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19岁女孩感染艾滋报复社会 传给2000男

园,是远离浮华与喧嚣的净地,这里,唯有朗朗的读书声,和不含杂质的自由清新的呼吸…这样的描述应是我们内心所期盼的孩子们应有的校园生活。

然而,很多校园现已今非昔比。

01

最近,上海部分高校安装了有“HIV尿液匿名检测包”的自动售卖机,艾滋病检测包被隐藏在普通饮料自动售卖机里,可匿名购买并匿名查询检测结果。

不久后,有新闻报道上海同济大学的艾滋病匿名检测包,仅用时6个小时即售罄。

我们多么希望这些孩子只是出于好奇买来看看,可第二天的投样箱中,样本却一份不少……

更可怕的是,三台自助售卖机共回收37份,通过检测,阳性结果居然就有2份,3份因故检测不合格。

 

(图源:东方网)

去年,北京市也在多所高校安装了此类售卖机,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清华大学售卖机在装不到3天后,检测包就都已售空。

 

(图源:《北京青年报》)

艾滋病,好像距离很远,但一提到这三个字就让人畏怯,大学本该是一个美好的代名词,但现在却成为了艾滋病的高发地和重灾区。

“艾滋病”、“象牙塔”,两个词看似毫无瓜葛如今却被一串串急剧攀升的数字紧紧地捆绑在一起。过去在人们心中纯洁的高校怎么了?

那些感染了艾滋病毒的大学生,小小年纪该如何承受这样的打击?在青春最好的年华,却经历了身体以及心理上最痛的折磨。

02

然而,就在我们为他们感到无比痛心的同时,竟然有些大学生竟然明知道自己已经感染了艾滋病毒,却故意把病毒传染给他人,只为报复社会!!

据环球网综合报道,肯尼亚一名19岁的女孩患上艾滋病后决定报复社会,丧心病狂地蓄意将HIV病毒传染给至少2000名男子,3个多月就导致了324名男子染病。在参加一次派对时,该女孩喝醉后与一名男子发生了性关系。当发现自己的艾滋病病毒检测呈阳性时,她找到该男子,但男子却坚称自己并没有艾滋病。

 

这样的经历让她很崩溃,“我发誓要让尽可能多的男人染上艾滋病”。她坦诚自己已经把艾滋病传染给了324名男子,其中有156名是她正就读的大学的校友,其他的则是政客、教师、律师、名人等已婚男子。

无独有偶,国内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浙江传媒学院某大学生故意将艾滋传染给自己的同性伴侣。

 

万幸的是,受害人及时服用阻断药物逃过一劫,但治疗过程中所被迫承受的精神和肉体方面的双重压力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这些真真切切的事情,不是发生在肮脏漆黑的地下室,也不是发生在毒瘤横贯的黑社会,而是发现在青春活力的象牙塔。

早在数年前,南京也发生过类似案例,当地某大学有一名黑人留学生,被查出患有艾滋病,依规定被遣送回国。

在回国之前,疾控中心要求他说出和他发生关系的所有女生的资料。他竟这样告诉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我来中国2年了,我又没有女朋友,总要找个女孩解决一下个人问题。反正我每个星期都要找一个,我也不知道她们怎么联系。”

 

连年高速度增长的大学生艾滋病感染病例对于学校、对于社会、对于每个家庭都是一场噩耗,而社会所营造的氛围,更是助力了这些毒根的生长。

高校聚集地周围,汇聚了各种小旅店和时尚宾馆,有些旅店仅能摆放一张双人床,卫生状况令人担忧,最便宜的每人每天几十元。这些高校周边的住宿场所目标直指大学生人群,大打价格牌,却埋下了艾滋传播的大隐患。

更有医院推出了“学生人流半价”的广告!

 

随着社会的进步、西方思想的冲击,人们对于性话题和性行为的接受程度逐渐升高,大学生的性观念趋于开放化,性行为趋于普遍化,但是对性知识的缺乏及艾滋的预防能力却令人堪忧。

据多项调查反映,大学生对于性知识和艾滋病知道的很少。

 

一方面家长对于这方面对孩子从来是避之不谈,另一方面,传道授业的大学,也忽视了人生的“必修科目”:性安全教育。

03

不仅在校园内,校外的花花世界对处于大好青春年华的少男少女们,也有着更多埋藏着毁灭的诱惑。

前段时间,在一则被疯传的视频(现已被删除)里,一名男子在与一女子发生性行为后告诉该女子自己是艾滋病患者,得知真相的女子全然崩溃,蹲在墙角撕心裂肺地痛哭。

“我骗你干嘛?我真的有艾滋。”看着女孩无助地发疯,该男子还边拍下现场的“战果”视频边云淡风轻地说出这样的话,仿佛只是告诉她即将被传染一个小小的感冒。

 

事发不久,台湾(专题)一名女艺人在微博爆料称,视频中携带艾滋病毒的男人是一名影视制片人,艾滋中期,以潜规则女演员的方式恶意散播艾滋病毒。

其他圈内知情人士也纷纷指认发声,提醒同行小心受骗。

 

该爆料者的另一条微博也让我们引起了重视。

爆料者称,该女孩当时去应聘演员,接受了潜规则,结果不仅被传染艾滋病毒,还堕了两次胎,更让人感到遗憾的是,该女孩拒绝了爆料者的劝阻。

 

每个人都有追寻明星梦的权利,梦想是高贵的,它不应该建立在肮脏的交易之上,醒醒吧,姑娘们!

触目惊心的案例屡见不鲜——

 

发生性关系之后,一女生收到一个很大盒子……打开一看是一套寿衣,还有张纸条,上面写着:欢迎加入艾滋俱乐部……

 

现在整个社会尤其是年轻人对性的观念越来越开放,他们认为婚前性行为、多性伴侣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

但是人们在享受性开放的同时,肯定有一天会尝到它带来的恶果,现在这个恶果正逐渐呈现。

04

我国到底有多少艾滋病患者?

2017年12月01日报道说:71.8万。

2017年上半年增加人数:67751人。

 

这是最权威的数字,来自中国疾控中心。

 

(图源:央视网)

不过,还有一个让人忐忑不安的数据:全国仍有20到40万感染者未被发现。这不得不让年轻人以及各位家长们揪心。

 

 

(图源:央视网)

当然,说这么多,我们的初衷并不是要大家排挤远离艾滋病人,毕竟这些恶意报复社会的HIV感染者也只是这个群体中的一部分。

我们更多地是想提醒作为家长各位,性教育应该始于出生,终于生命终止。

出生零岁就有性教育?

是的,除了性知识外,父母亲密关系的实践、原生家庭的状态对孩子都是一种言传身教的性教育。

妈,我是从哪儿来的?

垃圾箱里捡的。

我朋友喜欢男生,可他自己也是个男的。

那是神经病,你千万别理他。

妈,我们班有个女同学今天屁股流血了,她是不是病了?

别瞎说,你以后也会这样。

为什么?

别问了,长大你就知道了。

这就是我们小时候的性教育,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是不是因为父母一看到性教育,首先就想到“啪啪啪”,才让大家谈性色变呢?

可性教育的核心,怎么就只剩下“啪啪啪”了呢?

中国人由于几千年来的礼仪之教,感情上比较含蓄保守;而西方人相对来说比较奔放和直接。在对待青少年性教育方面,尤其是这样。

那么,中国家长和西方家长在对待孩子性教育方面都是如何进行的呢?

在中国,“性”不是个能摊在桌面上聊的话题

中国人给人的印象就是保守,不愿在公开场合谈论性和隐私。

身体开始发育的时候,父母不会告诉我们这是正常现象;来大姨妈的时候,父母不会嘱托我们应该怎么照顾自己;

日渐发育成熟以后,父母也不会告诉我们怎么避孕,如何保护自己。

中国父母骨子里守着自己的传统,看到电视里有暧昧一点的镜头就会把我们支开,我们问起来他们也支支吾吾。

 

 

被封禁的性教育

实际上,对于现在很多父母来说,性教育还是封禁教育。把子女关在一个自以为完全接触不到性的环境里,就是对子女最好的教育和保护。

孩子对于性的认识,可以来源于网络上不成体系的只言片语,来源于笨手笨脚的摸索,就是不可以来源于父母和学校。

孩子对于性的认知,可以来源于电视上的紧急避孕药广告,来源于电影里的意外怀孕场景,就是不可以来源于正确的避孕理念。

这大概就是最讽刺的地方,不但不给子女性教育,还断掉了孩子最后的正规性教育途径。

 

西方国家更重视儿童性教育

在西方国家,从小进行性教育是正确的公开的也是必要的,除了在学校学习性教育知识,父母也会在家中对孩子进行性教育,让性不再成为禁区,而是一种自然的生活状态。

也就是说, 在西方家庭中,父母并不避讳和孩子谈论有关性的话题。在他们看来,这是一种知识——既然是知识, 就应了解得越多越好

相反,不了解这些才是无知的表现,是对自己身体的不负责任。

专家调查也发现,那些从父母那里得到性知识的孩子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时间要晚于那些没有得到正确知识的孩子,而且他们在第一次性行为时会使用避孕手段。

 

性教育是一场人性的教育,一点都不简单。

同时,更要提醒年轻一代,一定要洁身自好,时刻懂得自尊自爱保,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毕竟那些看起来遥远的危险,真的很有可能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Rate this post
Posted in 健康养生, 荒唐世界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