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十一令北京高度紧张, 老兵,P2P金融难民,假疫苗受害者集体维权

中国大陆各种社会问题频爆,临近“十一”,社交媒体上频频传出相约集体维权的消息。有报导说,目前有三件事令北京当局高度紧张。

综合网络9月29日消息,日前大陆社交媒体上传出“十一维权周,各路访民和P2P受害者大联动”的集体维权呼吁信息,令当局高度紧张。

《新唐人》援引消息人士表示,当局最为忌讳的是全国联动。网传的这个发布,高层非常重视,已经下令追查什么人发出的,不少人被问话。

报导认为,中共治下民怨四伏,“十一”前令当局极为紧张的三件事是老兵维权、P2P金融难民上访、以及假疫苗受害者维权。


大陆社交媒体上传出“十一维权周,各路访民和P2P受害者大联动”的集体维权呼吁信息。(网络截图)

老兵维权让当局犯难

近年中国各地退伍老兵维权活动频密,不时上京请愿,其中规模最大的是2016年10月,成千上万的老兵包围中央军委办公大楼,引发中共高层震惊。

临近今年“十一”中共建政日,中共官方要求各地节前安抚复员军人,以防老兵不满而再次集结示威。日前四川老兵前往成都市政府投诉,却意外流出副省长王一宏接谈老兵代表的会谈记录,同时附有一份当局严控的名单,其中包括段光晨、童春松、黄治华等人,引发外界关注。

今年9月20日,老兵再度发起万人进京维权,要求解决身份待遇问题,但却遭到清场。虽然很多老兵被遣返,但仍不断有老兵持续进京。

9月25日,来自中国各地退伍老兵,聚集在中央军委政工部信访大院维权,官方派出接谈人员和老兵代表谈判。经过四轮谈判,直到晚上11点多,维权老兵获得承诺:军委官方承认所有退役志愿兵士官、预备役军官身份,等同公务员编制。

不过,老兵们表示受骗太多次,不相信当局会解决问题,坚持留在北京等结果。

上海退伍老兵陈先生对海外媒体说:“他们有可能是说一套做一套,现在是答应了,但是因为晚上考虑到太晚,坚持下去,这样对大家都不好。好多人在39号院子里面,连午饭都没吃,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说谈判成功了,但事实上不会成功的。”

老兵们还透露,目前在北京维权的老兵有上万人,维权没有结果不会撤退。一旦有人“十一”聚集,他们也会跟随。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老兵组织性、纪律性强,身份特殊,当局很难对他们扣上“敌对势力”的帽子,若要打压会显得师出无名。若不打压,就怕其他群体效法,受到老兵群体鼓舞也起来反抗,因此当局十分为难。


9月10日,大批四川退伍老兵聚集到成都维权,当局紧急调集大量警力尾追堵截,双方发生暴力冲突。(网络图片)

P2P爆雷涉权贵阴谋 金融难民对中共绝望

中国大规模P2P网贷平台和私募基金的倒闭潮,令难以计数的受害人被迫走上集体讨钱的维权路。维权事件持续发酵,上亿P2P受害者成为当局严密维稳对象。

9月7日凌晨4时许,杭州31岁的王倩因P2P维权遭暴力打压,令她对当局彻底失去信心,选择自杀。

美国之音报导指,网上视频和图片显示,这位年轻母亲生前希望维权,但被警察暴力执法,她对当局处理P2P诈骗案件绝望。

王倩在9月6日的绝笔遗书中怒问,“人民的名义在哪里啊”?还没开始维权,派出所就锁定你是维稳对象,限制你。去上海找股东要钱,出来驱赶金融难民的警察比维权的人都多。

她在遗书中说:“钱其实没有那么重要,还年轻能赚能活下去,但是这口气实在受不了,这个国家太令人失望!”


P2P投资受害人王倩自杀。(网络图片)

王倩自缢后,P2P投资受害人自杀的消息频频传出,激起金融难民的悲愤。9月12日,上海多平台的金融难友,在上海银监会前抗议政府监管失职,又有多人被警方抓走。

目前,对于P2P爆雷事件,中共官媒噤声,官方对民众推诿,难友们借微博发声“被和谐”、帐号被封。集体维权活动又遭特警暴力清场,甚至给难民们扣上“冲击政府”的大帽子,刑拘处罚。

P2P连续“爆雷”,受牵连民众已波及军队内部人士。9月9日,网络流出一份军队内部通知,要求对军队人员在P2P平台投资情况摸底排查,并进行维稳。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网络流出的这份军方紧急通报显示,以浙江和上海为主的P2P倒闭潮,已经波及中国军队内部,军方高层要求对军队人员在P2P平台投资情况排查。

通知要求,高度重视网络投资对部队安全稳定的影响,跟进做好稳控工作。通知特别强调,对平台已经被关停,所投资金无法提出的,要引导当事人合法维权;对于损失较大的军队内部人员,要跟进做好思想疏导和管控工作,防止诱发过激行为和自杀行为。

报导引述E租宝受害人邹女士表示,在受害者群体中,已经有军人卷入,但因为这些军人遭到严厉的管控,目前未能公开维权。

有分析文章认为,P2P网贷平台爆雷是中共在割老百姓的“韭菜”,受害者投告无门,警方、法院不仅不受理,还威胁说受害者是非法集资参与人。而这些P2P网贷平台,无一不是拿着工商营业执照和互联网金融牌照运营的。从政府的态度和处置方法上就可以清清楚楚看出,P2P平台一旦爆雷,政府则以维稳手段应对。这是权贵血洗百姓财富的阴谋,开始大势宣传P2P,把钱圈进来,这些权贵控制的平台公司把钱转移,然后官方下令清理,这是有计划的打劫。

假疫苗维权遭打压 当局努力让受害人淡忘

今年7月,长春长生生物公司被举报疫苗造假,假疫苗导致孩童死亡、残疾的事件曝光,引发群情激愤。

在舆论压力下,中共官方处置了几名假疫苗涉案人员和一部分相关官员,然而,对于众多疫苗受害者和家属,官方却采取推诿做法,让很多受害人依然求助无门,无法获得应有的医疗赔偿。


疫苗受害家长持续在京维权。(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近期,陆续有多名假疫苗受害者或家属到北京上访,却遭到当局打压。不是被警察拘留,就是被地方政府派遣的“黑保安”强行绑架。

原复旦大学硕士谭华,因注射假狂犬病疫苗出现癫痫症状。近日,她赴北京进行治疗,她的母亲却因此在8月29日被派出所传唤。谭母说,现在每天有8个黑保安在家门外监视她,而女儿谭华回到上海后,也下落不明。

河南郸城县董俊华的孩子董景昊打疫苗致残,在多次维权无果的情况下,今年9月3日,董俊华和其他疫苗受害家长一起在京呼吁要求疫苗立法。当天下午1点,董俊华被北京警方拘捕,随后交给地方维稳人员带回,于第二天中午12点钟左右,被当地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拘,现关押在看守所里。另有4名家长遭行政拘留。

河南辉县疫苗受害者家长何方美和她的丈夫李新,于9月11日前往辉县出入境办理中心办理护照时,被告知禁止办理。出入境办理中心的警察声称因为他们存在违法行为;何方美、李新夫妇要求警方依法出具书面材料,警方却拒不出具。

2018年3月,何方美的女儿在同一个月内连续接种三针问题疫苗,目前彻底瘫痪在床。7月30日,何方美与二三十名假疫苗受害儿童的家长前往北京,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外请愿,要求妥善处理疫苗问题,但没有获得回应并被驱赶。8月17日,他们再次来到北京,先后前往国家食药监局、卫计委、疾控中心等多个政府部门表达诉求,期间有部分家长被警察抓走。

外界人士担忧,疫苗造假事件会与过去很多公众事件一样,被当局打压,直至淡忘,使疫苗受害人的诉求得不到当局正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