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共间谍女王 遭美国抓捕 与联合国主席关系密切

本文译自《悉尼先驱晨报》11月11日的报道。今年早些时候,一名身材娇小的62岁女子走出美国联邦监狱,她被称为“澳大利亚-中国社会舞台上的女王”。

Sheri Yan迷人而善于交际,曾因在世界各地举办让外交官与富豪商业高管和社交名流交际的晚会而闻名。但她的生活在2015年10月永远改变了,她被纽约联邦调查局(FBI)的特工逮捕,并被指控贿赂联合国大会前任主席John Ashe。

Yan从中国一个小地方来到联合国纽约总部的旅程本身就非同寻常。然后FBI的案子为她的故事打开了另一扇窗——一个野心勃勃,集贪婪和权力的传奇。

这个故事中最有趣的章节仍然笼罩在神秘之中,在三大洲出现的线索——法庭文件、电话窃听和间谍机构的搜查。这些线索都指回到同一个源头。中国共产党。

根据10名澳大利亚和美国在职的和前国家安全官员的说法,中共政府正在隐秘地干涉外国的操作,目标是联合国。这项大胆的行动利用联合国批准的、明显带有慈善性的非政府组织(NGO)作为前沿,通过中间人、富豪和可疑的间谍网络向联合国外交官提供贿赂。其中一些消息来源称,Yan是一名关键人物。

9月份,美国检察官暗示Yan秘密卷入了第二起高知名度的贿赂案。该案涉及香港前民政事务局局长何志平贿赂另一位联合国大会主席Sam Kutesa。Kutesa的妻子曾为Yan工作过,电话窃听表明Yan与何志平共同努力在联合国内部施加腐败影响。

Yan与何志平有其他一些相似之处。在遭到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的突击检查之后,Yan面临爆炸性的指控,即她是中共政府影响力的代理人。何志平涉嫌与北京安全机构有关联,涉及黑市武器走私犯罪。中国共产党萦绕在Yan和何的故事幕后。

当被问及Yan,澳大利亚检察长Christian Porter没有直接说出北京,但他确认联合国成为目标。

一场新的冷战

10月4日,在华盛顿特区的哈德森研究所,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发表演讲。彭斯宣称北京正在干涉“这个国家的内政”,作为其系统性秘密行动的一部分。

很少有媒体将彭斯的演讲与一份重要的美国国家安全秘密报告联系起来。更不为人知的是,美国这份报告的起源是由澳大利亚前政府官员John Garnaut领导的另一个高度机密的项目。

与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一起撰写的Garnaut报告,评估了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干预的规模,并在7月份引发了对澳大利亚国家安全法的彻底改革。虽然他拒绝接受有关他这项工作的采访,但Garnaut最近在《月刊》(The Monthly)中写道中共统战部如何参与在外国的干涉。

为了影响“外国演员”,Garnaut说,中共统战部的人员有时会参与“由中国情报机构协助的秘密行动”。

在成为公务员之前,Garnaut就知道Yan。是Garnaut率先报道了Yan于2015年10月被捕的故事。Garnaut将Yan称为澳大利亚-中国社会舞台的“女王”。

“我曾经去过(Yan的)房子,因为她邀请我进入华人政治精英圈子。”

Garnaut将Yan描述为“一名解决问题者/调解员/顾问”,他可能进入了统战圈子。

根据了解Yan案的国家安全人士的说法,据信Yan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情报工作。

一名高级安全官员告诉费尔法克斯媒体,他认为Yan是影响力的代理人,是帮助北京干涉其他国家事务的渠道。这位官员说,她的动机一直是赚钱,随着她越来越擅长做这个,她对中国政府机构变得更有价值。

当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上门敲门时,Yan不在家。她在纽约,处于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监护之下,即将被指控贿赂John Ashe。在堪培拉,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人员将搜查令交给前来开门的Yan的丈夫时,他们知道他是他们的一员。Yan的丈夫Roger Uren是前澳大利亚情报官员。

仅仅12个月前,Yan和Uren帮助Yan的父亲Yan Zhen在联合国纽约总部举办了一个男子艺术展,以庆祝联合国大会主席从Ashe过渡到Kutesa。这次活动也是对Yan自身崛起的庆祝。她在外交界知名人士中轻松自如地工作,包括Ashe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Yan在纽约被捕,在堪培拉的房屋被搜查,标志着这名处于权力巅峰的女人的坠落,她飞商务舱、穿名牌衣服,与富豪和有权有势者周旋。

从再教育到财富

Sheri Yan于1956年出生于安徽省。她和她的父亲,一位著名诗人和画家,母亲和兄弟住在一个作家大院里,直到文化大革命席卷中国,她的父母被送到令人害怕的再教育营。Yan那时11岁。她留在大院里照顾自己,穿着她母亲的旧衣服,从以前的保姆那里接受讲义。四年后,Yan加入了由红卫兵组织的文工团。又过了五年,终于与家人团聚了。

在学习成为一名记者后,Yan在北京为中共的宣传机构中国国家广播电台工作,并嫁给了她的第一任丈夫。她想要更多,随着邓小平领导下的中国经济开放,Yan进行了第一次大的冒险。

她母亲在她的夹克里缝了400美元,然后Yan作为一名记者飞到美国,学习英语,抛下丈夫和旧的生活。

在华盛顿特区,Yan铸造了与澳大利亚的关系。在那里,她遇到了澳大利亚外交官Uren,他正在写一本关于毛泽东令人恐惧的间谍头子康生的书。

两人坠入爱河,当Uren被任命为澳大利亚最高情报机构一名高级官员时,她与Uren一同前往堪培拉。1996年,他们有了一个女儿。

作为一名高级情报官员的伴侣,Yan在好奇的圈子里交际。1990年代,Yan向朋友们介绍了来自北京的熟人刘超英(音)。刘很富有,受过良好教育,与中国政治高层与军方人物有着无可挑剔的联系。根据美国参议院一个委员会后来的调查结果,刘秘密担任中国军事情报上校。该委员会指责她为克林顿总统竞选捐款,以此作为让共产党秘密影响美国政治的一种手段。

2001年,Uren辞去了他在情报机构的职务,Yan找到了一份工作,为美国计算机软件巨头Peter Norton提供如何赢得中国国有企业业务的建议。Norton和Yan的努力取得了巨大成功。很快,Yan以四个城市为家:北京、堪培拉、华盛顿特区和纽约。

她还成立了一家北京咨询公司,专门从事“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商业、政府和媒体关系。”她告诉潜在客户,前澳大利亚工党领袖Kim Beazley(Uren的老朋友)是重要的支持者。

费尔法克斯媒体获得的电子邮件显示,在北京,Yan被聘请来推广一个由中共两个统战组织举办的峰会。Yan在发给澳大利亚商业联系人的邀请中描述这是一个“小规模、高水平”的活动,“有30位高层政府官员、精英企业高管和学术专家”讨论“宝贵意见……供每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参考”。但这还不是她最大胆的冒险。

‘纯粹利他’的工作

2012年,离开中国二十多年的Yan正准备成立自己的组织,帮助联合国减少全球贫困及援助发展。

根据Yan的说法,全球可持续发展基金会(GSF)将得到“政治领袖、成功商业人士以及世界上最知名家庭”的支持。至少其中有些是真的。Yan宣布澳大利亚顶级律师事务所Freehills前任主席Ian Hutchison担任GSF“董事会副主席”,澳大利亚前纽约总领事Phil Scanlan担任GSF董事会顾问。接近两人的人表示,他们认为GSF纯粹是利他的。

她搬出GSF最重要的支持者安地瓜外交官John Ashe而赢得了他们的信任。John Ashe在2013年成为第68届联合国大会主席。

Yan还为GSF获得了联合国认证。

虽然GSF参与了一些利他的工作,但FBI收集的证据表明,Yan任命Ashe为GSF顾问是为了让Yan每月向他支付2万美元的贿赂,并辅以更大的回扣。

Yan还聘请第69届联合国大会主席Sam Kutesa的妻子Edith Kutesa为GSF顾问。没有证据表明Yan在直接贿赂Kutesas,尽管FBI收集的信息以及最近在美国法院披露的信息表明,与Yan关系密切的其他共产党人员有计划这样做。可以肯定的是,到2015年,Yan已将联合国大会第68任和第69任主席安置在她的非政府组织中。

Ashe在其工资单上,而Kutesa的妻子被任命为“董事会主要成员”。

与中共的联系

到2015年,联邦调查局秘密监控Yan、Ashe和Kutesa的通讯。调查的确切起源尚不清楚。联邦调查局只是公开表示它正在进行贿赂调查。但很明显,反间谍调查也在进行中。这项调查使Yan成为涉及三个联合国非政府组织的十几名嫌犯之一,这些嫌疑人与北京的共产党有关联。

澳大利亚安全部门证实,美国调查人员也在与澳大利亚间谍机构ASIO联络。2015年,总检察长George Brandis批准动用权力调查Yan。

法庭档案显示,Yan招募Ashe是在一个“高级别”的香港国际会议期间开始的,Yan赞助了一家由澳门博彩巨头吴立胜(Ng Lap Seng)经营的联合国非政府组织。吴立胜多年来一直是一个神秘的国际人物。

在1990年代末期,美国当局调查了吴与中共和黑社会有组织犯罪团伙之间的联系。

吴在北京获得了明确的批准印章:他被任命为中国政治协商会议(CPPCC)统一战线的重要组成员。当吴建立联合国附属非政府组织南南新闻时,联邦调查局再次找到证据表明中共正在影响该组织,并确定它将在举办的会议和发布的新闻报道时推动中共的议程。

像Yan一样,吴立胜贿赂John Ashe。

受联邦调查局审查的第三个非政府组织由何志平负责管理,他是1997年由北京挑选来帮助监督英国移交香港的人。他的忠诚获得回报,他于2002年至2007年被任命为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何也是统一战线的政协委员。

10月初,据美国一家法院提交的文件显示,何志平是一家名为中国能源基金委员会的非政府组织负责人,涉嫌与中国安全官员一起参与了与苏丹和卡塔尔的黑市军火交易。何志平的非政府组织也在法庭文件中被指控试图影响两任联大主席Ashe和Kutesa。

据称何志平向Kutesa支付了50万美元的贿赂款。当何志平试图贿赂Ashe时,据称他向Yan的基金会寻求建议。联邦调查局在2014年6月窃听到的一通电话中,捕捉到何与一名“关联人”讨论如何支付Ashe。费尔法克斯媒体已确认这名法庭文件中称的“关联人”要么是Yan,要么是她在GSF的第二负责人。

何志平说,交现金“不成问题”,据说他已支付了5万美元。

养这头野兽:Yan和第68任联大主席

联邦调查局收集的证据表明,Ashe不断地要求Yan贿赂。他的贪婪没有边界。Ashe想要飞机旅行、劳力士手表以及为他在纽约家中的室内篮球场提供现金。为了养这头野兽,Yan和她的非政府组织实际上充当中国那些财力丰厚人物的中间人。

据称富裕的商人、媒体主管和政协委员叶茂西通过Yan给了Ashe30万美元,以换取他自己和“其他人”的安提瓜公民身份,并让安提瓜官员在那里建立离岸银行。

刘伟(音)给了10万美元的贿赂。他希望安提瓜政府能够授予中国国家软件安全公司(一家与北京安全机构有着深厚联系的国有公司)建立全国互联网安全体系的合同。

在澳大利亚和美国,现任和前任国家安全官员都注意到Yan的非政府组织和其他两人的行为模式,以及他们与中共的深厚联系。在慈善和利他政策的幌子下,这些非政府组织结合隐秘和腐败手段,来影响强大的联合国官员。

(译文有删节)

原文Beijing’s secret plot to infiltrate UN used Australian insider

5 (100%) 3 votes
Posted in 社会能见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