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号外号外,中国又要研究减税, 民营企业害怕又要变相加税了

中国财政部部长刘昆称,将研究推出更大规模的减税措施(图源:新华社)

据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北京时间10月8日报道,中国2018年全年减税规模将超1.3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而中国财政部仍将研究推出更大规模的减税举措。与此同时,中国央行决定从10月15日起降准1个百分点。这是央行年内第四次降准,释放资金约1.2万亿元人民币。

相较于央行过去两轮降准中提到支持小微企业融资,此轮降准公告进一步说明,释放资金可增加对民营企业和创新型企业的支持。有评论认为,持续降准有助于改善民营企业融资条件。

中美贸易战至今开打三个月,进出口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将进一步削弱,从而影响制造业的投资增速。因此,此次中国政府未雨绸缪,通过降准等缓冲贸易战给实体经济造成的损失。

作为交战的另一方,早在2017年末,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即签署1.5万亿美元税改法案,号称“将为美国企业和美国人民提供30年来最大规模减税”。世界上经济规模最大的两个国家不约而同采取大规模减税行动,增强内力,为两大国持续施展强硬手腕提供了可操作空间和回旋余地。

中美两国经济的庞大体量和制度活力为两国这场“史诗级”的贸易战持续加码提供了充足的“弹药”。外界早已察觉,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已从单纯经贸领域的对抗,上升为发展模式和制度的体系竞争。

近日,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政府的中国政策发表长篇演说,被解读为中美新冷战的宣言,一个铁幕正在中美之间徐徐落下。当然,这存在着夸大紧张局势的成分,不过彭斯在演讲中提及的“自由主义原则、尊重私人财产、个人自由和宗教自由” 等老调重弹的原则,确实也指出了中美两国不同发展认知和意识形态的隔阂。

有分析认为,如果资本主义的经济体制与威权政治体制相结合的“中国模式”,被证明在经济上是成功的,其示范作用势必分流和减弱西方民主制度的感召力,导致威权主义的回潮。

当前“中国模式”并不是一个成熟的、定型的发展模式,而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不断在摸索调试中,近年,中国经济增长确实出现不少问题,财政收入增速远超人均收入增速,“国富民穷”、依赖政府投资主导的发展模式渐渐丧失动力,“国进民退”忧虑情绪蔓延。因此,对于中国来说,中美贸易战的外部压力,促使中国检视己方发展模式的不足和制度设计缺陷。

早有分析指出,贸易战背后更深层次的是改革战,对于中国来说,最好的应对贸易战方式是顺势以更大决心更大勇气推动新一轮改革开放,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放开国内行业管制、下决心实施国企改革、大规模降低企业和个人税负、鼓励发展基础科技等。

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实则还是以内部改革应对外部压力,以既定的改革方向前进,视中美贸易战的进展而进行微调。此次中国政府大规模减税以及预期的更大规模减税措施,虽然具有阶段性政策工具的色彩,也不失为中国长期经济转型在财政和货币领域的反映。

不过,有担忧认为,中国当前国内的经济转型并不算成功,国有企业很大程度上成为改革的获益者,而扩大对外开放的许诺则为外资企业提供机遇,夹在两者之间的民营企业发展空间受到挤压,近日推出的个人所得税改革措施也一定程度上不敷公众所需。

因而,在中性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推出的同时,如何能让减税和降准所释放的资金流惠及最需惠及的中小企业和民众,仍是考验中国改革成功的重要指标,数量庞大的、具有活力的中小企业以及获得感日益增长的民众,将为中国应对贸易战提供深厚内力和巨大的回旋空间,大大增加贸易战的胜算。

Leave a Reply