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揭崔冯交恶始末《史记·小崔小刚列传》突然走红

因一部《手机2》,中国知名主持人崔永元与著名导演冯小刚闹掰,双方在网络上掀起骂战,并引发中国娱乐圈的震荡。

随后,崔永元接连在网络上爆料冯小刚偷税漏税、在美购置豪宅等丑闻,并将战火烧到了冯小刚女儿和妻子徐帆的身上。

 

崔永元(左)与冯小刚因《手机2》关系破裂(图源:@探剧大神)

不仅如此,因与冯小刚存在关系,范冰冰也被崔永元曝出偷税漏税的丑闻,被当局限制出境,并处以近10亿(1人民币(专题)约合0.1447美元)的罚款。

随后,冯小刚发布《十问崔永元》,列出崔永元十宗罪,企图博取舆论同情,不料网友一边倒地支持崔永元,令冯小刚措手不及。

自偷税漏税风波之后,冯小刚多部参演的电影戏份被剪,而且名下公司也相继注销,疑似遭到官方“封杀”。新戏《手机2》是否能如期上映还存在未知。

近日,一篇模仿《史记》文笔,揭露崔永元与冯小刚生平和交恶始末的文章《史记·小崔小刚列传》走红网络。

《史记·小崔小刚列传》全文:

小崔,天津人氏,尝就央视之首席主持,坊间之名流学士者也。

小崔于传媒学堂受业,于央广锻淬深造,《实话实说》崭露头角,《小崔说事》初露锋芒。

当是时也,小崔青年才俊,展宏图于自由之邦,放大言于无忌之国。

舞文弄墨率性而为,臧否人物百无禁忌,且远见卓识伴名而高,体制内外笑纳于囊,则小崔得意于时,举凡数十载也。

夫崔公,皮黄发乌,颜容精俏,语出诙谐,性由滑稽。每有所论,无不言简意赅,一句成章。

尤好品论人事,骂人不携脏,出言不成双。

有名嘴曰周立波者,大婚,邀贺辞。

小崔登台哂之曰:“吾未尝慕君者,而慕足下老母也,何哉?以其未有刑名之助,而长足下于斯尔。”

立波怨望,然不能出一言以复,顾笑不言。

更喜历史,古今中外无所不容,上至秦皇汉武,下至于兹,皆出言论。

昔者,小崔事大学。

师长自矜名望,私贩家书,而同窗不以为然,力辩之。

小崔遂有感而发,念去去勿见抵牾师长如此者,盖知真理之所在也,人生之所求也,唯实事求是者。

戊戌,崔公忽于知天命之年,爆料梨园,既怼冯导,更指范氏,言其偷税恶行者。

天下人闻之,无不骇然,亦无不慨然。惊梨园之劣迹昭彰,叹邦国之良心未泯者。

有书生闻其事,乃易联曰:

风声雨声伶人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戏子事,事事皆知。

太史则曰:

古之所谓国士者,必有过人之节。

凡庸人之不能言者,其能言之;凡庸人之不敢为者,其敢为之。

夫人情莫不有贪生惧死者,故有所胆怯,然壮士立乎危崖之上,拯黎民于水火,而有壮士断腕之志。

崔公既为天命之年,固可隐居山林,不问世事,然为天下计,揭露非常,此国士之行也。

又,崔公善画雉,红冠黄爪,细目彩尾,雄笔一挥,犹跃纸上,可谓惟妙惟肖者。

小刚者,北京大兴人氏,祖湘潭。

戊戌(1958)年生,少时家贫,拮据非常。

丙午后,其父以右见系,身陷囹圄,后不复闻。

小刚遂孤,唯母姊是依。其后姊亡,母亦疾,常在床褥。

冯母尝抚手告曰:“吾固不幸,先异汝父,再失汝姊。如今病卧毡席,罹难深重,人世之苦,母俱尝矣。儿宜勉励读书,不可稍废。”

言未毕,母泣数行下,小刚拭其泪,拳手而誓曰:“儿定不辱母命。”

及长,入行伍。未几,以优才迁文工团。

时邓公平拨乱反正,大赦天下,国朝始兴,颇有生气。

而文艺影视,犹仍旧时余习,固步自封,陈陋迂讷。

某岁,郑会立执导《生死树》,寻美工,而小刚遇之,其时无所显业,声名无闻。

其后报考影视教习坊,高贤传以编剧术,且小刚素机敏好学,旁涉摄影之技。

辛未(1991)年,与王朔、马未都并为《编辑部之故事》,渐有小名。

居五六年,厥有所成。

其后自为导演,苦心经营,修得百部。

当是时,名导皆拥巨作,小刚远不及也。张艺谋驶《活着》之车,陈凯歌乘《霸王别姬》之船,姜文驾《鬼子来了》之马,并行齐驱,尘土飞扬。

而小刚既得小名,不能更进,遂愤懑于室。

有央视大佬曰小崔,闻其失意,乃邀会之。

小崔视其困顿,愿为知己。于是左出良策,右吐心声,有滔滔不绝之状。

小刚得闻教,而引刘震云作《手机》,其文旁摘次取,断章取义,然小崔不明也。

洎《手机》登荧幕,举世哗然,纷纷揣摩。

小崔取碟观之,及毕,大骂曰:“冯氏竖子,毁我声名,何其重哉!”

冯崔交恶,传为闾巷言语。

先是,小刚娶妻张娣,贤惠明事,温良俭朴,连理日久,而小刚不喜也。

癸酉(1993)年,与徐帆结连理。徐帆者,幼小刚九岁,青春靓丽,堪为绝色。

张娣闻事经年,未尝发声,及小刚自语苟且事,乃分离也。

夫小刚,行事果决,而为人阴鸷,性素风流。执导以来,毁誉参半,至于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尔。

女优者范氏,小刚之头牌名伶者也,颜色非凡,演技浮夸,而小刚常纳之。

及李氏迎范氏于家,小刚犹然不罢,每有登台,辄手覆其股,首枕其肱,大有夫妻形状。

戊戌(2018)春,《芳华》既出,票房大振,小刚获利无算,乃请伶界大佬与宴。

酒酣,意正浓,乃以手引苗苗进陈公,曰:“今者成就非凡,此苗苗之功也。宴会无台,请以舞蹈助兴,饱诸公之眼福。”

苗苗矜持不敢上,陈公诉诸语曰:“既知天命,岂少见舞乎?”

小刚囧然无状,时人闻其事,无不乐之。

又,小刚忽于孟夏之季,放言天下,言《手机2》之云云。

小崔大怒,发尽上指冠,曰:“忍汝一寸,进余一尺,诚竖子也!”

于是发图揭事,浚其不刑者,拥海外豪宅,蔽梨园黑幕,行男女苟且。

嗟乎!小刚固大才也,其煌煌巨作不可觑也。天下人皆知者,先有《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后有《私人定制》,《1942》,《老炮儿》。

然事过经年,江郎才尽,曾不能救大厦之将倾尔。

或曰:“小刚能苟延残喘者,是严歌苓、刘震云之功也。”此言得之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