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劉鶴為中共進一步吞併民企將之變成“黨企”定下基調, 民企“哀鴻遍野”

日前,劉鶴現身國企改革會議,定調國企改革要確立中共的“領導核心”作用。在國進民退的逆潮中,為中共進一步吞併民企將之變成“黨企”定下基調。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林禾認為,美國與中共的貿易衝突,目的要中共放棄對市場的操縱和壟斷行為,創造真正的繁榮。彭斯演講儘管被認為是討伐中共的檄文和戰書,實際上是為美中兩國指出了自由、公平和對等的繁榮之路,與中共壯大自我掠奪民眾的做法形成鮮明對比。海外時評人文昭分析,西方的公司合營是雙向的,而中共的是單向的,只是私企國有化。

中共“國企改革”強調“黨”的領導地位

港媒《蘋果日報》10月11日報道,北京時間10月9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現身“全國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

劉鶴在會上表示,要“建設中國特色現代國企制度,有效劃分企業各治理主體權責邊界,充份發揮黨委(黨組)的領導核心作用,切實落實和維護董事會依法行使重大決策、選人用人、薪酬分配等權力。”

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林禾認為,劉鶴此次再談國企改革,除了為中共“國進民退”定調,重點還是強調中共的領導地位。

林禾表示,中共這個國企改革,依然在強調“黨”的領導地位,並沒有打算放棄中共對市場的壟斷和控制,用這個思路來吞併民企,也是將民企變成“黨企”,這是中共掠奪民間財富壯大其經濟勢力的路子,這比割幾條韭菜來錢來的更快,重要的是,這些民企原本是有造血能力的實體,比發、單純拿錢對經濟實力的擴充更厲害。這樣依賴,中共對美國打貿易戰的資本和資金會變得更充實,這絕對不是川普和彭斯期待的那種改革。

海外時評人文昭也表示,同樣出於挽救經濟危機的目的,西方也會採取將私營企業國有化的辦法,但這和中共對私營經濟進行國有化處理有本質區別。中共沒有保護雙方地位平等的法律,而西方的企業主們一旦發現國有經濟強到了妨礙競爭,會把自己擠垮的時候,他們會推動把國有經濟再度私有化。而中國私營企業主們,在現在的體制下則永遠沒這個機會。

國企吞併民企“哀鴻遍野”

作為民間自發的經濟力量,民企或私企的效率一直高於國企。

財經評論平台老蠻數據透析站10月3日發表研究報告稱,中共國家統計局月度數據庫2011年至2018年8月的數據,可以看到,自2011年到2018年8月,規模以上的民企盈利能力是國企望塵莫及的。民企承擔了主要的社會責任,容納了大約中國三分之一的就業人口。近8年以來,民企凈出口規模總計高達3.9億美元。

然而,中共對國企的政策傾斜,不但降低了民企盈利,民營企業經營環境也越來越差。招商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丁安華9月6日發表文章認為,有充足證據顯示,民營經濟特別是私營企業陷入了40年以來前所未有的困境。

9月16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國經濟50人論壇上,對“國進民退”的質疑亦成為參會專家和企業界人士共同探討的話題,而呼籲加強產權保護,建立普惠公平的市場環境更是來自企業的最基本訴求。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馬建堂指,民營企業、民營經濟、非公經濟提供了50%以上的稅收,民營企業創造了60%多的GDP、提供了70%左右的出口、創造了80%左右的就業崗位。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所長李揚引述自己所做的調查稱,在廣東、深圳、浙江等民企民營資本最發達的地方,國資都在高歌行進。

李揚說,“國企的效率普遍比民企低一些。民企併入國企後,國企就會開始往民企派領導、派書記等等,很可能就窒息了它原來的生命力……過兩年再看,後果會是令人堪憂的。”

一家中外合資大型券商的高層無奈地說,其所在的公司已經派駐了黨組書紀,對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視遠遠超過了對提升業務能力的要求。“作為企業重要的是實現股東利益最大化,雖然不是國企,但現在已經變的越來越像國企了。”

四通控股董事長段永基提到,中共政府控制越來越緊,目前的經濟形勢從接觸的民營企業,感覺到的是形勢日趨嚴重、信心大減,就是“哀鴻遍野”。

黨”壟斷了中國經濟;佔據市場壟斷地位

美國對中共的貿易打擊針對的是不公平貿易,這個不公平建立在中共對市場的壟斷地位之上的,國企是中共壟斷市場的經濟表象。

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7月4日的文章說的很清楚,中美貿易摩擦的關鍵在於是否遵循公平貿易原則-市場公平競爭規則的問題。

盛洪說,多年來,中共壟斷利益集團一直以不公平的手段,通過壟斷高價和各種政府補貼吸吮着民脂民膏,一年轉移財富的數量高達數萬億。川普展開貿易戰的目的就是打破中共對市場的這種壟斷。

Rate this post
Posted in 共黨內鬥

相關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