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傻逼不撒币就会死,撒币最后会金尽人亡

马有垂缰之义,犬有湿草之恩,羊羔跪乳报母恩,猿偷“献”果自奔,蛛织罗网护体,鼠盗余粮防身,梅鹿见食等成群,不义之人可恨!

十九大后,习近平进入他执政的下半场。但与他上半场相比,却大失水准,迅速溃败。上半场他和王岐山联手演绎了精彩的反腐打虎大戏,既为他赢得了民意,也为他实现了集权。但下半场,形势却急转直下,内外交困,民意尽失。习近平遭人恨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得了一种怪病—撒币。

image.png

 

老习遇见中国人没事,但一见外国人就犯病,就要撒币,牛都拉不住,谁拉跟谁急。按理说,一些中国人也有病,崇洋媚外,总觉得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但老习的病症比较特殊,他口味重,越落后,越贫穷,越是内战打得一塌糊涂的穷国、小国,他越喜欢,越撒币。前两天,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老习病就犯了,向非洲国家撒币600亿美元,约合4,092亿元人民币。

网上有很多高人也曾会诊老习的病,第一种观点认为是自卑症,怕人家看不起。他的心里有阴影,总认为一百年鸦片战争、八国联军侵略中国,中国受人欺负,现在富起来就该显摆。十九大上,习提出要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为人类提供中国智慧和方案,都是自卑症的表现。

第二种观点认为是狂妄症,也就是暴发户的心理。以前穷,被人看不起,现在有钱了,就该扬眉吐气。习近平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曾发表演讲,他要解决人类从哪里来,现在在哪里,将来要到哪里去的问题。但西方人听不懂,觉得老习脑子出了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只有上帝能够解决。习的得力干将外长王毅就深得习近平秘传。他曾在加拿大访问时,痛斥了一位女记者,因为她质疑中国的人权状况。如果现在有西方记者质疑习近平的大撒币,我相信王毅外长会这样怒斥记者道:“你的提问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所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你了解中国吗?你去过中国吗?你知道习主席把一个一穷二白的中国彻底换新颜,让6亿以上中国人摆脱了贫困吗?你知道习主席已经让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吗?如果习主席不进行国际大撒币的话,中国的钱岂不闲置?你知道习主席已经修改宪法实行终身制了吗?你知道他已经拥有绝对的权力了吗?最了解习主席的,不是你,是中国人自己。你没有发言权,而中国人有发言权。所以,请你不要做这种不负责任的提问。习主席欢迎一切善意的建议,但他拒绝无端的指责。”

第三种观点令人惊讶,认为习近平信仰某种极端宗教,类似塔利班的原教旨主义。他大撒币的目的就是要毁掉中华民族。这种观点太劲爆,我一直理解不了,也没看到证据。但持该观点的朋友说证据太多了,他反问我,如果习不信仰极端宗教,他为什么要这么害中国人?为什么视6、7亿贫困人口的生存权于不顾,他们连基本的温饱都难以保障,甚至得了重病只能等死,而习仍要疯狂大撒币,他又不是傻子?连古代皇帝都不会如此挥霍老百姓的民脂民膏,天灾时还会下罪己诏,习近平忏悔过吗?600亿美元,相当于410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全国财政用于最低生活保障支出的2.78倍;相当于全国财政用于科学技术支出的56.42%;用于全国职业教育的1.54倍,用于学前教育的3.47倍、高中教育的1.44倍,全国高等教育支出的95%;相当于全国财政用于全国公立医院支出的1.87倍,用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支出的3.09倍,用于公共卫生支出的2.17倍。

第四种观点也很令人震惊,认为习近平有个邪恶的沉船计划。该观点来自于陈永苗先生。他在《权贵高层隐藏着毒药政策》一文中指出,他一直相信中共权贵高层隐藏着一个沉船计划。对内强拆、掠夺,对外撒钱讨好,勒紧全国人民的裤腰带,举全国之财力,全面援交外国,结友邦之欢好,为权贵先准备好生活条件,搞好外交关系然后好移民。他们用老百姓的钱给自己铺后路。该贿赂的国家已经贿赂了,该洗的钱早就洗好了,一旦那一天来临,立即激活档案自毁系统,销毁所有危险的历史档案,然后整个家族从容撤至避难国,可保几代人平安富贵。

image.png

还有一些分析人士的观点与沉船计划相似。他们指出,习近平无视中国依然有巨大的贫困人口的事实,在外大撒币并非愚蠢,而是一种非常精明的财富转移战略,目的是把原本属于全体纳税人的钱转移到自家人和红二代的腰包里。中共援助,一般都不是现金,而是项目,钱直接打给太子党开办的跨国公司账户。 他们会留下大部分,然后再把工程转包出去。所以援外其实就是洗钱。

以上观点都很新颖和有创意,我认为,习近平大撒币的根本原因是他得了毛泽东同样的妄想症。习近平想成为世界领袖,组成国际共产主义阵营对抗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大撒币的原因是他想学毛泽东拉拢、收买亚非拉第三世界。一句话想当世界穷国的头。习近平是个有抱负的人,尽管他志大才疏。他的思维还停留在毛泽东的疯狂时代。

在那个荒唐的时代,中国人被活活饿死几千万人,毛泽东向越南、阿尔巴尼亚、朝鲜、非洲各国、东南亚、巴基斯坦、埃及······很多国家撒了几百亿、近千亿美元。当年的几百亿上千亿美元在货币不断贬值的四十多年后的今天至少是几万个亿美元了!毛泽东统治二十七年,勒紧了中国人民裤腰带向世界大撒币!毛泽东以饿死五千多万中国农民的代价向全世界大撒币!但毛泽东做梦也没想到,他的红卫兵习近平撒币比他更猛,简直就是撒币中的战斗机。

如何才能医治习近平撒币症?大处方是实行分权制衡的宪政民主制度,小处方是预算民主。北大法学院张千帆教授认为,在西方,让代表不同选民利益的议员组成的议会决定预算,才能保证国家的财政预算体现不同选民的利益和诉求;而在中国,没有人大的实质性参与,政府财政不可能有效促进最大多数人的最根本利益。西方议会和宪法是有牙齿的,而中国的人大就是橡皮图章,宪法就是共产党的赞美诗。习近平拥有超越宪法的权力,自然可以为所欲为,但一旦实行预算民主,钱袋子就从习近平的手里转移到了人民手里。习近平的大撒币已经严重损毁了他的声誉,让他的豪言壮语成为民间笑谈,但竟然没有人劝告他,这也事件奇葩的事。

最后,让我们在《桃花扇》的悲歌中结束今天的话题: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

5 (100%) 1 vote
Posted in 中国政坛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