留学生,被报告之后又污蔑人家,贺梅的妈妈是他离婚后回国用f2办过来的(我记得他自己是f2过来然后离婚的,不过这部分我不是很清楚了,有传他办贺梅的妈妈本来目的不是真要结婚,后来情况有了变化真在一起了),但是俩人没有国内的结婚证,是签证欺诈行为,后来在美国办的结婚,还指责美国不承认他在中国办的结婚,问题是他根本拿不出国内结婚的证明。。。,被退学失去身份不认为是自己的错,记仇那个被他骚扰的女生,带着大肚子老婆在超市扭打被他骚扰的那个女生,然后老婆早产(有传因为孩子生的早他不信孩子是他的所以才送出去寄养,不是单纯为省钱)。把孩子放去寄养后(临时性质的),时间到了找各种借口不肯接回来,我记得其中有一个是家里住了老乡孩子没地儿住。。。时间太长了寄养家庭要求办领养/长期寄养的手续好给孩子上他家保险,这姓贺的自己不去签字,让不懂英文的老婆签字,后来孩子大了去要的时候用的理由之一就是不懂签的什么。。。

  4. Debbt K

    记得哪个没长脑子的组织了捐款,帮助打官司把孩子要回来的。用爱国主义掩盖了背后人性丑陋的两夫妻。三姐弟在国内和母亲生活,要靠舅舅的资助。后来就不知道后续了。

    要捐钱,也应该捐给有大爱的美国夫妇。

  5. 融融

    两个女孩在美国一直跟贝克夫妇住在一起,由她们的舅舅出资赞助。没想到吧。。贝克夫妇是真的跟贺梅太有感情了,他们一直跟罗秦和孩子保持联系。罗秦提出让孩子来美国,他们就非常痛快的答应了。贺梅今年申请大学,她想去NYU

  6. 贺家夫妇真真打得好算盘。自己没钱孩子就不养,扔给别人。考虑过孩子吗?垃圾一对!

  7. Viviennedd

    那最后结果贺梅还是没有和亲生父母任何一方在一起,真不知道这对父母的7年官司要闹哪样?没有能力养,如果孩子有人爱有人抚养,算撞大运了吧。

  8. meiji

    实在是印象深刻。

    当年好像是贺梅身体不好,贺妈又生了二女,通过教堂送到贝壳家寄养,后来一年半载之后贝壳家要求贺夫妻接走孩子,考虑孩子成长中需要父母,这俩渣子说养不了,拖了几个月就是不接,然后贝壳家养久了有感情了,就决定领养了,让贺母签了弃权书。后来官司是因为贺父性骚扰案输了要滚了,为了留美,翻脸说不懂被骗才签的字。当时只贺梅是美籍,这两渣子想用贺梅留美而已。

    回国之后说得好像有多艰难才一家人团聚的,还想制造舆论骗到社会支持,比如谋职就业安家,国内的环境是大浪淘沙争资源,这家人没骗到支持,很快离婚了。贺母帮贺梅拨通了贝壳家的电话,然后电话一段时间后,贝壳家同意继续养贺梅接回去。贺母说姐妹要在一起互相照顾支持,要么一起接走,要么不许。贝壳家太爱贺梅了吧,就帮她们俩姐妹都办回去养了。这世界上真有天使,可惜。

    再看贺母的公开言论和出书,贺梅这孩子就是上辈子欠了这对渣子了,所作所为从来就是利用。基因强大,这孩子以后有没有心真的是很难说了。

  9. paradise

    我的天,贺国强居然是“美国最佳父亲”奖获得者????!!!!!!
    WHAT THE FUCKING HELL???

  10. messiah

    就两人渣,根本不配做父母,结果人还有福气,居然能碰上白雷锋,心甘情愿哭天喊地替他们养娃,你看吧,没准以后这两人渣真的就在美国幸福的养老

  11. 欣然 ‏

    儿子做手术都是baker家出钱,安排来美国做的,以后肯定也是到美国来的,两个姐姐也会把他弄过来的,看着吧

  12. aiersha

    这个故事之复杂,够写三本书了。
    贺家两口子婚姻的合法性,贺的性侵案,贺梅的案子,贺家回中国之后的故事,贺家两姐妹又回美国的故事。。。。。。。

  13. 书生

    我看过他们夫妇在湖南卫视采访, 怎么斗败美国养父母全家终于幸福团聚。 结果没多久就离婚把孩子又主动给养父母送回去了。

  14. ——金庸

    看来养父母是真爱贺梅。当初是贺到教会求助,养父母把还在吃奶好像还有病的贺梅养大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