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沈梦雨:从中山大学硕士到流水线女工, 看透了共产党之恶

无悔选择:从中山大学硕士到流水线女工

沈梦雨

本文作者沈梦雨。(微信公众号)人气: 10784捐款支持【字号】 更新: 2018-07-30 4:21 AM    标签维权沈梦雨女工

一、工业区的女硕士

2015年6月,我于中山大学数学与计算科学学院毕业。与我的同学不同的是,毕业后我没有选择高楼大厦的工作,而是选择走进工业区成为一名女工。我的选择并非天马行空,也不是一时兴起,它深深植根于我的生命历程,我对工人现状的感悟和认识,以及我觉得现状必须要有所改变的原始动力。

在中大读书期间,各种各样的知识讲座为我认识工人打开了一扇门,我看到了经济发展车轮下残缺不全的工伤工人,工厂楼顶“命如草芥”自由落体的富士康工人;我知道了有一种职业病叫尘肺病,得了病的工人生不如死,还有苯中毒、白血病、噪声聋……工人在城市辛勤劳作,却被城市无情碾压。

我知道了有一种职业病叫尘肺病。

有一次,北京大学卢晖临老师到中大做了一个关于农民工现状的讲座,提问时间一个同学问:“卢老师,我们这些大学生算既得利益者吗?”

既得利益者?!这个词深深地刺痛了我。

是啊,因为投胎在一个小康之家,从小衣食无忧、享受优质教育资源、未来一片光明,我就理所应当享受这一切吗?

那一刻,我开始审视自己,审视满教室前途无量的中大学子;我开始反思,反思珠三角每年被切下的4万根断指,反思2.8亿为城市献出青春却留不下来的“农民工”!

我想起在东莞打工的亲戚。多年前我的伯父在下班途中被车撞伤落下终身残疾,如果那时我懂工伤法律法规,就可以告诉他去找厂里要求赔偿;他的大女儿我的堂姐初中就辍学出去打工,过年只看到她回家时的光鲜亮丽,现在才知道她在工厂里原来过得很辛苦。

有一年暑假我去东莞,路过灯红酒绿的高楼大厦,堂姐带我钻进狭窄仄逼的巷子,那里没有阳光,昏暗潮湿,巷子上空布满密密麻麻的电线和网线,河流和池塘翻滚著臭气和垃圾,穿着工服的工人脸上刻满疲惫……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个地方叫城中村,住在城中村里的都是“农民工”。

怀着对“农民工”处境的疑惑与同情,我开始学习劳动法律法规,走进工业区、城中村、建筑工地了解工人的真实生活和困境。

我去到学校周边的建筑工地,暴雨天,工人居住的地下车库积满了水,他们为泡水的衣服和被褥发愁,他们更为不能上工就没有工资的“窝工”焦虑;我为工友讲解劳动法律,可是法律的白纸黑字却换不回他们的一份劳动合同。

我去到号称是“制鞋业富士康”的东莞裕元鞋厂,老旧的厂区简陋的宿舍里,大哥大姐说在这工作了十几年,临退休才发现工厂欠缴大量的社保和公积金。

我无所适从,我愤怒震惊!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法律形同虚设?是什么样的原因,让献了青春献终身的工人老无所依?

惨淡的现实淋漓的鲜血,我感觉到法律的无力和苍白!生而贫穷的劳动者,不得不,又死于贫穷!

2014年夏天,广州大学城环卫工人维权,在维权现场,大哥大姐向我们控诉物业公司的虚伪和无耻,他们克扣工人工资福利、拖欠社保和公积金、给工人签空白合同、逃避本应承担的经济补偿;工人代表去讨说法却遭到威胁恐吓,公司领导更是摆出“就是欺负你们”的嚣张姿态。

而在环卫工人遭受的种种不公平待遇面前,街道办和劳动局却置身事外、不管不顾;正义的学生为工人奔走、呐喊,也被团结抗争的工人所感动和教育。二十天里,学生和工人相互支持,终于迎来了环卫工人维权胜利的好消息。

这样的胜利包含着尊严和权利,也让我看到了未来的另一种可能。

是的,辛勤劳动的工人不应该被粗暴对待,我,要一直跟工人在一起,寻回失去的尊严和权利。

二、汽配厂的女工

为了一直跟工人站在一起,“成为工人”就成了我的首要选择。

毕业后我来到广州经济开发区,这是一个只有通过中介才能找到工作的地方。要找工作就要先交中介费,中介总是先把企业吹得天花乱坠,收取中介费后,又以企业暂时不招工等各种理由把人晾一边。在接连被两个中介忽悠后,我终于进到了一家日资汽配厂——广州日弘机电有限公司,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女工。

日弘公司主要给东风本田、广汽本田和日产等整车厂生产发动机和离合器的弹簧。经过简单的培训后我第一次走进车间,机器的轰鸣刺痛我的耳膜,油污的气味扑面而来,金属粉尘弥漫整个车间,工人在刷得油亮的工作区域紧张忙碌,工位上苯等化学品的危害提示触目惊心,工人戴着既不能有效阻隔粉尘、又不能过滤毒气的一次性口罩,有的甚至连一次性口罩也没有戴。

钻进机器搞完卫生后全身都是粉尘。
汗水和铁粉在衣服上混合,留下洗不掉的銹迹。
火花四溅,缺少防护。

这就是传说中“高工资”的汽配工厂,用健康换取所谓“高工资”的汽配厂。

工作一段时间后,我得知好多同事因为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长期劳作,患上了鼻炎和支气管炎,还有听力下降、白细胞陡降……

而车间常年高温,5月份就闷热难耐,酷暑时35度以上属于正常,有地方甚至接近50度,加上劳动强度大,一层薄薄的口罩就已经喘不过气,更别提厚实封闭的口罩了,那简直就是让人窒息的“祸害”!

在健康和工作之间大家选择了工作,而这种没有选择的选择,就是我和同事们工作的日常。

每天,设备中囤积的灰尘都要排放到车间里。

因为底薪低,在周末休息和一天不休之间,我们不得不选择一天不休!

因为上报工伤会被扣年终奖,在受了工伤维护权益和年终奖不被扣钱之间,我们不得不选择瞒报工伤!

因为领导掌握年终评点的生杀大权,在纠结要不要买领导推销的高价内衣时,我们只能选择买!

Rate this post
Posted in 维权斗争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