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共财政现负增长, 中国10月贷款融资断崖下落 个税飙升财政惨跌

中国10月金融数据比预期低太多,无法用季节性回落来解释。大陆分析师指,“如果这样的数据持续两个月,信心可能都没了”,“去掉地方债之后,中国的金融数据立马“原形毕露”。10月刚刚实施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到5000,但中共公布的个人所得税同比增长19.8%,而中央财政收入同比下降7.1%。时事评论员文昭表示,财政税收减少会升高央企在中央财政当中的地位,但这会造成三个严重后果。

中共央行(中国人民银行)于周二(11月13日)公布10月金融数据。

新增人民币贷款6,970亿元,远逊于预期,近乎是9月新增贷款(1.38万亿元)的一半,创下2017年10月以来新低。

10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7,288亿元人民币,比9月的数据(2.21万亿元)减少近七成,是2016年7月以来的新低。

有分析认为,社会融资规模数据减少了7成,这个数据暗示中小企业可能出现大规模倒闭,同时中小企业主因对未来没信心、不敢再投资。

此外,当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8%,也低过预期,并持平6月创下的历史最低增速。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陈郑认为,10月金融数据看上去比较夸张,各方融资需求不好是肯定的。

他表示,贷款不行反映了更大的问题,企业中长期贷款下降很多、让人担忧有效需求不足。“如果这样的数据持续两个月,信心可能都没了。”

中航信托宏观策略分析师刘长江表示,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太低,去掉地方债之后,中国的金融数据立马“原形毕露”。

9月社会融资总量数据剔除地方债的影响后已大幅下滑,但10月数据则更清晰地突出了这一趋势。

刘长江分析,紧接着制造业投资也要恶化,一般经济下滑时,企业部门的融资需求会减弱。加上中美贸易战和国外资本市场波动,企业经营的不确定性料加剧,企业会缩减资本支出应对潜在风险。

他表示,目前主要是(各方)信心不足,让中共当局骑虎难下。即便进一步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大家还是会选择观望。而月底G20峰会时中美两国首脑的见面“川习会”非常重要。

英国经济研究公司凯投宏观的资深经济师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认为,现在中共当局依靠降低银行间借贷利率以及使用预算内财政支持都不足以推动借贷活动,而由于信贷增长持续降温,中国未来几个月的经济活动将面临更多压力。

他预计中共官方可能会加大宽政策力度,包括降低贷款基准利率以及增加预算外财政刺激政策。

中共调整个税起征点;但个人所得税猛增

11月13日,中国财政部公布了2018年10月财政收支情况,1-10月份个人所得税12287亿元,同比增长19.9%。

中国自2018年10月1日开始,将工资、薪金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至5000元/月,并按新的税率表计算纳税。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长期呼吁要降低税率。否则,他认为就会变成加税,现在变成了事实。今年以来,贺江兵因为屡次准确预测中美贸易战走向,受到国际媒体关注。

贺江兵3月3日在推特说:”这的确很抓人眼球,但是,这也是舍本逐末的。税率不降低,起征点高低毫无意义。争论起征点只能起到哗众取宠和转移视线的目的,财政部也很愿意就起征点跟你谈谈,但是没意思。”

中共要在2019年1月1日,将征收机构统一到国税局,国内经济学家计算的结果是,这最终将导致企业多缴纳2万亿元,会有一大批民营企业倒闭,或被迫压缩雇工人数,以降低支出。

中共个人所得税节节攀高,但10月份中央财政收入同比下降7.1%。

中共财政惊现负增长扩大;开放难上加难

星期二财政部公布的消息,10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去年同期降了3.1%,下降的部分主要来自于中央财政收入,比去年10月下降了7.1%;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其实还增长了1%。在收入构成里,税收收入下降了5.1%,非税收入还增长了10.8%。

今年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财政收入的下行曲线已经延续一阵了,整个第三季度财政收入的增速都在放缓,9月份财政收入和税收收入的增速都是年内的新低、财政收入在9月份只增长了2%,而增值税收入在9月份则是下降了1点几%;10月份更下滑一步,整体财政收入和税收都是负增长。

时事评论员文昭在11月13日的自媒体节目中表示,税收收入的下降不仅是减税带来,还包括企业的关门、减产。网易在10月份有篇报导说上半年就有504万家企业倒闭。这个数字很惊人,因为粗略估算,去年全国的在经营中的企业不过就是3000万家出头,倒闭了504万家就是企业数量减少了1/6。

文昭还说,税收减少会造成财政对非税收入的依赖程度上升,央企们在中央财政当中的地位还要提升。这会造成三个后果。

第一:对外开放的承诺兑现的阻力增加了

文昭分析,政府要扩大外资对电信、金融、能源行业的准入,外资冲击会造成国企盈利能力下降,上缴利润减少。

第二:央企增加利润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涨价

文昭说,国企对基本生产资料、和基础性产品的定价权,令国企消极对待通过改善管理、提高创新来增加效益,转而依靠垄断地位操纵价格获利。能源、电力、基本生产资料涨价,对民营企业来讲就跟没减税一样。

第三:很难制止国企侵夺

国企看上民营经济的哪块肥肉,就要抢过来。否则,国企会说我不做大做强就当不好政府的奶牛,无法提供更多税收。

Rate this post
Posted in 大陆资讯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