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不再连任恐将深陷囹圄,政令不出中南海且后院起火,定于一尊没人干事儿!

中共内外交困之际,高层权斗信息疑似频频透过海外亲共媒体释放,继习近平被指有意不再连任。

又有消息说,中南海一名大秘透露,习近平周围聚集了一帮庸才,而中共其他有能力高官个个心灰意懒,出工不出力。

李克强和习近平
李克强和习近平

中共十九大后爆发的中美贸易战已严重影响了中国未来的经济预期,2019年中国的股市原地踏步走,房市整体陷入萧条。猪肉价格上涨,带动消费品普遍上涨,通货膨胀成为民众普遍担忧的问题。再加上就业,中国经济过度依赖外贸,外贸受到打击,失业潮涌动。

此外,香港的抗议浪潮持续已逾半年,影响深远,还有各类瘟疫不断爆发,加上中共本身腐败未除、怠政流行,政令不出中南海,高层内斗不止。为了维持极权统治,又在社会管控方面还在层层加码,加剧打压人权,由此也持续受到国际社会谴责。

中南海一名大秘1月6日向《世界日报》透露,现在习近平举步维艰,进退两难。根本原因在于没有一个强大睿智的执政班底。

中南海大秘说,具实际执政能力的团派大员,个个心灰意懒,出工不出力。只有一帮专事逢迎的庸才聚集习身边。所以近来内政、外交昏招迭出。

中共政权处于内忧外患之下,中南海“朝中无人”已是共识。因“六四”事件下台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四子一女,去年10月14日以“赵家兄妹”名义在香港《明报》发表了《祭先父赵紫阳百岁冥寿文》,赵氏儿女这篇文章批评今天的官场“刚正耿介者寥寥无几,寡廉鲜耻辈洋洋大观。”

不过也有海外评论人认为,中南海大秘罕见向亲共媒体披露中共高层内情,显示中共高层权斗激烈。比如这名中南海大秘只说中共团派高层个个消极怠工,传递团派对习近平的不满;但只字未提中共江派的情况。不排除这是江派人马有意放风,挑拨习派与团派间的关系,江派从中渔翁得利。

类似的放风情况,去年12月17日,正当习近平访问澳门前也曾出现。该亲共媒体也援引北京圈内人士称,中南海一名高层领导人的亲信口中传出,现在中共党内各派系基本达成共识,预选和培养接班团队,以应对或有突发情形,诸如最高领导层健康出现意外等。据称,主要是因内外交困,令习萌生不延任之意,他接受各方建议、同意预选“储君团队”。

另外,前述“中南海内部消息”还透露,中共高层连同习近平本人已对下一届接班人进行了内定。其中陈敏尔和胡春华被认为是党内各派系认同的最佳候选人。目前陈敏尔、胡春华组合是各方最可能接受的方案。各方正协商最后确认。

相关消息还说,保留任期制,是因为高层幕僚群中议论纷纷,认为随着人的衰老,智力、判断力会退化,不可避免会出现刚愎自用、偏执、糊涂的问题。

这些消息是否中共某派故意放风仍不得而知,目前未能获官方证实,在中共黑箱操作的政情之下,也难以获得官方回应。

习近平警告亡党 中南海哀声四起 高层看习近平独自折腾

号称“逢九必乱”的2019年刚过,亲共港媒刊发官方学者专访,大谈亡党危机及试图保党的办法。近年包括习近平在内,已经频频警告将要亡党。更有习近平的高级幕僚对海外爆称,北京高层已经走投无路了,每个人都清楚这个体制已经完了。

1月5日,亲共网媒《香港01》刊发了中共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党委书记房宁的专访。房宁并不否认中共将亡,他认为历史周期律是存在的。他说,目前最高领导人有很强的危机感,“⋯⋯随着执政时间延长、各种社会矛盾积累以及自身懈怠,有可能会逐渐瓦解,这是个规律。”他说这个问题十八大以前存在,十六大、十七大再往前也都存在,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都强调过,只不过现在这个问题更突出了。

习近平李克强红船要沉了
习近平李克强红船要沉了

房宁表示,“执政时间越长、党的规模越大、国家越发展,应该说这方面的风险越高,懈怠的风险也越高。所以要千方百计解决这个问题,最终能不能解决,我认为还是要看实践。”

事实也是这样,早在多年前,从中共高层到中共中央党校,就在思考中共政权面临终结的问题。

胡锦涛2004年8月已经警告中共的腐败愈发不可收拾,它将证明是致命的,甚至亡党。

2015年6月中旬中南海在政治局举行的扩大生活会上发放了一份报告,列出中共“亡党”的六大危机,涵盖了政治、经济、社会、信仰、前途等各个领域;报告并指局部政治、社会危机已经处于爆发、蔓延、恶化状态。

根据调研报告,从中共中央、地方巡视、考核结果来看,中共中央和地方高级官员平均合格率仅达1/4左右,而地方基层单位、县级党委不合格及表现差、需改组的“领导班子”高达90%以上,这实际上反映了中共党组织的根已经彻底烂掉。

同是2015年,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中纪委第52次常委会上,公开承认中共体制已经濒临崩溃的临界点。王说,党内腐败堕落状况、规模、深度已经到了变质、崩溃的临界点,“这不是你承认不承认、接受不接受的严峻事实。”

王岐山还直言:“这当然是体制、机制上出了大问题。”

2015年8月上旬中共高层召开北戴河会议,期间专门召开了退休高层的座谈会,退休高层强调“党内腐败、社会民怨民愤”等,在说到中共面临“亡党危机”时,还出现痛哭场面,会议多次被中断。

经过习近平在第一任期联手王岐山强力反腐之后,中共的腐败并无根本减弱,腐败官员层出不穷,同时“怠政”“懒政”流行,被认为是各级官员对反腐的一种另类抵挡方式。大外宣媒体也刊文哀叹:如今在中共十九大之后,种种为官不为显示反腐更加纷繁复杂,并非易事。

过去的2019年,中共政权面临重大危机,香港民主抗争、中美贸易战、猪瘟疫情以及成长趋缓的经济,更为严重的是国内民怨积累多年,象火山一样,只不过被强制高压掩盖而已。不少观察家都认为,中共统治不出几年就会崩盘。

在2019年7月1日中共自定的所谓“建党日”之前,习近平6月24日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警告称:“动摇党的根基”的危险无处不在,“小问题就会变成大问题、小管涌就会沦为大塌方”。

习近平这个“危险无处不在”说法,在外界看来,无疑是一种变相的“亡党警告”。

习近平嫡系大学

2019年底,在英文《大纪元时报》资深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的“美国思想领袖”节目的专访中,现为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国际关系和中国历史教授的林蔚,在谈到中国时局时说,因为对现实缺乏正确的认识,根本不知道民间实际情况,现在的中共政府是想到哪儿做到哪儿,功能极度失调,解决方案更无从谈起。

林蔚指出,中共政府非常清楚它已死到临头。他透露,一个和习近平关系密切的中共高层幕僚曾坦率的对他说,“林蔚,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每个人都清楚这个体制已经完了,我们进了死胡同。我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因为这里处处是雷,踏错一步就可能会粉身碎骨。”

中共党刊《求是》杂志在2019年10月2日公布习近平的一篇内部讲话文稿,习在讲话中继续早前抛出的“斗争”逻辑谈党建。习近平在讲话里回顾历史上改朝换代的原因,习说,“怎样才算过硬,就是要敢于进行自我革命,敢于刀刃向内,敢于刮骨疗伤,敢于壮士断腕,防止祸起萧墙”。

自由亚洲电台的一篇报导指出,习可能还是希望建设坚强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故此强调首先要让党员回复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做起。报导引述旅美中国时事评论人士谢选骏指,实际上,中共大部分党员和干部对共产主义理想的信念早已荡然无存了,他们现在几乎处于怠政状态,大家都观望着习近平独自折腾。

习近平陷入困境

《看中国》专栏文章〈习近平演讲为何引用蒋经国座右铭?〉指出,纵观古今中外,对于失败的政权,首脑可能要面对坐牢甚至更不堪的惩罚。

但当下根除中共是最重要的。如果习还有一丝清醒,猛回头,站在人民的权利立场考虑,抛弃共产党的那一套理论,政权尚能平稳过渡,不但能保命得平安,更能顺势确立真正意义上的大中华联邦。不过这种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Posted in 书生议政, 共党内斗, 制度混乱, 官场淫乱, 治国无道, 热点新闻, 社会能见度, 红后代黑幕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