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一颗万亿地雷待爆 最苦的日子来了

券商最苦的日子来了,没有之一。

种种窘境背后,*ST上证创下四年新低,1.7万亿股权质押警报尖叫,藏起来的自营直投地雷待爆,如狼似虎的境外同行即将破门而入,磨刀霍霍向“猪羊”…

01、五味杂陈

“10.11股灾”千股跌停,券商跌停潮也如期而至。天眼君与多位券业“老司机”谈心,听到的最多的一个词是“冬天”。的确,这个冬天太冷了。

华泰证券的一位小哥因为业务难做,就兼职做起了美团外卖,励志的小哥专接金融公司多的地方的单子,因为那样也许能碰上合作机会。

华创证券的一位颜值担当的女首席也上演了另类跳槽,在生日之际离开工作了多年的研究岗位,转行去做销售,被戏称“券商首席分析师转型销售第一人”。

招商证券的分析师们则收到了紧急提示,暂停异地路演,未经批准费用不予报销。股民调侃,牛市要来了,因为招商证券已经没有开异地策略会的经费了,而A股随即用一根6%的阴线将大家从幻想拉回现实…

国信证券的一位资深的老员工告诉天眼君,他们正在进行一场培训,题目叫“经济业务如何在萧条中腾飞”,在他眼里,经纪业务已经萧条到了“历史低谷”。

降薪裁员的案例和传闻一直不绝于耳,华融证券传说降薪30%只是开始,申万宏源投行部晒出了不足5000元的工资单,国泰君安摸底裁降的消息也流传甚广。天眼君发现,上市券商的半年报中,国海证券、西部证券、国元证券等一票券商的薪资规模同比骤降…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背后冷暖,个人自知。

02、万亿地雷

证券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上半年131家券商营收1265亿,同比下降11.92%;净利润为328.61亿,同比下降40.53%。半年数据已经“凉凉”,更惨的还在后面。以上市券商为例,8月营收环比下降48.6%;净利润环比下滑73.8%

上个月,天眼君与安信证券大佬赵湘怀聊天时,“非银一哥”说,券商还有三大风险,股权质押、自营和直投

6月,安信策略的一份研报,估算A股股权质押平仓线以下市值规模约为9351亿,市场再下跌10%/20%/30%,平仓线以下市值规模将增加3057亿/6129亿/10153亿元。

彼时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管清友直呼,“再往下跌的话,券商真的做好了为国牺牲。”如今沪指又跌去了12%,压力可想而知。

天眼君查阅最新的股权质押数据,已经触及平仓线的市值估算规模约1.23万亿,触及预警线的4953亿,两者合计高达1.73万亿。值得注意的是,四季度将是股票解押高峰,风险或伴随着股市的暴跌放大。

与之相应的是,两份名单的规模不断扩大,一份是被券商强平的名单,神雾环保(4.05-7.53%,诊股)、银禧科技(5.33-4.48%,诊股)、保龄宝(5.16-5.84%,诊股)、华谊嘉信(3.40-7.36%,诊股)、邦讯技术(7.14+3.18%,诊股)、华西能源(3.57-0.83%,诊股)、雏鹰农牧(1.74-3.87%,诊股)、摩恩电气(5.62+0.00%,诊股)…

另外一份是遭券商维权的名单,乐视网(3.31-2.65%,诊股)、东方金珏、新五丰(3.46-1.98%,诊股)、东方网络(3.13-3.99%,诊股)、中南文化(2.58-4.80%,诊股)、天夏智慧(7.13+10.03%,诊股)、胜利精密(2.55-9.25%,诊股)、猛狮科技(6.09-3.94%,诊股)…

天眼君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太平洋(2.00-2.44%,诊股)证券踩雷天夏智慧和胜利精密,涉及金额13亿元,其上半年净利润为-1.05亿元;西部证券光乐视网就踩雷10.37亿元,已计提4.4亿元减值准备;兴业证券(3.91-3.22%,诊股)6.75亿元“押中”长生生物,一个大窟窿似乎在所难免。

股权质押打开了券商的金光大道,也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03、输血求生

输血是中国金融机构面对难关的惯用稻草,券商也不例外。

9月有媒体统计,今年券商发债融资的节奏明显加快,前9个月已经发行公司债3646亿元,短期融资券905亿元,两项募资总额于4550亿元。

另外,近一年券商股蜂拥上市,中信建投(6.41-1.54%,诊股)、南京证券(7.36-2.65%,诊股)、华西证券(7.42-3.76%,诊股)、财通证券(7.24-4.86%,诊股)、浙商证券(6.06-2.10%,诊股)等相继登场,天风证券(—-,诊股)、长城证券(—-,诊股)、华林证券蓄势待发,国联证券、红塔证券、中泰证券也在途中。

不过,新上市券商或是破发,或是走在破发路上。

本周,券商们又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天风证券发行价创新低,也是今年上市券商中募资最少的一家。半年净利润只有2600万的东吴证券公告,筹划一年之久、历经多次修订的配股计划“流产”,65亿“关键资金”成竹篮打水。更早之前,国信证券180亿配股计划也宣告终止。

04、内忧外患

不光是内忧,券商还面临着外患。

先看一个时间表,去年1月,国务院发文重点放宽银行、证券、期货、保险等金融机构外资准入限制;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发声,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8月,国务院再次发文,明确开放时间表和路线图;年末的十九大报告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包括证券业在内的金融业对外开放依旧是重点。

到了今年的博鳌论坛,爆炸式改革出炉,央行行长易纲宣布12大开放措施,其中将证券公司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不再对合资证券公司的业务范围单独设限,内外资一致。随后,证监会发布《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

阀门一开,外资控股券商潮水来袭,瑞士银行首先申请提高合资券商瑞银证券的持股比例,瑞士信贷、野村证券、摩根大通、法兴银行、摩根士丹利等相继宣布动手。

最新的消息,国电资本、中粮集团打包转让瑞银证券股权,首家外资控股的合资券商似乎即将诞生。

外资券商入侵,带来的鲶鱼效应无疑将改变行业格局,引用一位监管层人士非公开场合的言论,“躺着赚钱的时代过去了!”

昨天千股跌停,一位券商从业者给天眼君发来了一个段子,“节前大家纷纷转发万科的‘活下去’,评头论足说地产商要不行了,后来发现原来人家是写给我们看的。”段子后面附带了个一个苦笑…

Rate this post
Posted in 世界经济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