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领土与经济不是中国核心利益

自本月初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到北京访问三小时,与中国外长王毅谈得不欢而散后,中美之间就没有任何调解矛盾的动作。去年底中国驻美公使李克新大剌剌地说,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本月16日,隶属美国海军的海洋研究船停靠在高雄港码头了,未见解放军有任何动静。本月22日,美国两艘军舰继7月后又穿越台湾海峡,李克新不知躲到哪里了。

上周五蓬佩奥接受访问时说,中国的“每一个挑战都会得到美国强有力的回应,我们会在每一个领域进行应对”。下月底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峰会,预料特朗普同习近平会晤,有可能缓解紧张关系吗?前白宫官员说,特朗普不会有所退让。

蓬佩奥讲到中国对美国利益的挑战,包括盗窃知识财产权、贸易不平衡、南海冲突、中国对太空领域的发展和军事扩张。他还谈到中国在新疆设再教育营、对基督徒打压,这些不涉美国直接利益的宗教自由问题。蓬佩奥说:“特朗普总统已经要求美国政府严肃处理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口头批评不尊重人权,而是动用美国和世界的影响力来应对这些对基本人权的挑战。”

10月21日出版的《经济学人》杂志谈“中美对抗”,指出美国两党、外交、军事以及商界视中国为战略对手,已形成共识,这是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的第一次。文章同时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是正确的做法,但到了目前这个阶段,美国需要一个完整的战略,而非只是战术。

中国怎样应对美国对“厉害了,我的国”的反制呢?王毅在同蓬佩奥会谈时,要求美方停止对中国的无端指摘和损害中国核心利益的做法。

这几年来,中国多次提出“国家核心利益”这个词语。涉及核心利益,就是没有谈判余地的意思。什么是中国核心利益呢?它有时指的是领土的完整,比如今年6月,习近平对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说,“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于是,统一、反台独、港独,都被视为中国的核心利益。有时候也会指经济民生是核心利益。不过,最清晰表述中国核心利益及其先后次序的,是2009年7月,中共国务委员戴秉国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论坛上的陈述:“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挑明来说,中共“核心利益”的首要事项和重中之重,就是维护一党专政的政权,所谓“国家安全”即是政权安全。领土、经济是次要及再次要的核心利益。

中美贸易战以来,中共要人民“共克时艰”,也要维护中国的强国面子,因此经济和民生任何时候都可以为政权牺牲。2005年中俄签订密约,中国放弃了俄国在清朝时掠去的144万平方公里“老祖宗留下”的土地,可见为了政权,领土也是可以出卖的。

于是,真正没有谈判余地的,是一些可能威胁到中共专制政权的议题,比如宗教自由、解除网络封锁、言论结社自由等等。

这是海外大部份关注中国问题者的共识。但我觉得这看法有点过时。

广而告之

中国曾经宣称、外界也相信,它的“国家核心利益”顺序是:政权、领土、民生。无数事例证明,真正的核心利益只有政权,领土、民生皆可牺牲。所有对中共国的想象都离不开这一点。“国家好,香港好”的“国家”,不是社会的进步、人民的福祉,而是政权的稳固;所谓“国家安全”的什么红线,指的也是政权的红线。一些论者对中共的献策或批评,也都针对政权,因为人们看不到大陆有代替共产党的政治势力,连萌芽都没有。

但是,在中国疯狂地发展了30多年的权贵资本主义之后,现在中国的执政集团中人,他们的思维重点还是不是政权呢?

网上流传一个希拉莉2012年的演讲。她说,中国90%的官员家属和80%的富豪已申请移民,或有移民意愿。是否真有这演讲未可考,但观诸现实则虽不中亦不远矣。2012年两会期间,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林喆说:从1995年到2005年,我们有118万官员的配偶和子女在国外定居。这些亲属移民国外而自己在中国当官的人,被称为裸官。2010年当局要求官员申报配偶、子女、财产等情况,但正如阳光政策无法施行一样,裸官也查不清楚,数量一直成谜。

这些权贵家族转移到国外的财富达天文数字,其中又以转移美国为最大宗。他们以现款置产之豪,早令世人侧目。

今年9月,美国决定对中共军委装备发展部长李尚福实施一系列严厉制裁,原因是中共向俄罗斯购买军用设备,违反了美国的《以制裁反制美国敌人法案》。对李尚福的制裁包括冻结他所有在美资产,阻止他在美的所有交易活动,及不再发给他入境美国签证。

Rate this post
Posted in 中国政坛, 中美关系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