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陈毅儿子陈小鲁对习近平充满恐惧,可能是被吓死的!

习近平掌权后,中共红二代越来越被边缘化,红二代们对习近平的恐惧也日益加深,有分析认为,这对习近平来说,是祸事而非福音。

吴小晖陈小鲁
吴小晖陈小鲁

陈小鲁(图片来源:网络)

习近平掌权后,中共红二代越来越被边缘化,红二代们对习近平的恐惧也日益加深,有分析认为,这对习近平来说,是祸事而非福音。

纽约时报》4月26日刊登了该报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的新书《北京分社》中文章《父与子》的节选,其中披露,中共已故元老陈毅之子陈小鲁对习近平心有所惧,亦有所不满。

文章写道:“在我们头几次一起吃午餐时,小鲁(陈小鲁)比较小心谨慎,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对习近平有所保留。”

报导披露,陈小鲁对9号文件似乎深感失望。这份文件提出所谓七大危险,要求警惕和根除,包括:宣扬西方宪政民主,企图否定党的领导,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宣扬“普世价值”,企图动摇党执政的思想理论基础等。外界认为,这份文件显示了习近平执行威权统治的决心。

陈小鲁还表示,美中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这并不是我乐见的,但我无能为力。”

陈小鲁2018年2月28日因心脏病在海南去世,终年72岁。

据旅美独立学者吴祚来披露,在陈小鲁的追悼会上,前中共副总理罗瑞卿的女儿透露,陈小鲁被上海有关部门拘审一段时间,出来后告诉朋友们,自己没事,可以旅游了。

但知情者都知道,他已被禁令出国,而且还有消息说,有关部门追问他消费的安邦数千万旅游经费(这些经费应该是替安邦当理事或站台获得的报销费用)。

即便陈小鲁在海南旅游,仍然会被有关方面严格盯梢,以防大佬级红二代出国,带来不可测的影响。

习近平上台后,红二代遭全面边缘化。军中的红二代上将中,空军司令员马晓天、中部战区政委殷方龙、海军政委刘晓江、二炮政委张海阳、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全部到点退休。就是对扳倒谷俊山、徐才厚有功的刘源,也没有像外界预期的跻身军委委员或任军委副主席,而是退休到中共人大任闲职。

毛泽东嫡孙毛新宇、李鹏之女李小琳、邓小平的女儿邓楠、陈云的儿子陈元、朱镕基的女儿朱燕来、万里之子万季飞等,2018年都没有跻身中共全国政协委员。

今年4月4日清明节,在当局要求下,已故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家人搬离北京富强胡同6号院;而在2019年5月19日,胡耀邦三子胡德华搬离了胡耀邦生前居住的西城区会计师胡同25号四合院。

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吴小晖、红二代地产大佬任志强甚至被判刑入狱。

同为红二代、也是习近平发小的王岐山曾经为习近平“打虎”立下赫赫功劳,当时王岐山的权势可谓如日中天,习近平的第一任期也因此被称为“习王体制”,而非他和总理李克强的“习李体制”。中共十九大上,王岐山虽然超龄,仍没有退休,而是当上了国家副主席,外界曾经以为习近平仍视他为左膀右臂,但如今王岐山显然也已被边缘化。

他不仅无力保住其好友任志强,他的“大秘”、中央巡视组前副部级巡视专员董宏也被查,他自己也是频频向习近平示弱、表衷心。

今年中共两会期间,3月6日上午王岐山参加湖南代表团审议时,讲话中至少8次提到习近平,言语中也颇有吹捧之意。

4月20日,王岐山在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致辞时,自称是“临时主持人”,致辞的是习近平,自己只是替习“报幕的”。

旅居加拿大的文化学者、时事评论员文昭对此表示,王岐山曾经可以拉着习近平的袖子和他说事,如今他和习近平基本上就是“主仆”的关系了。曾经的“习王体制”变成了习近平“定于一尊”,王岐山地位的下降,显示出习近平越发孤立。

文昭指出,哪怕是在专制体制当中,如果只有君主一人的光芒,其他所有人都找不到存在感的话,也不会是一个昌盛的时代,不仅不是一个昌盛的时代,甚至对这个专制君主本人都是很危险的。

他进一步分析说,历史上的明君,同时也是比较强势的君主,也总伴随着明臣和贤相,全部的声誉不可能是被君主一个人所独享;历史上那些很残酷但是很高明的独裁者也不会独揽全部名声,因为把自己的声誉分享出去一部分,就等于把火力分出去一部分,分散了一部分怨恨。

对于独裁者来说,虽然说要让人们怕你,但是不能让人们只怕你一个人,因为恐惧的背后就是怨恨,这就等于积怨于一身。

因此,王岐山的地位下降,对习近平不是福音,习近平从此以后“一枝独秀”,那来自各方所有的压力就得他一人扛。

习近平掌权之初,不但有王岐山、刘源助其“反腐打虎”,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耿飙之女耿莹、胡乔木之女胡木英、陶铸之女陶斯亮等红二代也都一度公开挺习,而近几年来对习表忠心的红二代却看不见几个。

陈毅儿子陈小鲁生前被边控写检讨?与吴小晖真实关系曝光

共前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去世一周年之际,其挚友何迪撰文透露,陈小鲁曾遭边控,后来又赴上海配合警方对原安邦董事长吴小晖一案的取证调查,更被逼写下检讨书。

中共前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2月28日病逝一周年,其骨灰近日正式安葬于上海福寿园海星园。

近日,陈小鲁的挚友何迪撰文细说陈小鲁与原安邦保险董事长吴小晖的关系。

何迪是中共前农业部长何康之子,与陈小鲁相识半个世纪,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一起下海经商。陈小鲁去年猝死后,何迪怀念挚友、长达36页的文章近日在网上曝光。

3月4日,香港《星岛日报》称,何迪在文章透露,90年代作为温州市的小干部,吴小晖曾跟随市长、新四军刘英之子刘锡荣探望中共大将粟裕(陈小鲁岳父)家人,得以认识陈小鲁。 后来,吴小晖下海,组建上海标准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等企业,由陈挂名董事长,投资杭宁高速公路浙江段。

2004年9月,吴小晖成立了以车险为主的安邦产险公司,陈小鲁名列董事。同年,吴小晖离婚与邓小平外孙女卓芮结婚,何迪听到消息后问陈小鲁,他竟全然不知,确认之后他警告吴小晖“不要再胡来,娶了个格格,要好自为之”。

2014年,因安邦集团在短短一年间,资本金从120亿元猛增至619亿元,成为舆论焦点,朋友们都劝陈小鲁尽快辞掉董事的虚名,但他说,这是有人拿安邦说事,在这时候退不仗义。 而吴小晖早在2016年3月已经把陈小鲁换掉,却不告诉他,仍让他出席会议,签署文件。

文章透露,2017年6月,吴小晖被拘,8月陈小鲁被边控,12月应召由海南赴上海,配合公安部门对吴小晖案的取证调查,调查的重点是让陈小鲁交代收受的好处及金额。警方还要陈小鲁写对此案的认识,要反省和检讨。

陈小鲁写了三次都未通过,最后办案人员帮助起草了一份,他拒绝签字。后在其大哥陈昊苏亲自到上海劝说下,他才勉强签了字。12月28日,他可以回京,但并非审查结束, 返京之后陈小鲁告诉何迪等友人,吴小晖假冒其名,注册公司有七八个之多。

何迪认为,吴小晖是利用了“小鲁的善良、 宽容,一骗再骗”,陈小鲁至死未获清白。

2018年2月28日,陈小鲁在海南因急性大面积心肌梗死去世。

陈小鲁突然猝逝,引发舆论各种猜想。有人质疑,这个消息出来的时间点太巧合,正好发生在邓家“驸马”吴小晖出事之际。

当时网路热传一篇《后清野史》:“复兴二年,京城有南人合伙勋贵之后开当,诱以重利募资于民,勾结有司私开海禁,暗输利益于西洋大钱庄,致库银流失,人心惶惶。御史密奏,圣心震怒,严旨户部查禁,开国勋臣世子闻之惊惧,不日暴毙。”

文章影射陈小鲁死因及其与安邦的关系。

陈小鲁猝死的5天前,中共保监会通告,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被提起公诉,安邦集团被保监会接管。而“接管”和“公诉”表明吴小晖的安邦帝国已经覆灭。

陆媒称,吴小晖神通广大,凭借自己红三代的身份,迅速结交中共红二代,如陈小鲁、朱云来。外界一直视陈小鲁和吴小晖二人为合作伙伴。而吴小晖的发迹,一直传与陈小鲁有关。

陆媒《南方周末》早前称,陈小鲁掌控著上海标基、浙江标基、嘉兴公路等3家公司,而这3家公司持有安邦保险集团51.36%的股权,因此陈小鲁才是安邦的“实际控制人”。

随后,陈小鲁社交媒体回应:“我希望是实际控制人,可以给诸友发大红包!我与小晖合作快15年,就是顾问,一咨询,二站台,无股份,无工资,不介入公司的具体经营管理,只做战略咨询。”

陈小鲁说,“我跟小晖的合作就是站台。什么叫站台,就是很多老干部受邀参加一些活动,往那一坐就完了。说我是安邦的实际控制人,但实际上这10年我也就去开了两次会,很多事情我不参与。”

公开资料显示,陈小鲁1946年7月生于山东,曾任中共军队第39军244团政治处主任。1976年,调入总参二部任驻英武官助理、副武官。1986年参加中共中央政改研讨小组,次年10月任政改研究室社会改革局局长。1992年以上校军衔转业。

此后,陈曾任(海南)亚龙湾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标准国际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江西长运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等。

陈惠敏是毛泽东情人,经常裸体陪毛泽东读书;透露毛的怪癖,爱光屁股放响屁

陈露文解释说,高层除陈云身体衰弱,林彪“抽白面”外…

Posted in 健康养生, 红后代黑幕

1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